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访谈正文浏览 2018年6月21日 星期四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后记:深入传统,面向当代
—— 管郁达、杨一江、高翔、和丽斌、罗菲关于云艺提名展谈话
作者: 上传时间: 2014/6/24 来源: 本站 浏览 2311 次 评论 1 条
时间:2014年6月9日下午3:30
地点:管郁达工作室
出席人:管郁达、杨一江、高翔、和丽斌、罗菲
录音整理:李祥祥、许卉菲、王祎
 
和丽斌(以下简称和):这次我们学院办的提名展活动,作品征选对象是全部研究生和大四毕业生,也是第一次做这种面向所有专业的提名展活动,主要是对学院教学的总结和回顾。(观看参选的电子作品)
 
杨一江(以下简称杨):报名参展的同学有100多人,各传统专业和新媒体专业都有,入选的有40多人,入选面顾及各学科专业。
 
管郁达(以下简称管):云艺办学历史悠久,基本功要比云大扎实,油画是你们的强项,也最重要的专业之一。但是我觉得开放度不够,而四川美院是开放得太过了。云艺的很多学生,还画得进去,油画的水平整体还是均衡的。你们这次活动是跟学院合作呢?还是跳出学院的机制?
 
和:是学院和几家艺术机构合作,想做成每年固定的、有明确学术方向能推进教学科研的展览。参展作品的数量主要看作品尺寸,尺寸较大的,入选者一人一件作品,如果作品尺幅小,可以两件作品。
 
高翔(以下简称高):这次展览目的很简单,主要有两个方面。 一是给美术学院的学生提供校外展示,给他们创造交流的机会。一是教学方面,实现教学多元化,形成一种学术标准。这是一个时间过程,要长期坚持。
 
管:刚刚开始做,就要把事情整起来。如果展览都放在呈贡去展,大家怎么去看?好多展览都是自生自灭的,最好在市区做展览,这样可以和社会建立一些关系。
 
高:这次展览是放在袁晓岑美术馆做。
 
管:对,在市区做的话看展览的人还比较多,还好交流些,如放在呈贡做的话,人都凑不齐。现在广州大学城(广州美术学院)做展览,都是包租大客车去接送学生。你们学校搬到呈贡有几年呢?
 
和:有四年了。
 
管:我估计还要过几年才能够有气候。
 
杨:你们学院组织展览是怎样一种状况,是学院统一组织?
 
管:现在都是学生自己组织,通过班级的形式。现在学院展的也不少,每天我都接到通知。
 
高:现在是毕业季。
 
管:学院现在最尴尬的问题是,处在当代艺术的冲击中。现在课程设计都是国油版雕,它是按照中国苏派传统的学科设置的,但学院教学同时又面临当代艺术的冲击,这种冲击很明显。前几天,我在四川美院看学生的毕业展,几乎每一个系科的人都在做装置,雕塑系、版画系的都在做装置,油画系的也在做装置。他们新媒体系,这是较成系统的,这是一个新的学科。国画系和油画系到底还有没有人在画画?这是一个大问题,原来的学院体制和当代艺术教育系统的矛盾。这在西方是不存在的,如德国柏林艺术大学,整体就是当代艺术的。央美的王春辰也讲到他们的毕业展,雕塑和装置的界限在哪里?很多学科的界限都是极为模糊。现在很多油画系的学生不想画画,老师给他出主意就是做个装置。这问题在云艺还不是太严重,四川美院是放得太开了。没有边界,有些东西是没有办法谈论的,像超市一样琳琅满目,什么样式都有,而且抄袭模仿的东西也多,但这也无可厚非,这是学生学习的一个阶段。教学上我也有困惑,好像“当代”成为一个标准了,油画的不当代,国画的不当代,好像就不行了。云南的学院艺术教育问题是,不够开放,与川美比,这是两极。还带有老师教学的痕迹,比如杨一江,高翔等,但这种影响还是不够,起码在基本功和能力的训练上还是不够,比如,和丽斌的表现主义教学能不能在学院深入进去成为一个课题来谈论?写实是一个系统,表现是一个系统,纯粹的极简抽象也是一个系统,能不能把这些系统在学院真正的做深入?换句话说,学院还是应该有种保守主义的文化传统。
 
杨:是的,要做得深入,不流于表面的。
 
管郁达:我不太清楚,云艺的工作室组织,比如说,中央美院有自己的组织,王华祥工作室就是王华祥的,刘小东的是刘小东的。云艺的教学不要勉强去做那种所谓的开放,还不如朝文化保守主义的方向深入一点,强调扎实的基本功和文脉传统的教育。这个系统是可以梳理下的,老师也都有经验,我跟高翔谈过,学院在目前中国当代艺术系统中是非常重要的力量,学院积累了很多经验,而且老师都是有自己的系统和脉络的,比较注重语言研究。当代艺术已经开放到没有边界的时候,人们就空谈观念,空谈生命激情,这是非常不好的现象,其实艺术最终还是语言建构的问题。当代艺术的视觉文化还是要落实到语言的建构,回到视觉观看本身来讨论问题。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而不是说什么样式都有,搞几个装置,做几个行为,就很当代了,那种贴标签的时代过去了。一方面要以开放的姿态去接纳新的系统,一方面又强化自身的传统。
 
杨:管老师说的和克莱尔很相近。克莱尔说,作品只反映出当下文化潮流观念的变化还不够,因为这样的作品并没有完成。作品还有它的另一半,这一半就是要和美术史已经生成的审美经验相连接。连接了,感觉才可以进入,作品里的审美空间才可以发掘出来。否则只是提问和思考,不是艺术。
 
管:学院作为教育机构,不应该以当代为标准,学院最重要的功能是保卫视觉文化传统,保卫视觉记忆。艺术家的工作必须是放在艺术史中去考察和衡量,所谓创新必须是有上下文的。如果我们还恪守国油版雕,就必须要认真考量,比如表现系统的东西,之前的人做了哪样?现在在做哪样?我们还能做哪样?应该非常清楚。在西方还有偏离现代主义传统的古典感性艺术家,如弗洛伊德、洛佩斯等,应该注重研究这类画家的研究,他们特别注重强调视觉文化传统。当代艺术的介入是把边界扩大,介入各种社会事件和影响来填充艺术。拓展了艺术的功能性,但是走到今天已经很疲惫了,图像泛滥,大家在网上炒各种图片,现在我们的同学被这些搞得没有标准了。如一个同学连基本的造型能力都不具备,色彩关系都理不清,随便挥洒两笔就说“我在表现灵魂和生命”,我不知道灵魂和生命是什么东西?这很可笑啊。在云南如果说和学院还沾边的那就是云南艺术学院,毕竟你们办学早,老师也是从各个美院来的,积累了很多经验,你们应该强化学院本身的传统建设,这种传统不是表面的样式,而是如高翔你从莫兰迪出来的那样的路子所构建的东西,不仅仅是师傅带徒弟,而是要把它做成一个教学系统,又如杨一江偏写实,和丽斌偏表现,这都可以自成一个系统,深入地去做语言研究,在这个前提下,再谈开放性。现在一讲反传统,大家很兴奋,可是我们连传统都没有建立起来,怎么反?上次,我和丽斌、薛涛就说到,谈论艺术一定是要有边界的,我们不能漫无目的的谈创造、谈反叛,没有传统如何来的反传统?一种基本的系统没有建立起来,反叛传统如何而来?我们毕业出去的学生,肯定是当代艺术重要的力量,他们有哪样绝活、本领、武艺,都要亮出来给大家看。艺术家最重要的贡献,最终还是要落实到语言——作品本身。有人讲,当代艺术有艺术家,没有艺术史。如果有艺术家的话,那么只有你的作品说明你是艺术家,云南艺术家很多生活得很像艺术家,作品不像艺术家,这并不好。今天学院做的提名展,我提倡一种“文化保守主义”的观点,就是想看云艺办学这么多年到底有哪些东西能坚守,是否能够坚守住?守卫的目的,就是深入地把它往下做,开放的时候,就能针对这种传统提出质疑和挑战,这样变得有意义了,这才能够真正构成学院的张力。比如前东德的莱比锡美术学院,二战后德国分裂,而西德的美术受美国占领的影响,波普席卷了西德,德国人觉得很悲催,他们要复兴表现主义,可西德的学院系统遭到毁灭,而东德因为社会体制,保留了一整套从素描到色彩的视觉文化系统,几百年没有改变,有些艺术家从东德跑到了西德,这些人后来都成为新表现主义的主将。这恰好是他们有传统,有很深的学院主义延续下来的文化传统,这种保守的,视觉文化传统的观看是有血统和文脉的。在云南,具体到我们学院,可以说,以当代艺术为唯一的办学方向是非常糟糕的,这种跟美协以前的专制是一样的,一个学院怎么可能以当代艺术为唯一的办学方向呢?学院的办学应该容纳各种体系,而且应该是保守主义传统的。教学方面应当有写实的、有表现的、也有注重材料,注重观念的,这样才是一个学院。学生可以选择与自己兴趣爱好相近的方向来学习。这种情况下才可能谈创造,如果学生连基本功都没有,还谈什么创造?谈什么表现灵魂和生命?当然也不否认有的学生是天才,一下就能出好作品。但这个和学院教育不一样,学院是告诉你传统是什么?怎么发现你的潜力、训练你的基本能力,等有了这些能力之后,接触社会再去反叛、再去创造。所以我觉得这次提名展的立意非常好,让同学和社会产生关联。也比较开放的把学院本身的系统展示出来。但是我觉得,可能是第一届,做的还不够,老师教学生的那种系统还没有深入体现出来,比如你们能真正教出几个画写实、画表现画得极好的,那就是你们的功劳。
 
和:当时我们商量想做提名展的时候,就是想通过提名展,把学生最好的作品呈现出来,同时也是对各工作室语言系统的检测。各个工作室到底是做到哪一步,成什么样,今天看到的这些学生作品就是一个客观呈现。原本的计划是在这些入选作品中再评出优秀作品,但是确实是没有办法评。
 
高:对,评不了
 
和:评不出来,所以就不评了。没有特别突出的作品。
 
管:我觉得的你们讲的这个比较客观,比较务实。这些作品还是看出学生的基本能力训练是不够的,那就更不用谈观念的开放了。没有基本能力,所谓的开放就是乱整。而且把当代艺术做成一种集权和专制的东西,我是非常反感的。我觉得以后云艺可以尝试一下更开放的教学,比如说昆明有智库空间,为什么策展课不能到智库上?比如新媒体,罗菲为什么不能来教?学院应该引入社会性的力量。选择和其他学院外的机构、老师合作,目的就是让同学视野打开,告诉同学一些基本的东西,而不是说关起门来教学。而学院外的机构学者,只是到学院做一两次讲座是不够的。还应该以工作室的方式来教学,让同学多学习,然后沉下心来认认真真的理解传统是什么意思,之后再开放。
 
高:云南的这个创新确实是门槛太低,基础太弱。管老师刚才提到的这个莱比锡的展览,当时是在北京阿拉里奥做的,我和中央美院的同学都去看过。比如有一张画,就是一个石膏像背后一块土红色。我们觉得真是画的好。感觉它的颜色和造型都很极简,但是他的造型和色彩中所体现出来的绘画品质与语言是他们德国美术馆的体系,与德国的古典画是有关联的,就像一个上下文的关系一样,不是随便乱画就画得出来的。所以像这件作品是在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变化,就让人觉得很有根基,耐得住看。而从其作品讲究的绘画语言中,也能看得出创新在那些地方。所以我觉得管老师刚才说的是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对云南也很有针对性。
 
管:四川美院这个系统出来的画家,在美术圈里面称为川军,但是好多川军艺术家也是玩所谓手上的潇洒,率性、才气、抒情、小清新等等。以前当代艺术完全把学院系统树为敌人、保守,要打倒,但是现在来看,在一个什么都趋新的系统里面,趋新一定泛滥、肤浅,一定持久不了。
 
杨:罗菲应该更清楚西方最开放的这一部分艺术。这一部分的视觉素养其实非常深厚,审美的空间保持和拓展的很厉害。我在瑞典国家博物馆看到一个作品,是两块装修用的那种石膏板做成的。每块一米乘两米,两块拼合成四米见方形状,以钻头穿过板材钉入墙体,一共十二个孔。然后手工抹上石膏,把孔堵上。这是一张德库宁式的抽象画,但是比德库宁放松。这种效果是很见视觉素养的。像管老师说的那样,没有基础就没有办法做这样的东西。
 
罗菲(以下简称罗):对,手上功夫很重要。
 
杨:是,它和感觉的联系很复杂。
 
罗:当我们出去看一些原作,比如杜尚还有极简主义时期的作品,他们的作品从书本上看好像很简单,但是看原作远远不是那么简单,制作和观念都十分考究。
 
杨:学习或许是把自己摆放到上下文中去,越了解,感觉越丰富或许发现创作的可能性越多。杜尚太了解他的领域了,还有我们熟悉的那些艺术家,都太了解自己的领域了。
 
管:一只手要重建学院传统,如果说云艺有这个传统的话,就要重新将其脉络梳理起来。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我们要再谈开放。开放的时候就可以引入许多当代艺术的观念,学生还应当学习些和展示空间有关的课程、策划课程、人类学课程、田野课程。这样的话就能进入当代语境,在当代语境下做作品,这些也是学生必须要学习的基本功。当我们出去看的时候就能发现,这个系统是早就转变过来的了,特别是在德国和英国。表现主义在德国已经是一个完整的教学系统了,有人说博伊斯不会画画,但是这完全不妨碍博伊斯的伟大。可为什么我们两者都不切实呢,第一,没有传统,没有视觉文化传统,没有学院传统。第二,没有传统的基础上我们又乱谈开放,而得到的信息往往又是二手信息。现在有的开放是没有围墙的开放,就是以成功学为样板的开放。学生就会以学院里成功的老师为模仿对象,凭着自己的聪明,三两下就做出一件作品。如果让藏家来收藏这样的作品肯定是不负责任的行为。这种行为缺乏一种做艺术的诚实,而且肯定是进入不了艺术史的。另外就是现在做的一些展览没有批判性,与现实没有关联。比如圭山现在已经成为了旅游景点了,为什么没有人提出质疑?云南在这种旅游文化的背景下对自然的伤害,已经是成灾了。为什么云南当代艺术没有这种对现实的针对性和批判性?
 
罗:非常同意这点。云南现在那么多人画风景,但都没有看到一些最基本的问题,风景在当代文化和艺术处境中何为?在新一代的年轻人身上我发现他们对社会周遭缺乏敏感度,作品都只是和自我的一种关系,呈现出一个特别内缩的一个世界。
 
和:就像恋物癖。
 
罗:我记得曾经云艺在麻园的时候,几乎每年毕业展都会有关于麻园的题材,虽然不是那么敏锐的表达,但仍跟城乡结合部有关。到了呈贡之后,学生的作品竟然和那座“鬼城”没有关系!大家的作品俨然成了一个图像的世界,大家从杂志和视频上临摹下来一些东西,整个知识和经验变得没有出处,不沾地气。其实呈贡也在发生变化,比如下庄村落和黑车市场的形成,但是大家都对这些现象反应迟钝,也不知道如何以艺术来介入。和今天许多西方艺术家相比,我们学生的绘画功夫还算可以了,但大家似乎不知道要表达什么。
 
 
罗:手上功夫怎么转变为想讲的话。不是技术的问题,而是独立思想的问题。
 
管:你用手上功夫干什么就很重要。
 
罗:学生也需要有像先锋艺术家一样的自我组织的自觉。如果提名展将来能推动学生们的自我表达,直到他们中出现有人做作品,有人写作表达不同意见,有人想做事,那将来就会很有意思。
 
杨:现在学生思考什么,或思考得少了,可能和目前当代艺术的物归其位有关。你们在校那几年环境很迸发,我是说概念艺术,尤其行为艺术很活跃,很刺激。行为甚至可以看做理解当代艺术的一把钥匙。那个语境下,年轻人对艺术的感受方式,思考力度肯定要积极得多。现在的语境变化很大,水墨画都回来了。
 
管:中国当代艺术这十年尘埃落定。当代艺术的启蒙意义、思想解放的意义远远大于艺术本体的意义。这点也是个共识,所以老栗讲“重要的不是艺术”,现在回过头来说,重要的还是艺术。因为任何运动或者革命,如果它只是理想,呐喊些口号,那它对这个时代是没有贡献的。艺术今天最重要还是在视觉文化上的建构,改变观看世界的方式,而且改变的是语言本体。我们看很多学生的画完全不像是接受过艺术训练的状态,看不到以往的视觉传统在今天的延续,处于一种悬空状态、很尴尬。在场的老师们是怎么走到现在?你们是很清楚的,大家对传统是有敬畏的,对新潮是敏感的。但是现在的学生就是两者都不靠,完全处于自嗨状态,甚至艺术本身对他来说都不是一个重要的东西,这样的学生,你来学美术做什么呢?所以我觉得真的要重建学院传统。云南一直都是有这个传统的,从早先的廖新学、刘自鸣,到姚钟华、刘付辉,那些老先生怎么过来?到现在是怎么回事?他们自家是有脉络的,不是孙悟空从天上掉下来的。既然是这样,那重建这个系统为什么不可能呢?如果不告诉学生这些,他们就吸收不到营养。整个云南艺术生态是怎么回事,我们应该有一个客观、公正的学术态度,而不是帮派观念、宗派观念。
 
高:其实管老师说的这个我是有体会的。因为原来在搬呈贡之前,艺术学院组织一些老师讨论说学院要做些什么事情,因为搬新学校还是带来了些紧迫感。我当时就提议说,最紧迫的还是要整理和梳理出一套云南艺术学院的学术脉络。这个脉络梳理好了之后再把它贯彻到整个教学上。随便举个例子,中央美院基础素描教学中, 学生可以看到几代前辈的原作,徐悲鸿先生画的石膏像,朱乃正先生画的维纳斯石膏像,刘晓东,喻红画的大卫石膏像,他们画的手法虽然有一些变化,但其根本性的东西还是不变的,比如造型、感觉、表达的情绪等等是根本的问题,学生一看就明白。而且艺术本身并没有先进和过时的问题。如果云艺能建构一个系统、全面的艺术学院的学术脉络,并应用于教学中,并在这个基础上有所创新,那学生的作品就会有根基了。
 
管:我觉得云南可以做的还是有很多,比如就可以将这次提名展作为一个契机,从学术层面来做一些工作。这种工作都不要好大喜功,像刚才丽斌讲的,务实,把现状、问题摆出来,再接着往下推进。现在来看,云南很多老师做学术、带学生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应该以兼容并包的心态,从学术的角度做这个提名展,也给大家一个机会来讨论云南当代艺术的问题。以后我建议做些小展览,不要做大型提名展。比如说以杨一江的教学系统做一个展,提前一年就需要有人来开始准备工作。梳理你到底怎么想的,怎么看待基本功,怎么看待潮流、造型。最后由你自己来提名,然后我们大家都参与讨论。把展览做精致些,不需要提名很多人,只要凸显出展览的意义就可以了。
 
高:你说的是专题型、研究型的展览。现在看我们这次的提名展,就是种类比较多。
 
和:学院教学的问题还是很多的。这次提名展只是把问题呈现出来,根据这些问题再做调整,毕竟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提名展。
 
管:我觉得这种想法好,就是把教学和学院的传统先做一个梳理。
 
高:云艺那么多年来都是一个没有将传统梳理过的学校。
 
杨:办学年代久了确实需要梳理,梳理多了,认识也会清晰丰富起来。
 
高:还需要有有水平的策展人,有人写评论。
 
罗:云南在学术上整体较弱,无论是传统还是当代,都缺乏梳理和判断。
 
管:不弱了,只是现在云南的当代艺术就是只谈帮派不谈学术。学术就是对事不对人,要尊重真理。
 
罗:这次展览,学院里的同学都应该来参与写作。
 
管:对,让同学也写些东西。不要总是我们这些人在写。同学写文章哪怕是幼稚一些,也不要不让他们发言。像我的工作室就建立了公共微信,学生写了之后会给我看看,之后就直接发出来,得到的转发量也很多。要鼓励同学们写,不要盲目的服从权威,要自己去创造,要使他们自己觉得做这些事情是快乐的,要对自己有信心。有时要用学校外围的年轻评论家一起参与,可以扩大影响增加公正性。以后做提名展最好在10人以下,这样可以提高毕业作品的水平,对学生也是一种挑战和竞争。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