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访谈正文浏览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无趣的风景,有趣的生活:陈流的艺术感悟
—— “天容海色 曲水流觞——云南油画家海南创作”分享座谈之(三)
作者: 上传时间: 2014/12/4 来源: 本站 浏览 2692 次 评论 0 条
时间:2014年8月26日
地点:文达画廊
主持人:林善文
主讲:陈流
嘉宾:杨刚、张磊
录音整理:赵起霞
 
林善文:“无趣的风景,有趣的生活”是陈流老师为自己的分享会定的题目,请您为我们解释其中的内涵。 
 
陈流:风景对于我来说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它也不一定是很美的。我理解的风景并不是大家常去的景点,例如这次去的南海观音,其实它与我们的生活离得很远,它就只是一个景点。我理解的风景是生活的浓缩,是对生活有过深入接触了解后产生的真实感触。在了解之后我会与它发生一些关系,这才是有趣的那一部分。
去到海南,选景都不是太理想,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美。当时我们去了三亚最脏的那个海滩,那里大多都是海南本地人,我认为那是最常态化最有人情味的地方,这就是我所谓的景点。我认为一个艺术家最终是要走到最真实的层面上去面对自己的情感,面对自己所了解的东西。所以我想的风景不是大家想的那么美、那么有趣。我在海南时说过,我不想把这次海南行做成一个有预谋的写生活动,所以第一天我画了祝巍和当地的一个海南人,在这个过程中找绘画状态。因为我不想对自己不了解的景急着下定义,直到在同一个景呆了几天后我才慢慢去表现它。我想艺术家能力的体现就是把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东西变得不那么平凡,所以把一个很无趣的东西变得有趣起来是能力最直接的体现。如果对象本来就很美,做一些简单的复制或直接的表现,你就是跟着风景在走,那你的主观性、主动性将无法得到体现。
 
林善文:这次写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见陈老师画画。大多数人看到美的东西会很兴奋急于去表现,但陈老师不是这样,而是去寻找自己认为有特点的东西。常听陈老师说“怪”这个字,喜欢怪的东西。从您的画中并未看出怪来,那么您对“怪”是怎样定义的?
 
陈流:我看所有东西都觉得挺怪的,看别人、看自己都挺怪的,如果某个人的某种特征太强烈我就会觉得他是怪咖,怪的东西特别能勾起我的兴趣去表现。如果我发现他这一特征是别人没注意到的,那我会以个人的直觉判断把它作为我创作里的一些元素,那我的画就会更有特殊性。但我不会刻意的去作怪。这次海南行前,我在昆明就已经想了很多,因为我老画云,这次活动最先取名是“当云遇到海”,然后我开始策划一个画海的状态。但去到海南的第一天我们被带到山上去,就让我感觉像是在云南。当我对一个事物提前做出判断,在作画的时候这个判断往往会成为我进入到绘画话题的一种障碍。到海南后的第二天大多数画家都已经进入状态开始画景了,但我不急于着手去画。因为我一直认为海南行是带有一定学术成分的,所以比起以往自行去的写生我这次的态度更端正。花了很多时间去找状态。
 
林善文:绘画有很多种表达方式,为什么您选择具象写实这条道路?
 
陈流:我比较怕别人说我的画是照相写实,曾有几个老画家说我的画是典型的照相写实。我画的画有一些是编出来的,所以远景、中景、近景的色彩非常接近,我承认这对藏家或是对自己是很不好的。但我就是想离“照片”远点。我为什么以具象写实为主,因为一开始我想用它来证明我绘画的技能,从我准备高考时就朝着具象写实这个目标进行训练,这种状态一直影响到大学毕业后,一路走来都是靠技术。技术是最初级的层面,但也是作为艺术家最根本的东西,就像运动员必须会跑步一样,技术是非常重要的。近几年云南好多画家放弃了技术,并为自己找到了各种理由去说明自己可以不靠技术去表达观念。学校教学也越来越强调观念性,对技术进行消解,我一开始积极参与到当中,但后面我发现了一个问题——现在大家特别擅长把一个东西消解,但没有人想过去重组。所以我选择了技术,并强调自己在这一领域坚守的底线。
 
林善文:您作品的色彩维度区别不是太大,后印象派画家高更在画画的时候是会去夸大色彩本身的对比,那么你对色彩有什么看法?
 
陈流:高更属于色彩的一个极端,他把颜色夸大。还有一种极端就是把颜色抽离掉,画面的颜色会慢慢被剥落掉慢慢的升华,进行一些微弱的对比但力量依然在。就这次写生而言,我知道时间很紧,所以我要形体、构图、质感,但唐志冈老师与我相反,他留下的是一些主观的东西,一些微妙色彩的对比。
 
林善文:您擅长油画也擅长水彩,但这两种颜料的表现力有很大反差,您是怎样处理两种不同的材质要求的?
 
陈流:水彩与油画是一个系统,水彩在绘画体系里是油画的草稿部分,古典油画是从薄油、透明画法开始的,严格来说几乎和水彩一模一样。只是水彩的水性控制上没有油性那么好控制。我曾经跟一个乌克兰的教授聊过水彩,他说水彩是非常重要的,所有油画的基础训练都必须有水彩,但自水彩传入中国后,水彩越来越变得小品化。
 
林善文:艺术家的成长过程看似很轻松,但其实是非常艰难的,每一门技术都得去尝试了解。 杨刚先生对陈流老师的作品有什么评价?
 
杨刚:我有几点想与陈教授交流。第一,您能把看似普通的东西找出怪来,而且我认为那种怪是建立在美的基础上的,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我在选择艺术品收藏时会先选择美,由此也可以看出艺术家的基础。第二,我觉得陈教授的格调比较高,画的画比较干净,就陈教授的人来说,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正常的人,就这一点在这个圈子里是很难得的。为人很宽厚,包容。与他相处从不会觉得他是怪咖。这一点也正是吸引我的地方。我觉得这样的人会非常的持久,他做的艺术会随时间的变化得到升华,每一次看他的画都会有这样的感觉。第三点,我从他的话中得到了启发,他说“容易的事情其实是很不值钱的”。陈教授是我见过难得勤奋的人,这让我很敬畏。同样,我觉得教育就是要给人启发,给人有美感。
 
陈流:我认为自己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但我能记住的东西只是很美的或很丑的。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普通人,所以我会把自己融到画里去,去体现它的特殊性。我画画目的性很强,我只画我想要的。造型看上去像画家的一定不是画家,真的艺术家是很正常的,跟普通人没两样。至于勤奋,我觉得我们并不是勤奋,只是因为我们只会做一个事情,所以我们只能在自己只会的这个事情上做到最好,以前我主要是想在这个圈子里证明自己,现在我画画只是抱着一个玩的心态,现在想想以前我很不对。
 
观众提问:您觉得现在的艺术青年该怎样去做,往哪个方向走?
 
陈流:其实我和大家都差不多,都是这样过来的,很辛苦,有过坎坷。如果说到分享的话,我觉得我谈不上成功,我觉得我还在成长。但有一点就是可以和大家分享,我很早就发现自己的优缺点,我知道我不会做官只会画画,所以我就努力的去画画。每个人都要真实的、客观的去对自己进行判断,但自己的缺点或弱点还是要去勇敢的面对,解决它。越难的东西会越有意义。
 
观众提问:我在北京看过您的展览,今天又看到您的画,发现您现在的画更接近自然,更直接地去表达自己。
 
陈流:人都会变,就像刚刚说的,以前画画太想去表达自己,但现在回头来看觉得自己不成熟,刻意找东西调侃,刻意找些话题,经过了很多之后就会丢掉一些那时的习惯。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4 中国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