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访谈正文浏览 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在部队时练就的本领
—— 唐志冈访谈
作者: 林善文 上传时间: 2014/3/16 来源: 本站 浏览 2964 次 评论 0 条
时间:2010年10月25日
地点:翠湖太龙公馆唐志冈画室
采访人:林善文
 
林:唐老师你是哪年高中毕业?
唐:我应该是77年毕业的,但我76年年底就跑掉参军了。我上学是在晋宁县,张晓刚下乡的那个县上学。我母亲在昆阳劳改农场工作,所以我在晋宁长大。农场离晋宁县城很远,每天要走3、4公里路到学校去上学,我从五六岁就离开昆明,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都在晋宁县上学。为什么认识张晓刚?他们知青下乡到晋宁县,晋宁县文化馆把他们叫来画农民画,我当时也算是学校里的一个骨干,他们是从昆明下来,就像是北京来昆明一样,官方下来的。我是当地的土著。张晓刚他们被抽到县文化馆画农民画。我是因为跟文化馆的人很熟,文化馆的人说,你去跟那些知青一起去画画吧。我就混到他们这个队伍里面来了,是因为那位馆长的原因。当时陈一云、张晓刚、杨一江,他们都已经是知青了,知识青年。我还是个学生,我就跟着他们混,就认识这帮人了,所以我晚他们一年。
 
 
林:很凑巧很多学画画的人下乡就去了晋宁?
唐:对,主要集中在晋宁县。晋宁县成了一个重镇。得益于什么人呢?向馆长。他的名字叫向燕宁,燕子的燕,宁,安宁的宁,向,向前的向。姓那个姓的人不多。这个人在那个地方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他当时是馆长。县级的文化宫馆长,他抓农民画。一方面是召集农民画画,再一个他发现知识青年有潜力,他把知识青年弄来一起画农民画,当时昆明的这些老师:沙嶙、甘家伟好多这些老画家都下去教过农民画。
 
林:画画的条件很好。
唐:就那个文化馆,那个时候晋宁县文化馆还是全国的先进。画农民画全国的模范县,那个时候文革后期搞战士画画,农民画画,工人画画,云南省的晋宁县在全国是挂得上号的。当时张晓刚他们去了刚好赶上。林彪事件以后批林批孔,林彪事件以后他们当了知青。
 
林:当时你们画画,已经是主题性创作了?
唐:我记得我当时就没有画过漫画,整个学习班都在画。我画什么?画《农机下乡》。农业水利机械下乡,抽水机。画得很生硬,但是很认真。麦浪滚滚,我就在那个创作班里画过,画过两次。我后来还请人给我找那幅画,那幅画还参加过省展。找不到了,丢掉了。张晓刚他们去的时候,我画的是《我是海燕》,模仿的是潘嘉俊72年参加全国美展的《我是海燕》,他画的是女的通讯兵;我也画了个《我是海燕》,男的通讯兵。站在电杆上,拿着电话,黑夜天下大雨,电闪雷鸣,素描稿。
 
林:你是高一才开始学画画的?
唐:我喜欢画画的时候很早,从小就喜欢。正经学画画,应该就是在76年正式开始。我现在找到最早的作品就是76年。但是,74年高一,我就在学校画画了,但那个时候,作品找不到证据了。当时画点国画、画点年画都还画过。画得很好,但是我觉得自己最早的作品是76年,留下来了,早期临摹的。
 
林:你当兵之后还在晋宁?
唐:没有,当兵就回昆明了!在黑龙潭的通讯团,现在这个团还在,后来从这个通信团到通信总站,部队的通信站不是一个作战部队,它是一个通信部队。战争,两个东西最重要,一个是后勤,一个是通讯。这两个东西先搞定了再打仗,才有作战部队的事,这两个东西搞不定打不了仗,这是战争中的两个重要环节。后勤没有,那就物资跟不上。吃的没有,穿的没有,武器没有。通信没有就是瞎整,都不知道打哪。特别现在的战争,通讯是一个机要部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所以现在有通信团有通信站。通信站是有线的,通信团是无线的,我是个发报员。到部队去学发报,那个时候就是da-di-da-di-da-da-di。这不是乱说的,懂得的人一听就知道我在说密码。我先学这个学了一年没有学成,成绩最差没通过。以后到了电影队,放了5年的电影。天天放幻灯什么的,那个时候放电影前要放幻灯片。在玻璃片上画画,然后投放在银幕上。
 
林:放的东西就是你画的?
唐:对!我画的,表扬好人好事。
 
林:是速写吗?
唐:不是,它是宣传画。版画的形式,可以投放到电影屏幕上。
 
林:是线描吗?
唐:黑白的。要画得会动,还打仗,有很多工序。
 
林:那不是要画很多张?像连环画一样。
唐:当连环画画,画几千几万张,每天都坐那画幻灯片。一块小玻璃片,在玻璃片上画,再套上一个纸套。然后就可以插在那个幻灯机上放了。你们现在说的幻灯片是反转片。
 
林:对对对……
唐:错了,那时的幻灯片是画在玻璃上,自己画了放在镜头上,一个大的镜头中间有一个插孔,插孔插进去就可以投影到银幕上。
 
林:就是无中生有,得靠自己画出来。
唐:在玻璃上画,先用广告粉刷在玻璃上,那样就不透光了,然后又用铅笔在广告粉上画,画完以后把多余的东西抠掉。眼睛鼻子这些抠出来。那个投影抠出来的地方就透光,不透光的地方就是人的形状,就像黑白的版画一样。
 
林:画一张要花多少时间?
唐:一张很快,我当时一天下午要画好几张。画一个故事两三天,很快。
 
林:难怪你现在讲故事的能力(作品中的叙事性)这么强呢!
唐:还有另外一种是塑料胶片,也是一个意思,就是画好以后放在套套里面放到幻灯机前面去。像水彩画,像皮影一样的。也可以投影到电影上。彩色的,军装是绿的就是绿色的,黄色就是黄色的。
 
林:彩色幻灯?
唐:有两种幻灯片,传统幻灯片就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像画版画的效果,黑白的,也可以套一点颜色,玻璃上画一点红透明的液体,画一画可以,也可以罩染一个色上去,套色版画也可以画,也可以加一个塑料片上去,带个颜色。幻灯的这个学问大,我干这个五年,在部队。你说的讲故事的这个事也许就是那个年代的基础。
 
林:很多人编故事的能力没有你的强。你的作品有情节,有故事,有场景性。下一幅画什么,让人有企盼,其他人的作品很少有这么连贯和生动性。
唐:其他人翻过来翻过去就那个东西,我没有一个画面是重复的。
 
林:讲究场景的变化。
唐:画场景能力,是当年锻炼的,有这个基础。
 
林:编故事的能力强。
唐:我没跟人谈过这些历史。
 
林:画幻灯这段时间,具体是哪年到哪年?
唐:应该是从76年当了兵始,77年,78年,79年,80年,81年,82年,6年时间,这段时间全干这事。这段时间还包括对越作战。
 
林:“屎从天降”?
唐:屎从天降是后来了,是83,84年的事,是到了另一个单位去了,那是两山作战时期。对越作战是分两个时期,一个阶段是79年突击过去了,其实就是两个月,就收兵撤军了。
 
林:你一直是通讯兵?
唐:是通讯兵,所以就没有出国,就在国内河口、蒙自、开远这一线,通讯兵的大本营是在后面,但是有部队在前面,机关在后面,这个阶段我是在后方。到了83年,84年,我换单位换到了通信总站,到了麻栗坡,这是另一个阶段。我以《解放军报》记者的身份,到了前线和另一个部队的战士生活了两个多月。
 
林:是什么战役?
唐:“两山”作战,821工程,者阴山和老山,很著名的。者阴山和老山地区,越南人说这个山头是他们的,我们说是我们的,然后我军就占领了这个山头,越南人就不停的偷袭,我军就以防守的姿态对付越南人的偷袭,就是这么个阶段,打了两年。
 
林:哪年开始?
唐:就79年以后就一直在打,“79”年完了后就一直在扯这件事情。一直扯到84年完。
 
林:你参与是从82年到84年?
唐:对,战争结束了。这个阶段,我在电影队,画幻灯放电影等。
 
林:那六年,还是比较纯粹。
唐:对,就自己画点画,学画画的方式就是在军区,这个阶段经常被抽调到军区来,抽调到军区来干什么呢?参加战士美术创作班,林聆这个时候是军区美术创作班的老师,领导。他就辅导我们搞基层战士美术创作。林聆,梅肖青这一批人,在军区搞基层美术创作。在83年以前,76年到83年这段时间,打战,放电影,然后拉练。战争之前,要野营拉练。经常搞拉练,部队开到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到了澜沧,思茅,西双版纳,到那个地方跟当地傣族生活在一起,然后就画了些速写,在部队基层画部队生活速写,这些都是我后来创作能力的基础。83,84年以后,到了另一个单位,搞宣传,搞行政,坐办公室,开会,布置会场,写标语,一直干到我去了南艺,中央美院进修,又去了解放军艺术学院,一直干到96年,有多少年了?你数数,83年开始到96年,在部队机关很长时间,96年我转业了,到云艺当老师。
 
林:外出学习都是部队派你去的?
唐:是以部队外派的方式。穿军装。部队给我时间,说你想去,就派你去。说支持你去上学,但是学费你自己解决,家里面给我出钱。
 
林:画幻灯的时候你的日常生活是怎么样过的?是不是要变换很多地方去放?没有固定的点吗?
唐:是固定在部队,幻灯是要到处放。放电影之前都得放,只要有部队就要做好宣传,那个时候放幻灯是表扬好人好事,比如说,今天一营三连二班的班长林善文,做了件什么好事,连队的通讯报道员就把这事送到政治处,团支部会说这个文章写得不错,那么这个周末的电影,表扬一下林善文,政治部的干事先把这个事情交给我:“唐干事,今天这个幻灯的事情就是这个。”林善文哪人?哪一年入伍?做了什么好事等等,都要给他画下来。
 
林:还是得把人给画像了?
唐:我们去看看林善文,这个林善文何许人?一营三连二班的副班长,我得去看看,我要现场去画小林的速写,是个尖脸,带着幅眼镜,笑起来什么样?画一张速写,然后回去就要开始画,很像,全团几百人在广场上看那个电影,我就要开始表演了。一放出来,哄笑。在现场专门有一个广播在讲,林善文做的好人好事,战士们很高兴的,很兴奋,因为画得很像。
 
林:这就是你的乐趣所在。
唐:我很有成就感,很光荣,全团四五百人坐在一个操场上,然后开始放电影。
 
林:如果你当年的上千张画能再找出来,就很牛了。
唐:对啊,画的那些肖像,现在收藏过我作品的人,都在找这些画。
 
林:看到那些画,你肯定会想到那个人,鲜活起来。
唐:真的画得很好,那个时候有热情,我曾经有段时间在云艺(云南艺术学院)很有名,我这些画的照片,素描流传到云艺,其中一幅素描画全身的军人,背着冲锋枪,带着子弹袋的士兵,被很多人称赞。还影响了很多还没有考上大学的人。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