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访谈正文浏览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何谓“出门”?何谓“回家”?
—— 管郁达访谈
作者: 上传时间: 2014/12/11 来源: 本站 浏览 2336 次 评论 0 条
尹敏:关于“出门与回家”,这是一个双向互动的过程,从行为方式上来说,这是两种相辅相成、又相互矛盾的对立形式;从历史梳理上来讲,可以从上一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的“艺术串联”到今天以“创库”为标志的“艺术返乡”。直到现在,云南仍有很多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出生的艺术家纷纷出走,在北京、上海、广州等现代艺术中心城市的文化舞台显露头角,逐渐的,他们当中又有很多纷纷回来,这里面涉及到艺术家区域性发展和艺术家文化归属感等的很多问题。然而,您认为,这样一种“出去”又“回来”的过程是否代表着一种“成功”或“失败”的表现?
 
管郁达:“出门与回家”,哪里是开始?哪里是结束?哪里是成功?哪里是失败?没有啊。人的一生就是“出门与回家”的过程,这是从整个生命的意义上讲的。具体到艺术,最终还是要回到艺术家个体的内心,回到脚下的土地,回到自己最初出发的那个原点。这有点像佛教大千世界里的“轮回”。 70后、80后的这些艺术家,现在也是人到中年啦。最初出去闯荡,去北京、上海也好,后来回到云南,再出去,再回来,这个过程没有中断过的。其实所有的艺术其实都是一个寻根、漂泊和寻找自己,寻找家园的过程。这也是中国当代艺术生长这二三十年来的一个写照。不能简单的讲“回来”就是衣锦还乡,“回来”可能是为了更好的“出发”。中国当代艺术的进程,放到更大的国际化的背景下来考虑也是这样的。早先锁国的时候,艺术家的视野是受限制的,后来艺术家走出去,外面的艺术家走进来,很难讲哪里是开始?,哪里是结束?哪里是成功?哪里是失败?艺术本来也不是以成败论英雄嘛。
 
策划这样一个展览,其实是想讨论和梳理一下当代艺术这二三十年来的轨迹,检讨叙事的方法。由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对外部世界的追逐,转移到内心和精神性,这不就是“出门与回家”吗?即使是原地不动,比如一个艺术家自始至终都待着云南,但他的心是出走的,所谓“身在曹营心在汉”,心的流浪难道不是“出门”吗?这只是一个比方,哪里是家?哪里是门?其实处处是家,处处是门。
 
尹敏:艺术家薛滔曾说起他当时在北京做职业艺术家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工作室的墙上挂满了订单,那是在中国当代艺术最受追捧的时候,他的作品被很多有名的藏家收藏,也参与了很多顶级的国际展览,后来突然之间金融危机爆发,一下子墙上所有的订单都失效了。那种感觉就像是鲤鱼跃龙门都已经跃上去了,却又突然被一个浪给打了回来。之后他回到了云南,回到了鲤鱼跳龙门之前,但是好在至少跳过了一次。知道门有多高,还可以自己建一个门来跳,然后可以把观众吸引到这里来。不管这池子是钱塘江还是滇池,都一样。这其中最重要的还是在于人的自信与自足。所以薛滔说,他要在云南重新建一个“龙门”,然后把它跃过去。从云南到北京,薛滔经历了当代艺术的大起大落,他算是一个典型。很多艺术家会这样来比喻他们出去漂泊后又回到家乡的这样一个状态。您是怎么看待他们的这种状态的?
 
管郁达:其实这并不仅仅是云南特有的现象。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的时候,国内的艺术家都想出去看看世界,看看外面是怎么回事。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以后才发现,与想象的差距非常大。云南的艺术家出去的时候,也有很多外地的艺术家来到这里,大理、丽江有很多。我总觉得艺术家的状态应该是“迁徙”和“流动”的状态。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嘛,”艺术家总要去寻找自己的“活水”源头,逐水草而居。没有哪个地方永远是故乡,心在哪里,故乡就在哪里。艺术家更注重的并非物理意义上的空间,更多的是心灵、精神意义上的空间。90年代大家出去的时候顺应某种思潮或驱动,但当这些喧嚣和热闹都消散以后,人会发现艺术最终还是需要回到最初的原点:“为什么要从事艺术?”“为什么要做艺术?”思考这样一些基本的问题,其实所有的艺术家一生都在追问这样的问题。放大来讲,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到欧美、日本学习艺术的中国留学生,后来构成了“出门与回家”的第一波浪潮。这些艺术家有的在海外继续奋斗、创作、生活和工作,有些回到国内。要描述完整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史,不能只注重艺术本土的现象,也不能只注重艺术的流浪现象。即便有些艺术家足不出户,隐居山林,他的心也有可能是向往远方的。所以,“出门与回家”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空间的转换,一种时空上的描述,更多的应该是一个心路历程。即一个艺术家怎样在不断的流动与迁徙当中寻求自己精神的慰藉,寻找艺术真实的过程。恰好这些艺术家在成长的过程中处于中国社会剧烈变动的时期,也是整个艺术生态重新调整的时期。我记得薛滔他们在出去之前,在创库做了一个展览叫《羊来了》。后来这些艺术家有的去了北京,有的去了上海,到现在也还有很多人没有回来。物理空间上的阻隔能讲清楚这种“跨界”和“流亡”的现象吗?所以理解“出门与回家”这个主题不能单纯的从时空的角度来讲,要关注文化心理的描述。有的艺术家一生永远在迁徙过程中,而有的艺术家就是足不出户,但却心向往远方。
 
尹敏:我记得很多年以前您让我们看一本书,是马尔科姆•考利的《流放者归来》,里面说到了艺术家处于无根状态的尴尬处境与无奈心态。您对艺术家文化归属感的问题是怎么看的?
 
管郁达:文化归属说白了是身体归属,如果不讲身体归属,只谈文化归属的话是一个很抽象的表达。当今的文化很混杂,要想准确的界定哪个是云南艺术家,哪个是四川艺术家,哪个是北京艺术家,很难讲。当代艺术是在全球化背景下发生的,这种背景把地球都缩小为一个“村落”。所以只有个体的存在才能真正代表某个艺术家的努力和成就,而不是仅仅给自己贴上某个地域的标签就可以成立。艺术在今天变得非常复杂,这种增强的流动性在二三十年前是不可思议的,即便是昆明这个地方,与二十年前都不可同日而语。艺术家如果能回到个体,这是一个“身体经验”,而非“文化身份”。“文化身份”是被人们命名和阐释的结果,如果艺术家不注重个体的身体经验,仅用“文化”标签来讨论问题,就会陷入非常狭隘的“地方主义”。“地方主义”在这种全球化背景下是无法交流和分享的,应该先有“身体经验”,再有“文化阐释”。“出门与回家”不是地方现象,更不是云南艺术家的特质,而是一种全球现象。
 
尹敏:我给郭棚打电话邀约他参展,我以为他在上海,但他说最近一段时间在南京。我好奇他为什么又在南京,他说“没有办法,一直在流浪”。结合您刚才说的那些话题,我现在特别能理解他的心里状态。郭棚的语气当中有一些无奈,可能是因为总在各个地方漂泊的疲累。但我觉得如果真的让他在一个地方定下来,他其实也未必能够做到。
 
管郁达:70后也好,80后也好,包括年纪再大一点,人到中年其实都是这样的。这个时候人已经经历了青春时期的残酷,现在所做的更多的是遵从内心。居住和工作地的选择,可能带有某种偶然性,其实也是必然的。比如这些人为什么不约而同地回到云南,或者没有回到云南但在精神和气质上还是和云南有着联系。刚才我讲的强调个体的生命体验和艺术语言的独立性,如果在一个非常商业化的地方或潮流成堆的地方,恐怕就很难凸显出来。所以要不约而同,就真的是不约而同,没有谁去规定他流向哪个方向,但他们都不自觉得流向了这个方向,一定有它的道理。
 
这个展览实际上就是想试着去讨论艺术史叙事的时间这条河流是怎么形成的。“出门与回家”当然是一种社会艺术学的描述,就个体经验而言,每个人在汇入这条大河之前,都是各自成溪。所以从他们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们每个人的人生历程和心路轨迹,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对艺术的理解,有自己语言系统。
 
尹敏:为什么会选这九位艺术家参加此次展览呢?
 
管郁达:其实并不是“选择”九位艺术家。打个比方,艺术史就像一条河流,这条河流发源于哪里?流经哪个地方?最后流向大海,在这中间有很多支流和溪流交汇,才汇成一条巨流。九位艺术家是不约而同的汇聚到这条大河里而已。云南人往往不愿出门,这可能与这里的气候和生活状态有关系。从这个角度来看,九位艺术家不管经历了什么不同的人生历程和经验,或是有着什么样不同的创作风格,但有一点是比较相像的:都在不约而同的向内转,强调“生命体验”的表达方式,而且他们在各自的语言方式上都比较独立和固执。很难讲这些艺术家形成了一种什么风格,但他们主张一种内在的、内心的表达和描述方式,这就汇聚成了“出门与回家”这条河流,就是不期而遇、不约而同。古人讲“道不同不相为谋”,“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也是个意思。
 
所以策展人和批评家要做的事情,就是去了解和发现汇聚这条河流的支流是怎么样聚到一起的?这是艺术生态或文化生态中一种自然而然的现象。就像黄河为什么不会流入长江一样,因为汇聚成长江的水系需要有一定的气候、历史、地质、人文等因素,而黄河可能不符合这些因素。我们的工作是对已经发生的艺术事件、艺术现象或艺术潮流的一个梳理,而不是硬把他们叠加在一起。
 
尹敏:关于“艺术‘大藏’第四季”,您能再具体阐释一下吗?
 
管郁达:春、夏、秋、冬是自然规律,保持平衡、四季轮换、生老病死,这是一种生态。但就像云南只有晴天和雨天,这也是自然规律,有时候我们呆久了,并不觉得天天是春天有多好,就想换到一个能下雪的地方。但住在非常寒冷的地方的人,却会特别向往阳光灿烂的云南。艺术回到“日常”和“身体经验”,每个人自己会有选择和调整的,表面看起来是很偶然的,其实是必然的。这几年我在昆明呆的时间很少,原因就是太温和了。于是我不停地往外跑,但在外面又会想念温和的地方,又回来了。表面看似这是人为的,但它其实是身体的一种机能。人不能老做同一种事情,老在一种状态里面,需要不同的方式来平衡,因为身体和人都是个小宇宙。“天地有大美而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讲的就是天道。自然而然汇成这样一条大河流的这些小溪,不管是从山谷里面出来,还是从平原里面出来,它已经有了自身的轨迹。所以我们讲“第四季”,只是一个方便说法吧。
 
尹敏:是一个反复体验的过程,其实也可以说“出门与回家”。
 
管郁达:对,我们希望这个展览能成为云南当代艺术一个阶段性的总结。这些艺术家跟上一代艺术家不一样,他们现在大多处于壮年,是人生最得意和最纠结的时候,在某种意义上讲也是最脆弱的时候。一方面他们有过很多经历,另一方面他们对过往带有某种保留,对未来还有些非常谨慎的探索或实验,但不会像早先河流刚刚流出时那样奔腾不息。回家最后都会回到哪里呢?万法归一,都会流到大海。“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讲的是生命流动的过程,艺术何尝不是如此呢?
                        录音整理:何蕾、李祥祥、杜娟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4 中国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