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观点正文浏览 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梦境是现实的第几层
—— 云之下·心居之:陈流滇域高原风景油画展
作者: 孙佳 上传时间: 2010/12/21 来源: 浏览 3129 次 评论 0 条

  在物理的世界中,大家认同和遵循普偏性的逻辑关系,如时间。一个健康正常人对事物的感知顺序应该依次是:先看到或听到,然后是触摸到。这是时间给我们的逻辑顺序,我们是不会先感触到然后才是看到。而在梦境中或者幻想中我们会先对不存在的东西有个大致的感受甚至是设计,文章也是如此,然后通过实现手段把它表现出来,变得能触摸得到。这样的虚构和真实都平行于我们生活的宇宙中,时而重叠,时而对立。 我们把自主定义逻辑关系亦或未实现和难以发生的事情叫做梦。把某个设想作为目标,努力多年却未曾实现的时候,叫梦想破灭。而当每次在飞机上遇到漂亮空姐打心里冒出的各种邪恶念头,虽稍纵即逝,却又那样的真实。我们有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和嗅觉,可你是相信自己看到的还是听到的呢?其实,我们相信的是一个楔子,正如电影《盗梦空间》中男主角的那个可爱铅制小陀螺一样。而陈流老师(以下称呼“陈老师”)的画能让相信自己楔子的人找到共鸣,因为我们都喜欢——虚构真实。

  画面中的红土蓝天、雪山莽原,我们都一起去过。那是一生中快乐的记忆,在每次盏茶杯酒间提及,都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被当地藏民邀请,我们欣然赴约,吃着我们不愿意去想怎么做出来的藏族美食,参观藏民家最重要、最庄严、最干净也是投资最大的房间——佛堂,感受他们对自己信仰的虔诚;而当另一两个当地人向我们兜售他们家“祖传旅游纪念品”的时候,我和陈爷只能驾着他的“大黄”绝尘而去。其实,回忆是混乱的,你会把一些事情夸大,把不喜欢的拿掉,把几件事情串起来,就像一位导演在剪辑他的作品一样,真的很像,因为电影就是在黑暗中大家和导演分享一个梦。呵呵,这会儿现实和梦境重叠了,对面坐着和你聊天的是真实的梦境中的人,而我们却把真实的人在梦境中谋杀、抹去,却未曾影响梦境故事的完整性。因为,我们把多个空间重叠,让熟悉的事情在参与交谈的人的记忆中互相交叉,打乱以时间为纽带而形成的记忆逻辑,把谈话中所有的事件都变成标准化的碎片重新拼接,行成新的完美记忆,甚至你不用去质疑它的真假。陈老师也是用这样的方法去绘画的,他是真实世界中的造梦者,梦境中的真实塑造者,因为在他的风景画中你能看到熟悉景象,他们都真实存在,但又似乎马上会有几个骑扫把或者腾云驾雾的家伙冲出来划过画中的天空。
 
  当代架上绘画应该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范畴,我不是艺术界的,甚至不是艺术相关产业从业人员,更不懂艺术,而陈老师对我来说的身份是亦师亦友。他的自信和包容都在感染周围的人,包括我。首先是那份自信,我认为陈老师是用画笔在画布上肆虐,对就是肆虐!因为在那片空间中他自己制定规则,是创造时间的神。之前说到我们把记忆和虚构的真实都标准化,变成等规格的碎片,陈老师甚至在绘画技法上也会这样,一块儿一块儿的画,不一会儿完成一个完整的画面,而不是像个单头喷绘打印机似的一层一层渐渐完成。其次是包容,很中国式的包容。大量的阅读,不拒绝新鲜和未知的事物,甚至还非常追捧高新电子产品。中国文化很重要的就是包容、谦卑,天容万物、海纳百川。中国人第一次听到英语的时候肯定觉得晦涩难懂,但现在中国是全球第一大英语教育国家,正是这样的态度也让中国人取得了现在的成就和他国的尊重。陈老师用西方的技法在画布上描绘着具有浓重东方情节的梦,这跟他多年来对中国古老文化的崇敬和学习分不开。我们经常一起流连花鸟市场、文物展览,在这个幸运的年代穿越时空去欣赏千年前的美。对那些已经失落了的文明却从未感到晦涩难懂,相反却是从生理上就觉得亲近。古老的美也许也能养心吧,我印象中的陈流永远是一副不会凝固的微笑挂在脸上的样子。
 
  时间的跨度和挂满整个展厅的画,这只能说明陈爷勤劳和足够敬业。创作的动力来自于不断的创作,正如活着吃饭、吃饭活着一样,周而复始,生生不息。从时间跨度上来能看出不同年份是有着差别的,而且不光是技巧上的熟练,还有意识上的渐变,这需要在创作上具有逻辑严密性和持续性。也就是说,把最初的冲动保持住,并且把一个时期的心情和对生活的理解融入画面,行成重叠,这是非常难做到的,且值得尊敬和羡慕。因为,不光在美术评论和批评界,一味的谩骂、否定和批评都快变成树立自身权威的基本手段了,更可怕的是跟态度无关。特别是当代艺术批评界,几乎成了网络游戏一样的大乱斗。所以,作为一个画家,能在绘画时找到自己,让别人在画面中不看签名认出自己,就已经是无上的荣耀了。
 
  能够和别人共同经历和分享总是快乐的,即便你深醉失忆了,也会有人帮你重拾,虽然你会有选择性的去接受那个被告诉的自己经历过的事实。你会把你的记忆打碎、重组,用情绪把他们串联,音乐也许就是催化剂,再来那么一点点酒精,可能还需要一个暧昧的眼神。碎片,就挂在墙上,用画框框好,带着油彩味。你能拾起哪一块儿?你能串起的是多少块儿?还是你已经摒弃了内心荒原,拒绝了微风香水,迷失在自己生活的城市。也许我们自己才是破碎的,我们开着MSN、QQ、看着文件斗着地主;我们吃着饭泡着妞还聊着工作;把世界杯当成背景音乐,因为魔兽和团战更重要。而在画框里,我们能感受到的只有一个状态。虽然网络时代实现了资讯在空间上的对折,只要你愿意,地球另一边刚才发生的八卦你甚至可以比当事人更清楚来龙去脉。但我们的不插电感动却越来越少,这次展览中我能找到一点,你能吗?
编辑:【冯知军】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