首页艺术访谈正文浏览 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艺术要不要仰视时代
—— 杨一江访谈
作者: 林善文 上传时间: 2010/8/3 来源: 浏览 17700 次 评论 0 条
时间:2008年10月
地点:昆明 杨一江工作室

  林善文:我最近在写一篇有关方力钧的文章。方力钧的作品有一种雅俗共赏的品质。除了艳俗之外,他的作品经得起推敲。大家把他放在玩世和艳俗的位置,里面的区别主是我们这个时代更倾向通俗文化的理解和需要。今天大家都说现在火的艺术家都是画廊炒作的结果,我不这样看。

  杨一江:对,语境的问题肯定是很重要的。比方说看一个电视剧,《士兵突击》最近大家都在看这部电视剧,你谈论电视剧,说昨天看了什么电视剧,许三多怎么样……很生动。大家都看了这个电视剧,进入的时候就有了一个语境,你说这个,大家就很有兴趣;如果你谈到其它,大家没有看到的,那就没有兴趣,所以说语境的问题肯定是有的。

 
杨一江《肖像1》布面油画 1991

杨一江《肖像1》布面油画 1991

  再说比如说,在一个英雄的时代,见到国外带进来的片子,反英雄的。比如跟“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完全不同的东西、很让人难受的犯罪、很吓人的东西、玩了以后很潇洒的走掉了——比方说有这样的结尾,很多嘛!像这样的片子——哦,很酷。影片中这种意识慢慢的就渗透到这种“英雄”的空间当中来了。这种东西:喜怒衰乐一样的,跟以前,没变!但是它的等式变了,它真实了,它酷了,会觉得更愉快了!或者是,恶搞的东西觉得更愉快了!或者是笑的东西——以前能笑的东西,现在不能笑了,现在笑的是另外一种东西——带有一种恶意的笑,带有荒诞,不可理喻的东西,让人发笑,而且有意味。那么这种东西,我觉得就会成为一种受众面很大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又带有这种东西又带有那种东西,像你说的,带有喜怒衰乐的东西(雅俗共赏)在里边,又有当下的语境的东西,这些因素都在里边的话,我觉得这种画家很持久。

  艺术家有一个追求的问题。有些艺术家是,现在市场好,我就尽量包装自己。有些艺术家,他是这样想。所以,无所谓,他下来也想得通。有些东西,我是觉得其实离艺术已经很远了。艺术其实只是一种爱好,是一种内需,他走下去,也许会有市场,也许会有观众;另一种情况,比如说梵高,梵高他没有市场,也没有观众,我觉得他的自杀可能跟这种情况有关系。(原因不明!)其实艺术家也是需要市场的。所以作为艺术家最好的就是既有观众又有市场,同时又是自已喜欢,都有,对吧。做为一名艺术家,理想的状态是这种,都有,是吧?!而且自已在里边的确是愉快。理想、现实通通都在一起,很幸福!不然的话,……最后变成也不知道是自已喜欢还是不喜欢,这样的情况也很多。

杨一江《肖像2》布面油画 1992

杨一江《肖像2》布面油画 1992

  林:我觉得艺术史就是一个一个的时尚潮流,像当时印象派出来的时候,也被评价为一种很妩媚的艺术,跟今天的“艳俗”,只是使用的词语不一样。艺术首先是喜欢,然后是对艺术清晰的判断。艺术家生活在当下,“当下”是一个时代的立场,这是一个艺术家的出发点。

  杨:我们今天谈印象派不能像跟普通大众讲印象派那样笼统的谈。比方:印象派就怎么怎么?!梵高就怎么怎么?!比如说“印象派反对古典主义呀、现实主义呀!”他们每个人还是不一样。比方说,马奈就看不起印象派这伙人,他需要去沙龙,去怎么样;然后,德加他又说:“到外面去画什么呀?!画画本来就是画室里边的事情!而且绘画也是面向艺术史的事”。然后,现在这些人都是印象派,笼统的包进来了。而且像莫奈这样坚决的,包括西斯莱,毕沙罗,他们主张去画外光呀!跟当时对光的认识,比如光是分多少种颜色——这些画家一门心思的去探索这种东西的时候,跟科学跟当时的文化是有关系的。但是像马奈和德加这些画家,并不是完全同意他们的看法,他们的言论甚至是反印象派的,这说的还不是新印象派或者后印象派,只是说印象派。马奈不过是觉得,他管你什么光不光的,他只画他看见的东西,很彩色很好看,一块一块的,多好看呀!是吧!其实是跟他的个性关系紧一点。

  你说要跟这个时代有什么关系,比方说上个世纪提出来的:“艺术家应该是时代的代言人。”是时代的什么什么,自从这个概念出来以后,就觉得,诶,好像是这么回事。就觉得这个艺术家跟时代的关系怎么样,然后有意识的——我这样做是顺应时代的——那样是逆历史潮流而动,是长不了的。这种说法现在比较普遍,但是你分析到个案的话,你会发现,这样的说法是不是也有一些问题。

  比方,照相机发明的时候,照相模仿绘画,怎么摆拍得像一幅绘画。然后,又发展了一些年之后,干脆就用机器取代绘画。比如,美国的克罗斯,他到底有什么意义,他画的画,可能相机放不了那么大。大的具象可以反对大的抽象?当时?他画的东西其实比天安门上的毛主席画像小不了多少,但要是真的跟照片拍摄的效果相比,他其实省略掉很多东西:他画上的汗毛、头发、胡须,它没有照片上的多,少多了!但是呢,皱纹跟古典绘画的写实比,又多得多。那么,今天再来看,这种意义是不是还会有?! 比方说喷绘写真,你要喷多大有多大, 那么他的意义到底在哪儿?可能在意义上为什么选择这个肖像,而不选取择那个?可能这是一种期待,而他的期待,是不是带有艺术性?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
杨一江《肖像3》布面油画 1993

杨一江《肖像3》布面油画 19923


  那么我们今天笼统的来说时代立场。分析到个案就会有一些问题。比如有些艺术家他可能不考虑这种潮流远近的问题,像方力钧,他会说我生活在这个时代就有时代的特征。但是也有人说,我生活在里边,相反要吸收更远古的东西。这样的例子,在当代艺术中也是很多的。那么这也是不是一种时代特征,或者说是时代生成了这么一种外表相反的情况。我觉得这些概念都需要区别的,而不能笼统的在一起。
编辑:【travelsky】
共有 5 页,当前是第 1 页    第一页    前一页    下一页    末页    跳至  页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