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市场正文浏览 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匡时拍卖策略观察之三:“匡时模式”是什么
作者: 陈奕名 上传时间: 2012/6/8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浏览 1162 次 评论 0 条

《种菜诗唱和诗册》

 

  “《过云楼》卖多高都不牛,倒是《种菜诗》如果拍出一个好的价格,我会比过云楼更有成就感。”拍卖前夕,董国强这样说,在他看来,文化强大的吸引力让任何一家拍卖公司都有机会卖出高价,而《种菜诗》乃至“明遗民”的概念则是由匡时首先在拍卖场上出来的。“其他人可能忽略这样的价值,正需要我们去挖掘。”从去年秋拍的元代手卷到今年的过云楼藏书以及《种菜诗》,开发作品的文化属性,成为匡时在中国拍卖行业中的独有的风格。


  拍品故事的价值计算


  刚刚结束的匡时春拍中,过云楼吸引了太多的目光,容易被人忽略的是,《种菜诗》系列拍品以2800万落槌,在场上第一次响起热烈的掌声。在董国强看来,《种菜诗》的成功似乎有更大的成就感。“艺术品门槛高,高在鉴定上。像吴家后人三百年传承,真伪无需置疑的情况下,我们需要挖掘的文化背景、每一个人的历史资料,他们在特殊历史时期的思想状况,要的更多的就是认真和对传统文化的热爱,主要是得耐下心来泡在图书馆查各种资料,并不是靠太多的专业,只要有对文化的这份感动就够了。”


  “委托方能把种菜诗给我们,基于去年我们做的《元崇真万寿宫唱和卷》专场的成功,我们对元代手卷的剖析打动了委托人。”董国强说。2011年秋拍,元人手卷《崇真万寿宫瑞鹤诗唱和卷》以8800万元落槌,加上佣金,最后的成交价是1.012亿元,成功让匡时跻身拍卖行业的亿元俱乐部,而董国强更看重的,是业内对匡时专业态度的认可。


  2011年春拍后,匡时征集了一幅元代手卷《崇真万寿宫瑞鹤诗唱和卷》。委托方是上海最后一任道台蔡乃煌的后人。蔡乃煌1916年被革命军杀死,近百年间后人也未问津这幅作品,“我第一次看到这幅作品时,真是抑制不住的激动,非常兴奋。我们今天能看到的元人书法作品,哪怕是小小一通书札,都是国家一级文物,这件8米长卷,由6位元初文人、学者共同书写,描绘的是元初道教仪式的壮观场面,其中4人的作品都是存世孤品,史料价值、文化价值、文学价值、文物价值都无法估量。”董国强说。


  然而委托方最初只是将底价定在10万美元,为此董国强与委托方协商,将底价提高到500万元人民币。接下来的3个多月里,匡时围绕元代手卷举办了多次研讨会,邀请了故宫博物院、道教文化和书法各方面的研究专家一同对这件国宝进行研讨;匡时将论文结集成册;拍摄专题片;进行全国巡展……2011年12月3日,以元代手卷为独立单元的“瑞鹤翔天”专场中,这件元代手卷经过半个小时的拉锯战,以8800万元落槌,加上佣金总价达到1.01亿元。


  元代手卷的成功在《种菜诗唱和诗册》上得到了延续,“过云楼再好,价值是显而易见的,而内容需要专家来发掘的。而种菜诗完全是靠我们自己的人去发掘。”董国强很自豪。


  “一开始营销人员报上来一个方向,我觉得太纠结于细节了。我们需要有抱负,去探讨艺术家的心灵世界与时代关系,只有这样才能看到艺术品本身的价值,在这个框架下才有把握的点,必须要回到那个语境中,把历史、文化、社会的因素做全面的体现。”匡时的副总经理谢晓东说,有人觉得《种菜诗》像学术著作,我们拿到这批藏品的第一个月,把所有的文字都做出了释文,三万多字都做出来。


  摆脱单纯探寻艺术价值的方式,匡时在整个《种菜诗》背后的历史故事上开始做文章,“挖掘文化属性,需要更开阔的视角,更好的结合历史,作者本人的情况,艺术风格的分析。重视那些富有文化含量的作品,单独拿吕留良、黄宗羲,他们在艺术史上都没有那么大名气,现代人对著名书画家的作品看重而忽略学者墨迹。而当时的人并不这么想,苏轼也没说自己要成为书法家。”在预展现场,一部专题片被反复播放。《种菜诗》本身是以吴之振为主线的遗民形迹,但是其中吕留良的四首和诗装帧独特,被用心截去上下款识。在边跋中,民国文坛巨擘沈卫道出端倪:此为吕晚村先生手笔,当时畏祸截去上下款识”。


  作为明末清初的名士,吴之振的选择是归隐山林,吕留良选择与清廷对抗,黄宗羲则最终选择了妥协,三人从志同道合到分道扬镳,最终境遇也完全不同。《种菜诗》就成为这段历史的一个缩影,围绕这个故事,让《种菜诗》在文化价值和市场价格上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如何去筹备一场成交率100%的专场

  “去年我们设置了晚明五大书家专场,结果100%成交,证明我们是成功的。”谢晓东对记者说出这句话三天后,“明遗民”的专场再次100%成交,总成交额达到2.16亿元。


  董国强似乎因为书法家的文人气质,偏好古代书画,每年坚持做书法专场。谢晓东说,“过去六年做专场设置的时候,我们都坚持这样的文化路线,从美术史上选择主题,涉及扬州画派、吴门画派、四王吴恽等等。去年我们更进一步,设置了‘晚明五大书家’,实际上历史上并没有这样的概念,我们是把收藏是和学术史结合起来,拍卖市场上比较认同这五个人,这五个人又同时晚明时期重要的书画家,就把他们集中起来。从结果看很成功。”


  明遗民的封面拍品是一张石涛的《兰竹当风》,在预展中也被放置在醒目的位置,旁边还摆出一幅张大千和王季迁合作临摹的作品相互映衬。而这件临摹品,是开始预展前一天才知道收藏在一位青岛藏家手中,遂派专人飞赴青岛借来展出。最终,石涛的这幅作品以2875万元(含佣金)的价格易手。以八大山人书画和《种菜诗》系列作品、傅山的小楷《金刚经》为主线,“明遗民”的概念被应用到极致:黄宗羲、吴之振、吕留良、石涛、渐江、八大山人、傅山、査士标、龚贤、冒襄等明遗民中名家的作品不一而足。


  在拍卖的历史中还没有把‘明遗民’这个概念的作品整合起来,人们对于作品的分类往往拘囿于传统,龚贤列入金陵八家,八大山人又属于清初四僧,“我们把这些有着高洁品质的古代先贤统一在遗民的文化概念下,寻找他们的共性。藏家对这个概念就很认同,才能征集到像石涛的竹子、傅山的小楷册页此类藏品。”谢晓东说。


  “古代书画还有非常长的路要走。”董国强说,当今市场上诸多明清书画价格低于近现代作品,在他看来,清代书画作品相对明代已经大为逊色,现代作品与之相比更是像孩子与大人的水平,这种价格倒置的情况说明古代书画还有极大的潜力,只是需要找到某种现代人接受的方式呈现出来。


  围绕“明遗民”,匡时特别邀请来自浙江桐乡市博物馆、文化局、文联、吕留良研究会等研究机构的专家代表团前来北京观摹作品,并与中华书局、北京大学、中国书协等多位专家学者共同交流,从《种菜诗》中吕留良诗作的处理,引出黄宗羲、吕留良和吴之振的分歧,也引出清初的文字狱。


  “明遗民的作品流传为什么少?这里面有当时清代文字狱大量的焚毁的原因,大量的销毁这些人的墨迹和著作,所以有很多人的作品我们想找还是找不到的,比如像顾炎武,他在明遗民里边他应该是排名第一位的领袖,他是清代思想史上,他也应该是第一位的,没有顾炎武是一个遗憾。但是我们很幸运,我们这次有黄宗羲、有吕留良、能够有吴之振家后人保存三百年的这样一个《种菜诗》的系列作品,它可以反映三百多年前那些明代遗民知识分子在国破家亡的一个历史背景下,他们所保存的一份对故国的情怀,一份坚持。同时,明遗民作品当中我们能够收到可以说存世最好的石涛的《风竹》,还有傅山小楷的《金刚经》,反映八大各个时期书法风貌的《书法册》,这可以说都是目前在拍卖场上所能够出现的最好的作品,这个专场,我觉得可以说是今年春拍古代书画当中最大的亮点。”董国强说。

       文化属性的匡时方法论

  去年春拍中,一幅王蒙的《葛稚川移居图》以4.025亿元成交,这幅图正是过云楼所藏,还有一批过云楼藏的扇面也以高价拍出。这让一度打算放弃过云楼藏书的董国强获得启示,发现了过云楼的品牌价值,“过云楼的附加值很大,如果这些藏品不是过云楼所藏,恐怕没有那么高的价格,非过云楼藏的同类藏品远远低于它们的价格。”


  按照谢晓东的逻辑,正因文化品牌附加值的存在,就要打破古籍收藏的小圈子,深入到更广阔的买家群体中。如果按照传统的拍卖思路,无非是一些行家或者机构的古籍部门,市场中的超级买家并没有参与。匡时从去年的“元代手卷”、“晚明五大书家”,到今年的“过云楼藏书”和“明遗民”,逐渐形成一套独特的思维模式,每个专场都邀请行业内的专家进行研讨,将这些藏品的学术价值充分开发,然后通过各种媒体形式展现出来。谢晓东拿起手边匡时新出的一本专著《过云楼藏书》,这本书原来定名《过云楼藏古籍善本》,在他的建议下删除“古籍”二字,字从宋版《锦绣万花谷》中集成。本来开始计划做成图录,后来觉得商业化,又改为单行本。铜版纸发现反光,很难接近书的质感,于是改为亚光纸。为了更接近古籍细长的形状,也改变了匡时常用的开本。


  “要做到雅俗共赏。目录要给整个书一个框架,分类的时候又碰到问题,是不是按照经史子集的方式?我说不对,应该按照重要性去分,如果按照前面说的方式只有行家能看明白,现在我们按照宋元明清,宋元是最珍贵的,之后是批校本和稿抄本,这是仅次于宋元的,这是两大类,然后再分类,里边是按照名家去分的。跟以往所有的分类标准都不一样,结合了市场和学术的因素。”在匡时对系列藏品的营销中,要实现市场因素和学术价值的平衡。


  “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在回归文化属性。”谢晓东说,《石渠宝笈》这几年的成交价格在回落,因为仅靠着“皇帝玩过”这点附加值是不够的。“并非所有的拍品都具有很高的文化属性,中国书画的传统是文人化的。今年春拍沈周、董其昌的价格上扬,可以看出市场的口味在回归,嘉德的翦淞阁从图录到预展都力图还原作品的文化属性,文化是什么,是教养,而不仅仅是商品。”


  在谢晓东看来,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第一阶段,价格看涨的作品是那些著录来源清晰的,跟皇家收藏相关的作品。到第二阶段就开始回归艺术品的内在价值,在艺术史上崇高地位,或在社会历史上有重要影响或者记载重要事件的作品,将会有更好的价格,“这说明艺术市场的文化属性被真正重视起来,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认识到这个逻辑。艺术市场有双重属性,一个是商品属性,一个是艺术文化属性。以前更偏重商品属性,现在逐渐转向文化属性,如果有公司把握好这样的方向,就是顺势而为,加大投入就会有更好的回报,我们公司从古代书画到近现代书画、瓷杂都是按照这个思路在走,我们是通过这些拍品再现曾经的生活方式,以后竞争的就是文化,这些血液里的传统。”


编辑:【陈丽亚】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