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观点正文浏览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出门与回家”之间
作者: 尹敏 上传时间: 2014/12/11 来源: 本站 浏览 2114 次 评论 0 条
我步入丛林,
因为我希望生活有意义,
我希望活得深刻;
汲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
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
以免当我生命终结,
却发现自己从未活过。
 
              ——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瓦尔登湖》
 
  大多数的人青春时期都会有个冲动,就是想离开家。似乎远方总在召唤,远方有自己的梦想和理想,于是背着行囊上路,开启“离家出走”的旅程。艺术家更是如此,他们在不断向外寻求更多可能性的同时便开启了自己的艺术流浪生涯,这里面既包含着地理意义上的出走与流浪,更蕴藏着精神上的出发与探险。他们抑或是顺从身体和激情上路,抑或是在当下处境中做出无奈抉择。这样的“出走”,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一种思想,一种向往精神自由的思想,既是对生命价值的追求,也是对现有文化环境的反抗。
 
  相反地,艺术家也总在寻找一条归途,一条可供自己通向精神还乡之旅的路途。在这个过程中,艺术家们在流浪漂泊当中希望能为自己的心灵找到合适的位置,希望在当下激进的时代进程中,寻求对家乡的情感回归。这样的回归是对“身有所属”之感的渴望,也是对生活在家乡亲切感的找寻。然而往往在回到地理意义上的“家乡”时,却又总难免感到无奈与彷徨。
 
  这样一种渴望“安定回归”的心理状态似乎与渴望“出走流浪”的漂泊精神形成矛盾的对立。其实,在生命之路上,虽然每个人各奔前程,但所有向着杳无人迹处的出走都只不过是在寻找心灵的归途。所以,无论“出门”抑或“回家”,都是艺术家在寻找自己的“活水”源头的过程,没有哪个地方永远是故乡,心在哪里,故乡就在哪里。就像所有的离开都是为了更明白地回来一样,所有的回归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启程。
 
  此次展览以“出门与回家”为题,策展人管郁达先生以薛滔、和丽斌、资佰、刘丽芬、郭棚、曹萍、何玲、苏家喜、程新皓九位参展艺术家的个案为线索,来探究与梳理云南当代艺术中的“艺术串联”和“艺术返乡”现象中这一“双向互动的艺术文化交流方式”。以此象征艺术家在不同时代处境中的文化策略以及他们作为精神家园守护者的漂泊感。展览通过每一位艺术家的鲜活个案呈现,进行了一次有关中国当代艺术的片段式历史梳理。
 
  在出门与回家的过程中,薛滔的创作逐渐走向一种日常生活方式,他以报纸为媒,通过编、拧、扭、集结等的日常性手工劳作将轻薄的报纸赋予厚重感,这种对报纸的执着置于对全球化语境的关注之上,展现出了他对历史、社会、时间等终极问题的另类思考。资佰也是另外一位在地理和精神上都经历了“出门与回家”过程的云南艺术家,在这个不断“在路上”的旅途中,他把视线聚焦于在急速发展的现代化进程中人与自然的对立关系。《逝山水》取材于高速公路上那些被汽车碾压的小动物尸体残骸,艺术家通过中国传统山水的形式语言进行拼合,对“死亡”这个命题进行了人文主义关怀式的唯美重构。和丽斌虽久居于云南,内心却一直在走向远方的路上,同时,也走在一条回归自然与故乡的路途中,他的创作以一种发自本能的关照心灵的固执表达方式,构成了一部宏大的有关自我寻找与追问的心灵叙事史诗。曹萍早年游学异国他乡,在中西方文化的交流与碰撞中,更加注重对中国传统创作材料的体验与感受,她的创作以表现主义为底色,以东方传统美学为表现形式,在不同的文化间流露出的是她那无尽的乡愁。郭棚的摄影作品更像是散落于他周围的玩具,时刻陪伴他左右,这是一种回归日常生活体验方式的创作,郭棚犹如一位行吟诗人般,以缓慢而细腻的情感发现并记录日常生活中的诗意存在。刘丽芬每年的长途旅行计划使她总是游走于出门与回家之间,旅途中,她阅读自己,聆听世界。她的作品是在旅途中慵懒状态下的随性记录,也是她对“孤独感”本身的享受与思考。在一片梦境般浪漫的色彩语言中,刘丽芬的作品呈现出了她与身边一切事物的微妙交流与来回互动。何玲的作品多是一些如科普图般的具体物象的机械式描绘,仔细一看,却是不同物种的错位、叠加、交错。画面以主题鲜明,语言纯粹,干净,理性的表达,促使人们对人类进化历程中产生的种种问题进行思考。苏家喜的创作始终在一条不断自我了解和自我认知的路途中逐渐走向向内的循环,这样的循环使得其创作内核在不断地延展,画面中,安静的湖面以及被雾笼罩的风景逐渐蔓延出其内在的诗性精神。程新皓是一位化学博士,他的这组摄影作品以一种极其冷静、理性的,貌似数据记录的方式展开创作,这样一组带有社会学考察意味的作品其精神实质是关于自然事物的存在与时间问题的思考,而人类与自然相比,在科学意义上征服自然的观念是否应当被消解?!
 
  这九位艺术家大多是70、80年代出生,他们大多拥有出走与回归的种种经历,无论是身体或心理意义上的。虽然有着漂泊与乡愁融汇的共同经历,但这九位艺术家都在注重生命体验的基础上拥有各自独特且固执的艺术语言。
 
  艺术终究是这样一种栖居于漂泊中的存在,它所追寻的心灵家园不在此处,亦不在他乡,而是在“出门”与“回家”的往返间,停停走走。这是一个基于日常生活体验的过程,期间,艺术家得以获得体悟并进行艺术实践,最终通过他的作品与外界产生联系。这就像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在《瓦尔登湖》里所写的那样“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有意义。” 如果说“出门”与“回家”代表的是起点与终点的循环反复,那么,我觉得,其中“在路上”的过程才是最具有价值意义的心灵归属,因为这种“在路上的精神”代表着艺术家源于骨髓的那种想要浪迹天涯的永无止尽的冲动和游戏生命的才情。
 
                              2014年12月5日夜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4 中国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