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访谈正文浏览 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星河入境”部分艺术家、策展人采访
作者: 上传时间: 2011/12/13 来源: 本站 浏览 5036 次 评论 0 条

采访: 沙玉蓉、丁贺东、梅颖、饶刚、杨晓燕、白晶、熊洁琼、字月、陈婷、李梅花、高玉璇、和倩
时间:2011.11.26 - 11.29
编辑:和丽斌

问:怎么看云南风景写生现象?

唐志冈:每一位风景画家都是从风景写生开始,另外一点是现在在当代艺术创作当中,包括当代艺术教育与创作、写生都过于程序化了,从教育开始就编了程序,简单的说就是感受力的缺失,编程化、概念化的当代艺术,跟自己的生活没有关系了。

毛  杰:我们是搞视觉艺术的,首先我们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其次才能表达,这是永远也不会变的,现在我们的艺术出现的问题就在这里,有的时候并不是用眼睛看到的,用脑子想想然后自己就开始画,已经把自己面对事物的方式放弃了,面对的已经是重复几次的东西了,这就是问题所在。

李志旺:我所理解的写生就是写生命,是把你自己有限的生命当中的某一过程把它记录下来,然后把它释放开来。

和丽斌:云南这个现象是比较特别的,几代艺术家还保持着写生的这种传统和情结,主要有几方面的原因,一是云南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留法的艺术家,比如廖新学等,他们回到云南后就开始建立这种写生的系统,二是抗战时期的杭州国立艺专,搬到呈贡办学,把写生系统带到云南来,从那时开始风景写生就是艺术家一个重要的课题,还有就是云南自身的地理和文化的资源,风景丰富,有很好的阳光,艺术家其实是回避不了这种动人的风景的。阳光是大自然赐予云南艺术家一个最丰厚的礼物,这样的阳光是在很多地方见不到的,那么强烈,让自然万物都变得五彩斑斓,这个是云南很特别的一个地域特征。写生还会延续很长时间,还会孕育很多优秀的艺术家,这些艺术家在与自然对话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艺术方向。

管郁达:在云南讨论风景写生的意义我们还是应该回到艺术的现代性的源头,这个源头就是人和自然地关系,人是如何去认识自然观察自然的。如果到今天我们仍然不去追问我们为什么去描绘自然为什么去重新认识自然,这样的风景画画一千遍都没有用。我觉得今天要重新认识风景写生的意义应该是放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圭山之前有很多艺术家也去画为什么只有毛旭辉这些艺术家去画的时候才具备了真正的现代性意义。原因在哪?因为这些艺术家他们有非常强烈的自我和现代性追求在里面,通过他们的讲述和关注圭山已经不再是原来意义上的艺术家投射自我的对象,他回到了一种真正的现代性意义。今天的年轻艺术家重新去画风景画的时侯是否他们具备了当初这些艺术家看待自然的这种准备,这种准备有两个,一个是哲学方面的准备,就是观察方式,另一个就是通过观察方式技法也随之改变,所以说要表达的一个命题就是艺术家眼中的风景是什么,他其实是自我的一种投射,这个是新现代主义的重新看待自然的非常重要的成功。今天的一些云南艺术家去画风景我觉得他们的认识水平多数都没有超越早先像毛学辉他们那些艺术家去画圭山的那种认识,相反我觉得已经倒退了他只是一种把他当成一种写生一种教学或者一种娱乐、户外活动游山玩水的附产品,那么最后的结果只有走向一种形式主义化,落向风情绘画,就像云南的工笔重彩落向商业绘画的结果,所以不在乎你画的是不是风景关键是艺术家怎样去看待你眼中的风景和自然,这个才是最关键的。

汤海涛:云南风景画有得天独厚的多样性,更可贵的是云南有一些人一直在从事风景写生,他们有一种风景写生的情结,迷恋着这片土地心中充满感激之情。云南的风景画可以发展为一个非常重要的画种,云南风景画大有前途。 

罗  菲:风景写生本身就是现代艺术里面的一个课题,也是一个很类型化的课题,云南的风景资源和人文资源特别丰富,这方面特别容易打开一个局面,所以我觉得这几年这种写生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有这些大的展览比如这次“星河入境”等。这两年的活动可以看出大家把风景的这个课题在往云南之外推,在往主流社会推。比如说与地产项目结合在这以前它只是学院里面的一个课题,一个比较类型化的课题,但是它很容易被主流化、商品化的一种类型。这两年有的趋势,是往云南之外在推,在往主流文化推,让人们了解云南写生这个传统,让云南本土的艺术品找到云南本地的市场。
 
问:风景写生在今天有何价值?

和丽斌:自然永远是艺术家最好的老师,自然是很宏大的一个存在,包括人类的文明也是从自然起源的。风景写生的价值应该是永远的,但在不同的时期艺术家需要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体验以新的视角去面对自然,不是永远停留在一种一成不变的方式。

管郁达:风景写生要成为当代文化的一个部分他就必须转变看待自然的方式,看法很重要。观看使所看的对象发生变化,自然是塑造出来的不是本身就在那里,自然主义和再现主义的区别是,自然就在哪里就把他描绘出来就可以了,但是自然是被塑造出来的,观看的角度变了观看者的身份就变了对象就改变了。

罗  菲:它永远有价值,只要有人存在的一天它就会有价值。很多方面,一是它促进艺术家和人群了解世界。二是提高人文素养,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止是平坦的人类世界,还有自然界中丰富的各种形状,对人生观、价值观会有影响,会促进人们思考。三是这是一个长远的项目,从人出现到结束这个课题都会存在,所以它会促进人们探索这个世界,也会促进艺术家去改变艺术样式,改变对风景的认知。
 
问:写生时,你以何种方式与自然展开对话并表达自己?

唐志冈:我们都有一个照景写生的过程,传统绘画的技术,今天我们怎样面对自己和过去,历史的传承与变化在哪里?这是我们老艺术家在写生过程中应该思考的问题。

毛  杰:写生,是一种面对,是第一时间、第一现场的面对;
写生,是一种激活,是对视觉、对所有曾经积淀的激活;
写生,是一种享受,是痛并快乐着的享受;
写生是一种生活方式!

刘亚伟:在云南画风景似乎是每个画家要走的必经之路!

  因为云南的天多彩、因为云南的地斑斓、因为云南的文化多元、因为云南的人纯朴:红土高原、白族民居、热带风光、丛林幽静、雪山峡谷无一景色不入画、不醉人。在与自然的交流中、挥毫间抒发情感,寄托人生。近百年来,风景绘画始终传递着人与自然的密切关系,热爱自然,师法自然,领略大自然的奥秘,在自然的启示下与自然同行、和自然做伴,终生不变对自然的热爱,在自然中体味绘画和人生。

  也许是自然的灵气赋予人太多的感染,从开始学习绘画起,我们面对的自然生活就已提供了丰富的绘画题材,从喜爱到探索、从研究到发展,每走一步都面临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曾有过期望而刻苦、曾有过遐想而努力、曾有过消极而放弃、曾有过彷徨而忧愁。最终都因不灭的风景绘画情结、不甘寂寞的心态坚持下来。无时不为绘画而激动、而幸福,而困惑、而烦恼。风景绘画已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精神动力。

金志强:寫生不是目的,只是尋找表達方式。寫生是一種最基本的表達畫者的主觀及感受,爲了寫生而寫生那是初級狀態的描摹自然同時也是重複自然表像的活動,有意義但不是最終繪畫的目的。寫生就是要作者的精神、氣質和獨特的個人語言,從個人的精神層面找出與大自然平行的內涵世界。只有人的精神可以超越自然但大自然的存在是永恆的,寫生就是“造神”著重在於內心之氣。當我們面對名川大山時內心才會充滿有力量,用內心的真實寫生出來的作品才會感人!

白 实: 写生对我来说已不是单纯地对景写生,这已不能满足我目前的追求,而是要在大自然打动我的同时,使我充分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这种想象力和创造力是我在对景写生中所抒发的一种内在的感受,它使我徜徉在主客观的意象中,不断地在它们中寻找一种最佳的平衡。

李志旺:我个人好多年的研究方向是把中国的绘画元素、传统的绘画元素(书法、写意性的绘画、中国古典文学)尽量融入我的绘画中去,我一直都在往这方面走。

和丽斌:总体来说我画风景没有固定的方法,没有固定的技法,但是我有一定的态度,就是艺术家面对自然的时候一直有一种敬畏之心,这样去面对就能看到体味到更多细微的东西。虽然中国的传统艺术中没有“写生”一词,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观念很早就阐明了艺术创造与自然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我的写生行为只是试图回到古代中国艺术家们亲近自然的伟大传统中,以敬畏之心面对自然,以最放松、最简单(黑白)的方式走进自然,在情景交融中发现和呈现未知的自己,并最终抵达澄明自由的心境。

张红兵:写生并非对景画物,围绕一个吸引你的诗眼,展开想象。当你的心灵清澈剔透,与大自然频率相同,大自然才与你产生共鸣,向你展示深藏在内部的对称美。对自然客体中抽象出的形式语言,是物理学里说的“空间反演”,我们把眼里看到的空间图像坐标转换成它的镜像,作用到画布上。我采用“时空转换”解决了画面既能保持博大又可微妙深入的矛盾。在画面中可多视角、经过转换引进多维空间。你可以在任意一点放大或缩小空间,打破自然固有的秩序,创建符合人性的“心灵透视”。

常  熊: 写生时我以发现、认识、学习和修善的方式与自然展开对话并表达自己。我赞同太阳下面无新鲜事,人类自身是缺乏创造力的,而人类所体现出来的创造力只是对诸多自然规律及因素的发现、认识、了解、掌握并整合的能力。利用环境中诸多自然因素的能力是人类与其它生物最大的区别,也是人类仅有的能力。对一个画画的人来说,写生是种通过自然来发现和了解自然的规律和现象,以及人自身优缺,便向自然学习来修善自身审美的良好途径。

普  艳:面对自然,觉得自己是不用有所隐瞒的,用自己觉得舒服的方式描绘它们。植物们的长势,外形,颜色,四季在交替,植物也在随着改变它们的形态,在观察自然的过程中,体会了什么叫“生命力”,时间更替,生命也就生生不息!

龚景胜:在面对大自然写生时,一开始我总感觉到无从下笔,心里想的是以一种怎样的方式把眼前这片景物表达得更为彻底,更接近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所以我觉得在作画前的观察和思考是极为珍贵的,它带给人的是一种状态,或者说是一种原始的动力,这种动力会促使一个人打破常规的作画方式,从而产生一种新的思维和表达方式。我只想通过一张小的风景画来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和大自然的客观存在。它是一种心灵的释放和解脱。这种与大自然零距离的对话是我在工作室中无法体会到的。
陆映东:自然写生,此时它已是我的工作。在自然里工作,好比回到了多年离别的地方——家。今天城市里到处都是钢筋、水泥、混凝土,不知在哪里可以生根再发芽……此时身在自然里,感觉自己的生命再一次得以绽放,等待着开花结果,和明年的下一粒种子再在一起开花结果……

蒋荣品:自然界是客观的,然而我们的内心却因为生命历程而显现主观意识,情与景的沟通需要对话,而这种对话于我更多是聆听,自然的丰盈充实着生命的律动,作为渺小个体的我,只能在自然赋予我的旅途上浪迹,追寻契合自己心灵与理想的东西加以表达,写生时把理想情怀物化,再现自我的一次狂欢,我们借自然的、色彩的、空间的、构成的秩序来表达我们自己。这同样是我们认识自我处境的一种直接的方式。
 
问:请预测一下未来云南风景艺术有那些可能性?
 
唐志冈:有时候老的艺术家和年轻的艺术家出现的问题在一个程序里面,这个很多人都有。从学校学出来以后就是这种程序化。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恢复感受,恢复表达方式。

毛  杰:我想也是这样,不管三年或是五年,肯定会有回报的,因为我们今天所站在的角度不一样,我们不能在个人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这种回报属于中性的,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会有的,只要我们认认真真的做,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风景写生,要争取在以后的艺术发展中跳出来,要有能够拿得出来的东西。

和丽斌: 风景艺术作为一种传统在很长时间内会一直存在一直延续下去,风景作为艺术创作的题材之一,在未来几年会有更多的艺术家涉及,希望在将来能看到更多新的除绘画方式以外的其他表现表现风景的方式。

管郁达:云南的山山水水已经构成了一个生存的背景,就像城市的水地森林构成了香港这些大城市的生存背景一样,云南的这些艺术家怎么可能摆脱对自然的热爱和关照而回避这些问题呢!所以年轻的这些艺术家还是要追问他们为何要画风景画自然?而不是说我喜欢,“我喜欢”这种不是经过批评和反省的态度,因为如果说我们重新来思考,也就是说,你面对一棵树的时候,如果仅仅是我喜欢去抒情的浪漫主义的再现是远远不够的。我希望云南的当代艺术家重新从风景出发来超越以往至少不要倒退到毛旭辉他们对圭山的认识之前,重新从自然当中来获取一种力量,实际上你画的是不是风景已经不重要了,而在于你如何去观看的问题。如果是这样他们有可能在笔下呈现出来一个新风景。今天人类生存面临那么大的问题的时候,伤痕累累的自然还是不是自然?为什么就要小桥流水呢?是不是应该反省下呢?!我觉得现在画风景的画家都主体性太弱了、太机械化了,基本上还停留在一个很低级的照相写实或再现性的去描绘,这种意义不是太大。
 
问:在今天艺术全球化的背景下风景艺术有哪些不同于过去的新趋向?
 
唐志冈:它应该是一个个性化的东西,不应该是一个全球化或者一个中国化的东西,我认为艺术还是跟个人有关系,到最后还是一个个性化的东西,怎么样让它个人化,这是我们要好好思考的一个问题。

和丽斌:从国际范围看,像欧美的很多艺术家也在做一些有关风景的艺术,但方式有很多变化已脱离对景写生的方式或绘画方式,而是以新媒体、图片、影像、行为的方式来表现。我们现在能看到的一些经典作品,风景是里面重要的元素,但他们用另外的方式来面对风景,是今天风景艺术的新趋向。谈风景我更喜欢谈风景艺术,而不是风景绘画。如果谈绘画就会把人和自然的这种关系限定到眼睛上面了,绘画主要是和眼睛有关系,但人的知觉除了眼睛还有听觉、嗅觉、触觉。包括做声音作品都会在自然里采集自然的声音,在编辑成自己想要的作品。这样的方式会越来越多,这些方式也在扩大艺术的内涵,延伸风景的含义,延伸了人和自然的对话。

管郁达:现在的年轻一代艺术家在内心中会有所纠结 ,一方面是人造自然在这个世界上越来越强大,将我们的生活所包围。另一方面他又迫切的希望从这个人造自然中摆脱出来再回到最初很原始很混沌的自然状态当中去。这样趋势我觉得它会构成当代艺术非常重要的两级,一个是越来越技术化的图像世界;一个是越来越疏离或疏远的自然世界,到底哪一种世界更加真实?追究这个问题是没有意义的,而在于艺术家怎样去重组这两个世界,而不是单向的用一个世界去排斥、批判另一个世界。这样的话在当代艺术和绘画会在一个大的方向上在这两个方面获得一些进展,而我担心的是现在的自然越来越像一张明信片,成为一种对当代艺术应该承担社会批判性的一种掩饰,一种屏蔽,人们在一种图像世界里面的幻觉越来越与生命的本源越走越远。

李志旺:全球化它并不是一个乐观的东西,全球化的前提是城市化,它是通过城市化来实现的,而城市化是风景的最大危险,全球化会改变人们对风景的认识,风景绘画会越来越伪善,越来越自我陶醉,这会使风景绘画走的不会很远。

 

星河入境油画风景写生小记
 
罗建华
 
  1976年12月的一个夜晚,贵州水城火车站拥挤不堪,我提着两包行李和八弦琴,从窗子里面爬进上海至昆明的火车硬座,两排座位上的乘客被我的卧翻入车感到不安和新鲜,5个上海知青姑娘刚好有一空位,我安顿好行李开始画速写,周围的气氛一下好了很多,“这毛头小子居然会画面”,一女知青边打哈欠边嘟嚷。火车到了塘子车站,天空开始发光,我准备下车打点开水喝喝(文革火车通常如此),一女知青对我说,请你帮我带点开水上来吃药,这当然没问题,我端着两个饭盒下车排队接水,她的饭盒吃完没洗,我得帮她洗干净接水,当我抬着两个热水饭盒到站台上时,懵了,火车已经走出一公里了!
我的行李包里面两张转账支票和托收单、现金。出大事了,我立即跑到调度室报告,调度员说帮我想办法,一小时后他让我搭剩一辆火车头驶向昆明,火车头在昆明东站停车后,我立即乘公共车到南窖火车站已经是下午两点,跑到车站找迟乘的列车,一位列车员说,几位女孩已经把你的物品交给车站派出所,车站派出所的一位警察询问了我遗失的内容后,从柜里将行李一一点给我,同时还有一张纸条,“画画的,请你把我的饭盒送到昆明市石桥铺30号,谢志琴收”,我立马冲到石桥铺30号,几位知青已经乘汽车去版纳了,让我把饭盒放到他们昆明的朋友家,这家人竟然是我的幼儿园老师,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上海知青谢志琴。

  30年后的今天,我与省油画学会的一群画家再次前往寻甸县星河温泉小镇画风景,当然首先去看望让我惊吓出汗的塘子火车站,除了几十棵洋草果树长大外,所有景象都已经陌生,但铁路上停放的绣红色火车兜,仍然让我回想到30多年前的早晨。

  今天的塘子,已经是一个商业物流集散地,一片片红顶洋房的星河温泉小镇,接待着来自各地的游客,当年让我失望的铁路尽头是一座现代的塔式建筑,塘子车站除了红顶洋房就是磁砖农舍,乡街子热闹非凡,红伞下的各种摊贩,热烈而艰难的做着生意,民风仍然纯朴,风景依旧壮美,南盘江的清水里,可以钓起金色的鲫鱼。唐志冈、刘亚伟、金志强、胡晓刚和我首选的景点是塘子车站,我们五人画出了心中不同的风景。

  唐志冈画是的火车与汽车的现代动漫,冷灰色和暖灰色的交流互动拙味十足,生动而调侃,刘亚伟、金志强、胡晓刚画的是铁路形态,与周边自然的色彩和谐,体会着阳光色彩的清新,而我情不自禁的画了一个火车站的装卸工,这显然来自塘子30年前让我失望而惊吓荒诞而纯朴的感动。之后,我们画了红色庄园、南盘江畔、塘子村庄。

  30多年的社会风景,其形态的变异,让人感叹,一方面是建筑形态面目全非,一方面天空依然湛蓝,阳光依旧灿烂,转眼我们已入半百,尚有的风景待后生们去感悟,去表现,去想象,而我们所能表达的是一些美好的记忆和淡淡的惆怅和忧伤。每个人心中的风景不一样,但同样有一个美好的心愿就是故乡的风景永远阳光灿烂。
感谢星河温泉小镇。
感谢塘子火车站。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