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访谈正文浏览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海南座谈会
作者: 上传时间: 2014/12/4 来源: 本站 浏览 2230 次 评论 0 条
时间:2014年7月30日晚  
地点:海南
主持人:林善文、张光华
出席:唐志冈、陈流、段玉海、白实、刘亚伟、金志强、张志明、张珂、苏晓旺、苏家寿、苏捷、刘晶、祝巍、杨艳、张光华、林善文
 
林善文:我们今天是为这次云南油画家海南创作行画一个逗号。6月初我和张天纬先生、祝巍共同商量说策划这个活动,然后开始跟在座的每位老师沟通,得以成行。云南的油画家到海南写生,希望通过这次写生活动能把云南的风景画从学术角度去做一个更好的梳理,把云南的风景油画推向一个更高的高度,这也是大家一直以来想做的。据我了解,云南艺术家的作品风格面貌比较全面。我们想看到的是我们的青年艺术家和老一辈的艺术家在观察上和绘画语言上有什么不同,我也希望通过这一次的交流来了解各位的想法,近距离的观察各位老师的创作方式和对艺术语言、艺术观和艺术想法的把握。这次活动我们也邀请张光华做艺术评论,希望她在学术上对云南的画家做一个梳理。今晚有几个主题:一是,我们为什么要到海南来,云南和海南的差别是什么?每个艺术家的选景到构图都有自己的表达方式,请每位老师都讲述下自己的艺术立场。之前唐老师也提到过云南的户外写生在云南或者说是在全国已经有很深的渊源,我个人观察当代艺术概念性的延续和许多概念性的表达,在09年到12年之间并不再那么流行,很多艺术家开始静下来研究自己的语言,画自己真正的内心想画的画。我理解这次活动的主题不仅仅是讨论作品所承载的情感,表达的想法,更重要的是找出在风景画里边每位艺术家真正的、独特的迷人之处。
 
张光华:我很想听听各位画家这次参加海南写生的出发点和个人预期的收获。 我们这次从云南到海南来写生也是一个很辛苦的工作,这几天的感受是什么样? 那么我们可以交流一下我们这几天的收获和感受,下面我们请唐老师来谈一下感受。 
 
唐志冈:这次活动结构上分为三个层次,分为三个点,面对接下来要面临的问题我们要把握一下三个方面:一是媒体,媒体如何来报道;二是画廊,毕竟是个商业性的活动,画廊如何运作,不受学术的干扰;三是艺术评论和策展,通过与艺术家的交流如何来写评论,如何定位这次活动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之前,印象中比较重的风景画的展览也比较少,我们这次活动有点商业性但是我们在学术上不能与非商业性的展览有差别,应该按照探讨学术的层面来进行,只是我们的活动会更落实到一个现实的问题中,这也是评论家和策展人需要努力的事。我比较喜欢写生这个概念,画的内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画写生,直接绘画。这种方法可以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说起,从这样的现实出发最重要的还是要把云南现当代绘画讲清楚。就云南绘画得以提高并走出去的意义上来讲,我们这样的活动和今天的讨论必须要有长远的思考。从我个人讲,我希望是通过这样一个活动以点带面从个体的方向出发向整体的发展。要从一个自然的角度出发,表达对自然的态度,回到绘画,我个人觉得今天所做的一切最重要的就是回到绘画。云南更有条件讨论回到绘画的话题,回到绘画本身和它的深度,我觉得我们可以做这样的事情把大家都统一起来,回到绘画。回到绘画到今天也是个很时髦的问题并也靠得住得多,它有很多可能性也有很多内容可以讨论。我觉得云南从风景上来讲差不多就是三种类型的风景:一种是图像;一种是意象;然后就是早期本土从学院艺术发展下来的本土风景。三种类型都有各自突出的代表。我们出来做这样的写生活动,希望不是为了写生而写生,用‘云南的云遇到了海南的海’的概念是解释不了这个问题的。我们个人的目的只有一个,在这样的特殊条件下,我们画面的内容不是我们讨论的重点,回到事情本质上去。
 
张光华:学术支持这一问题也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刚刚唐老师提了个很重要的问题,针对《现代之路》(注: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上批评家提出一点:为什么把形式主义的路线弱化了,他们一再强调云南在80年代以后的云南重彩画在全国的影响力特别的重要,在这样一个舞台,它的现代性的意义在当时的条件下也是非常重要的。当全国都在搞红色创作的时候,云南人已经走出了一条向名族和风景研究的路线,这也是我理解唐老师为什么一直强调绘画在这写方面的理解。云南的艺术包括写生的状态一直停留在比较随性的自由的文化上面,在写生里有更多的绘画语言本身的寻找和建树的过程里边,所以我们是要做横向上的对比还是纵向上的研究显得更重要一些。如果是和其他地区的艺术家做横向上的对比,但是我的观点是我们要做一个纵向上的深入的研究,这也是个系统学术上的范畴,那么它的关联性在哪里。在“偏绿”这个展览的时候大家提出了两种方案:偏绿是一种与自然相关的态度那么与社会相关的态度在哪里,这也是我们一直讨论的问题。我们是叫风景写生、风景绘画还是叫写生,怎样去定性这次的活动?不管什么样的题材都涉及到一些绘画里本质的问题,也有社会态度的问题。学术观念是在一定社会形态下的潜意识的影响在绘画上的体现。目前我们所做的策展和学术上的批评都基本同意唐老师提出的这两大个问题,也希望其他的艺术家有新的问题和更好的建议能和大家探讨。
 
唐志冈:写生风景的重点是写生,但我们不要把它理解为一般的风景写生。风景写生就不是一般的风景写生,它跟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和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密切相关。风景本身它就有社会问题,风景本身就有一定的社会性。但是不同时期的人画风景肯定是不一样的,今天我们面临什么样的社会问题,是一个污染的资源匮乏的不可逆转的破坏性的时代,那么艺术家潜意识里的表达虽然画的表面是这样但是它的语言本身是有这样的精神内涵在里边,所以这是一个精神性的话题,这也是今后云南风景画的关键。我们不要就这样一个展览就把我们所要求的精神上的高度呈现清晰,但是在我们的工作当中要呈现这样一个目标和立场。回到绘画本身的原因与它的绘画背景,时代性息息相关。前人怎样绘画,我们怎么绘画大家都有自己的解释。我们希望通过这次的活动使以后我们的工作目标更加的清晰,只有通过这样的活动,云南才能有一个新的呈现。怎样做出云南自己的东西来我觉得还是有这样的可能性。
 
林善文:这确实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就像刚刚唐老师所提到的问题——图像绘画。在这次展览中我们一定要体现它的丰富性,体现每个艺术家的不同。
 
陈流:首先我觉得唐老师今天把这个话题谈得很深。我一直在想你的作品如果本省就一个艺术品的话那么当别人发现你作品的时候别人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或者是这件作品的,是把它当成一个艺术品还是工业的废料或者是人类工作过的痕迹?如果别人还能把它当艺术品来看那么他可能就是回到了艺术本身,所以当唐老师说道绘画的时候我觉得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关于写生的话,我们都梳理的比较清楚,从我们对一些艺术观念从不熟悉到熟悉到厌倦到现在想重新回到绘画本身,这本来就有一个周期,而且我个人就在这个周期内。就写生而言,我这次来本来就本着对生活的偶然或者是必然而来的,但是过程也是我们生活的体验。我也很认同唐老师所说的我们的世界是乱麻麻的,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越来越没有归属感、生活越来越没有规则,人们也越来越不讲求规则,无论是从绘画的语言、形式还是绘画最核心的专业性,绘画已经变成了一种噱头,但这些和绘画本身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这次来我希望认真去体会绘画的本质,包括看唐老师的绘画为什么会通过普通的景来传递出他要表达的本质,我想往这方面靠拢。换句话讲,要解读一个画家要从他的作品开始。所以画一些正在消失的景或者是正在改变的乱麻麻的世界对我们来讲是重要的,所以我更愿意画一些所谓的正在消失的风景,在身边一晃而过但大家都没去注意,更好的把自己身边生活的状态体现出来。
 
刘亚伟:我想讲的是这么多年在触动绘画和文化相结合的点上,我们云南是我关注到的我们引进了很多展览,例如张大千、徐悲鸿、潘天寿、潘玉良等人的作品,不得不讲这促进我们本地区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这是我感觉到的比较欣慰的。我特别赞成唐老师所说的,把绘画艺术提高到文化的高度上来,怎样把绘画和文化结合起来,怎样回到绘画本身上来。艺术只有完善补充,不分好坏。作为我本人来讲,我们为什么不能去探索一种新的绘画语言,我觉得你所表现的东西一定要和你的内心相吻合,否则艺术就失去了专业性。比如我的作品“渴望遗迹”就是说我想通过画家的笔来表达我的内心的祈求,没有人定胜天的说法,只有尊重自然,保护自然这才是我们要做的,所以我认为画家首先要在心里留住自然。所以在这样一个自然环境受到极大破坏的环境下,艺术家从内心的东西去表现你所想表现的东西才有绘画本身的意义。
 
段玉海:因为受到经济的影响,感觉比较纯粹的做艺术的作品越来越少了。90年代我们在做当代艺术这么长时间为什么展览中没有太多的收藏家会来收藏你的作品,但今天,就像唐老师说的,我们的生活太混乱了,还有一点,我们现在到海南的作品如果要把它提升到一个高度是不可能的,也没有必要。写生这类作品在云南或者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一样的,所以不要太强调来海南这个地方写生,这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不管在哪个地方都是一样的。云南要走到全国这样一个平台这样一个高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老画家不能退休,新画家要跟上脚步,否则就会断层。比如王克举、张冬峰、白羽平等这样一批画家你喜欢不喜欢他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风景这一方面在全国的舞台上他们已经有了一席之地,不管你人不认同它都在那里,你是诋毁不了的。所以我们要做到这一层面我们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因为我做了很长时间的当代艺术感觉很累才转到风景写生。在风景上我们的精英差不多都在这次活动的人中,但是放在全国的高度我们还有一定的差距。绘画不外乎两个问题:形和色的关系。画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完成后是一件艺术品,所以绘画可以不择手段的做,那么我看到的状态,形和色的关系,特别是造型问题都很难有很好的统一。这也是一种艺术形式,绘画本身的东西,是绘画的生命。绘画不管是什么形式,艺术性很重要,重要的是它是一个艺术品。所以对于整体来说,我在努力但是我的态度比较悲观,所以总体来讲我们云南的风景需要努力。
 
唐志冈:段老师的想法有点过于悲观,你有很多画色彩特别艳丽其实画的特别好,但是你谈到的很高的境界,我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感受到但是我感受到了,你的审美趣味是很高雅但是情绪有点太悲观。就像陈流老师的画画的非常具象也特别不错,我们还是不能太过悲观。我最害怕的是把画画当作一种阴谋,比如我来海南以前我就会想象一下来了以后的状况,我要怎么做来吧自己的能力表现出来,已经有了一个局然后我就去画一些体现自己能力的东西。所以唐老师的这种境界不是所有人特别是我们年轻人所能达到的,我们还是在颜色、构图、习惯上来展现自己的能力来套一个套路。唐老师的创作已经在这样一个场合能够熟练的创作表达自己的态度,所以要单独说是形和色那么只是基础的基础,唐老师已经把这些东西上升到一个高度,表现的特别的到位。行和色本来只是最基础的东西,但我们往往在最基础的地方出错,为什么唐老师能驾驭这个问题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唐老师表现出了他内心最真诚的东西,是发自内心的,把他心中的诗表现在画面上,他感受到的来感动自己,这也是最难做到的。
 
金志强:今天画完最后一张海南的水,海南的椰子树和我09年画的城乡结合部那些乱麻麻的东西反差特别的大,静下心来刻画一下这些甜美、苦涩的东西对艺术家也是一种挑战,唐老师也谈到,不管你怎么画,这次来海南写生也就是画出艺术家对不同地区的感受,对现代的油画你怎么看。刚刚大家也谈到现在大家所关心的问题,你看了碧水蓝天,你看到的城市的污染这些也是艺术家所关心的问题。所以不管大家画什么都是艺术家自己的表达,从本质上说就是大家所说的回到绘画。我这次来最大的感受就是你感觉你对这个不了解,还有自己存在的问题也是普遍存在的问题——表达形式过于单一还有段老师说的造型问题色彩问题,所以画家本身对于自己的要求,还有是不是我们这一阶段热情的问题,艺术需要热情。所以最主要的是自己的感受,我们的感受就是我们表现出来最真实的东西,这主要是艺术家的问题。在这里我也想对批评家提一点要求,云南风景的问题从03年风景大家画开始到现在我觉得云南的艺术理论的支持引导要经常有个引导,最近展览也多了,看艺术家的展览本身也就是对自己本身的提升。要找自己的语言和表现形式需要不断的学习,大家都在画风景,艺术家精神和情感的表现一定是艺术家自身情感的表达。艺术是个人一生的事,能不能成为大师,离不开自身的不断修炼。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最近的海南写生一直在回避一些景,回避自己特别感兴趣的景,有时候我们不必回避这些问题,应为这也是这个地区的代表。我们现在搞写生这个问题还比较停留在教学的阶段,就是还停留在数量的追求,不考虑思考,量的积累引起质的飞跃,它是一个不断增进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刘晶:所以我们今天更多看的是这个人画的好不好,甚至我们今天没有人关心蒙娜丽莎是谁,画的好就可以说明一切,所以我想做的就是先把画画好,最基本的东西做到,这可能也是我们的学校和我们的年轻人最欠缺的一部分。比如我们画一片天有没有画对,一片海有没有画对还是像唐老师说的我们只是在照猫画猫,这也是我们现在要解决的主要问题,这也是我最大的感受。
 
苏捷:可能刚开始有点设想,没来的时候有很大的期待,但来了以后我最大的发现还是要面对自己,其实刚才各位老师说了很多绘画语言这些我也特别认同,包括我们遇到的一些问题,风格画这种说法我也认同,但是从更长远的角度讲,比如历史的脉络,有段时间大家画的一样,有段时间大家画的不一样,但是我觉得这不是最重要的,超越这个事情的本身,面对自己真实的感受。这个“真”是什么?第一点我觉得是独立性,你到底感觉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当你面对一张画的时候,你和自己做一场思想斗争你回避了什么?这是身体上的疲惫,更重要是心灵上的疲惫。我没有做到很好但是我希望是这样的一个方向,那么在整个过程中,包括刚才听了各位老师的发言也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很认同他们的观点,当然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到了今天画了第七张画的时候,能听各位老师讲绘画本身,讲我们如何在绘画,我也有了很多自己的看法,如果画画的人大家拼命的在讲画画,如果我是一个搞当代艺术的或者是一个搞装置艺术的我就说这个特别好,大家总时不时站在一个对的立场上来说别人存在的问题,我觉得到了我们这样一个年轻人的状态上其实我不太赞同这个观点。大家都站在同一个高度上来做自己的选择,但是你选择了做这件事情以后你不能否认别人的存在,那么我们的语言就是你在选择了做这件事情以后我能把这件事情做到多好的一个局限这是我想做的。我觉得我选择绘画就是我只想做我自己的事情。
 
苏晓旺:这次出来画到现在,我最大的问题就是画面的主题性的东西是什么,我画一张画所选的景哪一部分才是我要表现的东西,我们容易画着画着就跑偏了,这是我最大的问题。
 
张光华:我们之前在讨论的时候,林善文比较想在细节的绘画语言上来进入,当时我就提醒他,艺术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如果谈的太细我们的时间上是不允许的,在话题上也不太容易展开,最后通过我们的讨论发言后也证实这个观点。像唐老师等这样年长一些的艺术家已经在思考自己的绘画表达的能力和表达的需求方面,已经超越了基础的层面开始关注文化上的问题,把自己的绘画放在一个更大的更高的领域里去思考,你的绘画对历史的社会的价值的贡献在哪里。而年轻的艺术家可能还在纠结于自己应该画什么,怎么画的问题,还是一个比较自我的绘画的本题领域的层面,我觉得这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在各位老师的带动下可能会更好,但是通过今天的几个话题我也希望能解决一些我们依然没有解决的几个问题就是:一,我们云南的写生也好风景也好不管它的题材怎么样最终我们还是在寻求一个我们能创造一个多大的价值的问题;还有就是我们应该怎么努力,我们的空间有多少。本来希望通过今天的座谈和长期以来的工作能寻找到一个答案,但现在发现这真的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不是我们通过几次研讨几次展览就能解决的。我们要真正给这次活动在它的节点上它的重要性突出在什么地方,那么这个在文字上也要有所梳理,那么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上升到对表达和绘画的本题语言到底是一个什么关系。有的人可能在研究怎么表达叙事性的问题或者是绘画本身的记述性的问题,但这也是历来西方或者中国传统绘画体系里面都有的一个关键点---艺术是“僵”和“神”的问题,太过于注重绘画的技术性的问题后你会走向一种僵气,引用陈流的话就是说有的人画的画就不是人,但是有的看上去就是活灵活现。大家选择生活方式的不同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在以后的绘画过程中有更多的思考,尤其是年轻的画家,这也是我们今天讨论的比较重要的问题。我们现在讨论不清楚的,没有明确答案的,还有就是在大家的讨论中有矛盾的针对点,本题语言和表达的方式的问题,比如说唐老师说的本土油画的问题,还有就是印象性和图像性的问题,其实它只是绘画的语言方式的问题,但说到本土油画它就是一个历史脉络和传统的问题,就是时间、空间和纬度我们怎么去把握,这也是我们整个学术基础里包括大家一直在组织各种写生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互相发现来达到我们最终要达到我们最终要达到的目的。最后一点,我觉得今天的研讨会大家都对唐老师的观点达到了一种更充分的认识和认可,目前把他对绘画的一种表达作为一种最受肯定的方式。我在我的总结中有一个问题,就是写生和你在工作室的创作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在绘画的语言方式上有什么区别?大家只讨论语言不讨论表达的需求的话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你认可的一种题材里你都已经事先有了你自己的艺术观念。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两个问题都是有关系的。但是我们很多人已经在分开来谈这个问题。今天我们所有的问题都是针对了写生而忽略了创作,如果我们把这个问题从最基础的条件上去考虑的话我们其它的两个问题都解决了。
 
唐志冈:你说的这个问题很重要。所以我现在画的创作和以前的画的语言也是一致的,他们之间不冲突,不矛盾。其它的几位画家也一直在从事风景创作,本来就是很专业的,这是个专业点,不会是分离的对抗。你们在写文章的时候我想提两个关键的建议,云南不出大师这样的话题在文章里面要尽量回避,还有云南画家轻飘飘的概念我不太同意这个说法,文化不能有统一性,对待一种文化的样式和一种看法要有一个立场问题,从生涩、八五到90年代云南的画都不能在文化大一统的前提下讨论,如果在那样的北方文化的背景下来对待这个问题他就没有多样性。美洲文化也好欧洲文化也好,或者是中国东方文化也好各有所长,你要说一定要追求油画的那种厚重它也不是一个唯一性。东方绘画和伦勃朗比谁轻谁重,这只是不同的画法,不要怕我们轻,也许我们的轻恰好是我们的特点,也可能我们就是要走“轻”的路线,这也是我们有地域性的文化背景。在谈地域性的时候如何面对这个地域性的问题,所以在说风景画的时候我特别不希望说成是云南的画派,不要有地域性暗示。讲到画家的时候如果不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你就很难把这些画家统一在一起。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包袱,从画家的个体上来讲把大家串联起来。客观的来谈,每一个人,只是一个开始。
 
祝巍:这次难得大家难得聚在一起来到海南,很客观的讲,我对这批作品还是特别满意,至于我们的下一次怎么样我们先不考虑,最主要还是要把这次做好。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的问题,但是我希望我们这次展览作品所呈现出来的作品本身给人的感觉,不管在哪里画画场地不一样但是我们创作是没有变的,我更在意的是画面带来的效果,愿不愿意为此买单也很重要。因为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觉得绘画本身的东西我是一个外行,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说我是希望通过跟着大家一起来然后寻找一种模式。怎样把写生、展览包括一些有主体性的东西把它做成一种模式,然后让以后我们这种写生的模式不管是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要越来越好。
 
唐志冈:回到绘画大家今天已经达成一种共识,大家可以把它当成一个成果,也是我们今天研讨会的成绩,既然回到绘画大家都认可,但是大家怎么来谈这个事,怎么来做这个展览?接下来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录音整理:赵起霞)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4 中国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