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观点正文浏览 2018年7月21日 星期六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骚年和斌
作者: 林善文 上传时间: 2014/12/1 来源: 本站 浏览 2366 次 评论 0 条
                  
  艺术家可以有多重身份,用多重身份来传达他对世界的态度和影响。对我来说,我不会把自己定位为艺术家、画家、策展人或者教师,我都是,又都不是。我和这些角色构成互动关系,也构成了完整的艺术表达。
                                                                           ——和丽斌                                                
 
  和丽斌在云南是一位特立独行的艺术家,这一说法并非是指他作品的个人风格面貌非常突出,而是说和丽斌是一位非常具有行动感的艺术家。多数的艺术家看他们的作品是可以想象得到他们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工作室创作,比如很多的书画家和那些精雕细琢的油画家,和丽斌不是这一类艺术家。不必举例说他做了那么多的行为作品,他经常到各个地方写生创作也不用提,就单看他的绘画作品,你都仿佛可以看到他甩开膀子,左右开弓,时而沾点调色油,时而挤油画颜料——换笔——擦笔等动作。
 
  和丽斌的作品,是要让人看了会兴奋、会有动感的作品,而不是让人安静安静不痛不痒。不管哪一件作品都可以看到骚年和丽斌。他的作品所焕发出来的活力,让人不可阻挡,他是一位精力过剩或者说是一位激情燃烧的艺术家。和丽斌一米八零的高个,够宽够块,能量就比一般人大。
 
  和丽斌长得人高马大,内心却是细腻温和,有罗曼蒂克情愫的人。 他的作品富有诗意,具有浪漫主义的色彩,他最近的作品每件都有一首诗,他先写诗,后创作作品尽量让作品实现他想要的意境;他喜欢到户外创作,与风儿对话与太阳调情。他2007年创作的《行走日记》,行为作品——长发散漫拖地的《思绪》、《聆听》、《遇见梵高》等,或者欢乐,或者忧愁,让人浮想连翩 。他的多数风景写生作品,也都是天高云淡,风和日丽,给人带来喜悦之感⋯⋯
 
  和丽斌的作品超越诗意,有更高一层的生命哲学的深度 ,有更多精神意义上的取向和诉求。他画田园和乡村不仅是表现光影和色彩的美感;他画裸山和荒原并不仅仅表现自然有多么险峻又有多么的壮丽。人心的荒芜,生态环境的破坏,田园的消失,人的迷茫、无助、放逐都是他创作的主题。他的《云山》、《林中路》、《幻灭》、《荒原》等系列作品都给人带来压力,而并不是欢乐和诗意的情绪,和丽斌是一位擅于运用视觉图像传递思想的艺术家。再以他的行为作品为例: 比如耕种自己影子的《时光•麦田》, 在梨树下沉睡的《归》, 向着逃离村落的方向在飞扬的灰尘中奔跑的《离》,试图从自己的影子里撕裂、挣脱出去的《影子》 等作品,都展现人与自然意志的相互角力, 在一本正经的叙述中,你会看到了诗意之后的落寞,人的渺小,看到人与自然的相互中伤。
 
  和丽斌强调艺术家个体在社会中的力量。他是一位内心纯粹的艺术家,他所做的行为作品,都有一种理想主义的色彩。我从强大的社会现实,从千千万万的从艺术身边路过却并不关心艺术家在做什么的群体中出发,我会想到唐吉珂德。有时侯我在想,丽斌做这些作品有什么意义呢?艺术是多么的单薄和没有力量?!何况在云南这样的边陲小城,艺术能够改变什么?我并不抱以太大的希望。丽斌不会这样认为。他想,所以他就去做了。艺术感动了他,而他的艺术感染我们这些他身边的人。 他在努力,作为一个榜样,我们也稍微使点劲,一起往前走。艺术的路上,我们就不会孤单。他是我们的参照。
 
  和丽斌是云南之子, 他的作品在云南落地生根,接纳风雨。从他早年创作的综合材料作品《来去之路》到后来的油画“风景”,做的和画的都是大山大水:云南的虎跳峡,东川裸山、红土地,从滇南到滇东,从“荒原”到“梨园”都是他关照的对象,与经典山水与自然——与阳光雨露的交融胜于他与他人的相处(他并不表现都市生活),在他荒原的大地上只有他自己“一人”。想要获得人生的干净和通透要回到“自然”之中,艺术家是如此的渴望少一些人心上的浮躁与浮华,能与天地山水交朋友,对话谈心,重建人与大地之间的关系。
 
  苏东坡有段话,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人生,由生到死,就像流水由西到东,明月由盈而缺,是周而复始,并没有真正的消长, 时光流逝生命本身其实也没有变化。在苏东坡看来,人与自然是一体的,自然无所谓生死,时间的长与短,永恒与变化也是相对的。将自己的生命都投入到自然界无限的境界当中,享受每一分生命、月光、清风,就是永生永恒。 人活一生,怎么过才过得有价值呢?和丽斌对于自己的人生是看透和看懂之人。选择艺术,在这条道路上尽情交欢,无所谓得也无所谓失,他多次谈论到自己从事艺术事业时的无目的性,是随机、即兴的、表现的、书写的,把自己称为“行者”,一直“在路上”, 艺术不是他营生的手段,而是他的生活,是生命自身。
 
  和丽斌是云南艺术界里青年艺术家的一面镜子。我很少看到有像和丽斌这样让自己的生活和创作状态暴露于日光之下如此“入世”的艺术家:创作,教学,策划展览,撰写艺术评论,从事艺术推广并写诗,如果是以强度来考量一位艺术家的劳绩,翻一翻和丽斌的履历您就会看到他的人生有多么丰厚。
 
 
                                                                   2014年11月2日                                            
                                                                   林善文于翠湖之畔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