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访谈正文浏览 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纸上作品是艺术家的另一面
—— 李季访谈录
作者: 林善文 上传时间: 2014/3/13 来源: 本站 浏览 2300 次 评论 0 条
时间:2014年1月10日
地点:李季昆明家中
采访人:林善文
 
林:李老师,你认为画纸上作品是不是更轻松随意一些?
李:是的,在纸上作画时是比较随意,构思与想法也相对自由,有时觉得不错也会把它放大到画布上去。纸上作品与我的渊源要更深一点,因为以前我画版画,版画是间接将版面作品转接到纸上,最后呈现出来的是纸上的效果,所以在做版画的时候需要很谨慎很细心。因为,版画一旦上版就不能再改了,所以在制版之前就一定要将构思和想法先画好稿,我比较喜欢这时的心态,很放松,想到什么样子的东西就画成什么样子。
林:你画纸上作品的时候线条很有生命力,抑扬顿挫细节还很丰富,表达准确,这除了跟你以前画版画有关,你是不是还学过画国画?
李:我没有学过国画,但是我练过白描。85年的时候我去德宏,在一个小寨子里住了两个多星期,对着傣族的模特画白描,半小时或一小时一幅,整整画了两个星期。那时,我的同学都说我画白描不会出错。但这并不是为了学国画,而是受到袁运生的影响,觉得他画得特别好,很崇拜他。所以画了很长时间的白描,白描要求很高,需要很精妙的来表达所画对象。
林:看你的画册,你小时候6岁画的马就已经很好,那个时候学过画画了吗?
李:没有,当时很小完全是自己凭感觉画,类似画涂鸦一样,就在云南大学的农场(现在云大的北院)上对着马写生。
林:你用线条简单的勾画蹭染就有很好的形体感,人物饱满,当然这是一种技术上的处理。
李:我毕竟不是学国画出身的,这不纯粹是画白描和画版画的关系,实际上就是从速写延伸到类似于袁运生的那种白描。他们的白描国画的痕迹更重一点,而且他们带一点装饰性。我的画没有装饰性,我只是比较朴素的去描绘,包括边用线条边塑造的体量感,这与画国画的感觉不一样。
画油画之前我都会用赭石这类颜色去先勾勒。记得有次我在创库画画,几位很有名的英国艺术家来我工作室,看到我刚勾起来的线条,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已经可以了,不需要再画了,说这个特别棒,因为没有人这样画。”我到现在还想我是不是要尝试一下,就直接在画布上用线条。
林:四两拨千斤。
李:是的,这种样式在西方没有。在油画的画布上用类似线描一样的方式去勾,而且是用油画笔。
林:在你的油画作品中,我看到是有一些局部是留下来,没有填颜色的。
李:对,有些局部保留下来了。我想所有的都画完没意思,所以在里面保留了一些痕迹。但是整张全是线描的这种,我一直没有做,可能我以后会去做。
林:可能会很好。
李:它比较特别。
林:你的油画作品讲究块面的关系,而纸上作品讲究线条的表现力,收放自如,正负空间的关系也处理得很好。
李:我喜欢有层次感的线条,像你看到的,有些像是先用铅笔定了个位置,然后再用彩色笔去画。其实不是,我是直接用彩色笔画,画完以后我觉得线条单薄了,应该有些铅笔在里面,所以我用铅笔在里面涂、勾,就像有些错线在里面。我比较喜欢这种感觉。
林:跟很多画家的画画顺序是反过来的?
李:恩,这个特别有意思。我不会把一个要画的东西先定位了以后再去画它,那样我画不好。我喜欢在白纸上开始从一个局部开始画,延伸、延伸……画完以后,如果画的太完整了太准了,我就喜欢用铅笔去破它。所以,有时候你说它只是一个稿子,但它又很完整,它具备一幅作品的所有要素。
林:你画画是根据这些“小稿”来画成油画作品的,也就有了主要作品和小稿的从属地位。但从纸上作品这个概念来说,它又是很独立的。如果画得好,很完整就是一件很好的作品,哪怕你根据它又画到了油画布上,它也还是有独立的身份。
李:我有很多作品在画完稿子后没有画成油画,好多都不知道放哪去了,有些画比你现在看到的都好。而且,有时我画稿子时用的纸太差,是胡乱抓的一张纸,也有打印店里面最薄的那种纸。几年以后因为保存不当颜色变黄或损毁了。
林:你画得这么好,为什么不多画一些呢?
李:我现在也在思考,是不是该如何转换一下,不一定非要在纸上。我把纸上这种感觉搬到画布上去。这样可能会产生某种特别有意思的东西。我想做做这一方面的试验。
林:很多艺术家都是在做一个减法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一个提炼的过程。
李:其实很多艺术家是在做加法,做减法的很少。在画布上做减法。并不一定非要在纸上。
用油和油画笔很随意的在油画布上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白描所要求的那种精度有时会给人感觉很呆板。因为我们毕竟不是真正画国画的。我们在画一条线的时候,不是靠线条本身,而是考虑线和画布、纸张的关系。线条不是在表现形体和体感,而是线条本身和纸的关系,我画完之后有时发现线条跟纸张的关系不够,就会用铅笔去钩,画点错线或者废线,很用劲的去画,就是想让线条跟纸张发生关系。
林:你会用淡彩轻轻的渲染出投影让主体突出,这也很特别。这跟你在油画上的塑造也不一样的。
李:在纸上会显得更松弛。更贴近艺术家所想要达到的东西。
林:是不是因为画面的尺幅更小,所以利于把控?
李:那当然,如果尺幅太大的话,你要处理的东西就会不一样,会在画面上做很多文章。尺幅小就可以非常生动的去画。把控起来也会容易些,顺手些。
林:说说题材问题,我觉得一位艺术家最重要的是他关心的话题,“艺术家表达什么”很重要。这也是检验一位艺术家的标准。你从90年代初画女郎系列,市场经济刚刚起步,物质化的时代特征被你敏锐的捕捉到了。画面中的女人开始打扮,穿得更少,然后你画女郎与宠物,现在变成关心生态问题,反对猎杀珍稀动物的这个阶段。这样一条线,您是怎么考虑的?
李:90年代中国社会发生巨大的转变。人们的角色也随之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为了适应这个社会,证明自己在社会上的存在和重要性,人都变得像宠物一样。从那时开始我画中的人物发生了变化一直到后面的大宠物,只是形式不同,表达的意思是相近的。
现在我画关于环境的主题和我这几年的体验有关。我最近经常去看野生动物,这是我从小就发自内心所向往的。我需要在大自然里去实现从小的梦想,去看野生动物,在野生动物生活的地方近距离接触它们感受它们。所以我的画自然就转变成和保护环境有关系的话题。这些作品中,抛弃了以前那种隐喻的思想,把要说的话很直白很直接的表现在画面中。你可以说艺术家应该具有某种立场,带有社会的时尚性,你也可以说,艺术家不一定需要具有时尚性。之前我的作品有很多关于时尚的话题。现在的画大部分人看到都觉得有点沉重,会觉得很残忍。我好像拨开了一层大家都不愿看见的东西,让大家去直视当今的社会现象,去直面我们想回避但回避不了的现实。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没有直接的语言转换关系。如果,要说他们之间有纽带的话,就是一直以来无论题材是什么,我的画中都有动物。
林: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你的视野更开阔了,这种开阔性体现在以前你也许是对某一类人的关注,现在转换成对人类这个群体的关注,它更宽广了。本质上是对这种物欲横流的社会一种影射。为什么要杀珍惜动物?是因为金钱的关系。但是这种对生态的破坏,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同犯。我们也在大量的浪费水,可能偶尔会乱丢垃圾,使用很多的塑料袋。我个人理解它还是隐喻性的,因为带来后果最严重的就是各种珍稀动物的灭绝到人类自身要灭绝的这种状态。这是一个最残忍的方式,但是本质上涉及到的问题是我们每个人的问题,这种影射是很真实的。艺术家的立场就是希望有一种更美好的世界。从你早期画的女郎,并不都是美女,是女郎而已,可能有人会说你画得不漂亮,但是事实上你的本质是希望漂亮、干净、美丽的,现在这个猎杀题材也是这样。
李:早期的画不是关于丑和美的问题。我画的就是普通人,但是这些普通人都带有一个特征,就是性,欲望和性。这个东西恰恰不应该由美丑来区分。我画一种常态下的人,代表大多数的人,不论身材不完美或者完美。
林:一些批评家会把她理解成小姐这一类角色。
李:这在我看来可能是种误读。我读过很多批评家和作者的文章,误读是存在的。恰好,这也有意思。因为是我传达出的另外一种信息。比如,他们在画中看到了我忽略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如果艺术是这样的,他会有更多的可能性。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的画,不一定要跟着我的思路去走。
林:我认为艺术家的陈述很重要,有时候批评家会把问题理解得更加狭隘,我更相信艺术家的说法。从你的创作的过程,我知道你喊来的是朋友来做模特原型,并不是去找“专业人士”(小姐)来做模特。
李:画面中的每个人不管她美还是丑,不论怎么着装,她们打扮的感觉都是从人的本性这个角度来传达给观众。
林:不管是画身边的人还是三陪小姐,你都是带有批判性?
李:当然有批判在里面,但里面也有模糊性。因为绘画表现得很直白就没意思了。有些人觉得这些画都是西方人在收藏,中国人的传统道德观念对于收藏这样的作品会有点问题。所以中国藏家收藏最多的是无头系列的。
林:中西方的文化差异是普遍存在。把话题缩小到云南和北京、上海,艺术市场的区别也都很大。云南没有办法办你们(著名艺术家)的大型作品展览,是因为没有市场,也就没有人愿意投高成本来办展览,单运输保险费就很贵。
李:云南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家。这样的展览,基本上是没有人愿意投资去做的。除非是从另外一个纯学术的角度来说,但是在云南,纯学术的展览很难做,所以说做能这事本身它的意义就是很好的。
林:我在我的小文章里面写到,你是中国新生代艺术的代表。是指你们90年代初冒尖的一批艺术家。
李:现在来说,这种标签不太适合。确实新生代和我的关系是很密切的,我在云南,新生代的代表画家在北京,不过我们之间有一些共同的东西。
林:那就可以了,因为只能用描述性的词语和特征来陈述一位艺术家。如果只是“个体”很难形成力量,在一个约定俗称的概念中谈论艺术家话题具有公共性。
李:从这个角度看,也可以这么划分。
林:还有什么词语可以给我参考?
李:我觉得实际上我还真不属于某种流派,我认为带有一种很个人的语言。就是某种地域性。我们几个人都有这个特点,不管是老唐(唐志冈)也好,我也好。
林:有地域特征吗?我觉得没有云南特征。
李:不是云南特征。说得更切确一点是一种个人性或个人兴趣。新生代里面有一个很明确的特性,例如很玩世或很政治化的特性。我的没有,我作品比较生活化或比较个人化,我的画不调侃。画中有时尚的元素。我们说的地域性,不是某种云南性的、多民族文化的那种地域性。所以肯定是不能从那个角度来分析的。
林:当然,每一个词语在一开始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特定的指向。但是当要把更多的内容放进去的时候,它就会扩充,相当于一个硬盘存的东西多了内容就丰富。我觉得谈到波普或者玩世现实主义,就可以讨论唐志冈,总是会沾边的。
李:从批评的角度说它当然有归类,从理论上来说便于梳理。
林:这种标签也许是提供给公众了解一位艺术家的台阶。艺术家的表达也在不断变化之中,表达什么是艺术家来决定的,确实很难去定位一位变化中的艺术家。
李:观看艺术家的纸上作品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可以找到艺术的另一面,艺术家不太为人所知的另一面。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