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台正文浏览 2018年6月19日 星期二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彭涛的“无用之用”
作者: 尹敏 上传时间: 2014/12/11 来源: 本站 浏览 2605 次 评论 0 条
  我们看待事物,大抵都会从“有用”和“无用”两个角度来判断其价值意义。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彭涛这十年来应该是做了很多“无用”的事情吧。十多年前,他为了让自己的内心好过点儿,毅然决然的放下了自己经营得风生水起的设计公司,重新回到家乡罗平定居。这个“古怪”的人回到罗平后也没让自己过得“正常点”。反而总在为一些“我是谁?生命存在的意义何在?宇宙的真相是什么?”等的问题而感到疑惑、茫然,甚至找不到方向。当然,我想在这个最初的过程中他应该是说服过自己在大家的生活方式中过的正常些?!《一个有翅膀的玻璃瓶》是他最初的创作:本应属于天空的翅膀安静的置于狭小密闭的玻璃瓶中,宁静的画面呈现出的是现实的种种规条与内心真正诉求的强烈对抗。所以,彭涛最终还是没有妥协,反而愈演愈烈。后来,他来到羊者窝湖边,面对着幽深纯净的湖水为自己做了一个决定,决定从今往后尊重内心,彻彻底底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彭涛说:“我一直热爱着空间构建,我要通过我擅长的空间语言去打开一条和内心和宇宙对接的通道。”于是,他便开始了在罗平近郊白腊山上建这个异想天开的巨大装置——“柏涛塔”,也就是这座“无用之用”的房子。
 
  这真是一座“毫无用处”的房子。它摒弃了作为房子最重要的一个功能:居住。反而与光波、声波、气流、宇宙、观看、静思,这些在日常生活中毫无实用价值的东西产生关联;它远离闹市,藏于山中,从建造初始,就因地制宜,用遗弃的石头建造外墙,保留因喀斯特地貌形成的顽石和原有的杂树枯草。一切按照它原有的方式继续生长,不做刻意的景观规划,不拒绝每夜火车的经过,以一种谦和、平静、顺应的姿态和自然融为一体,这座“无用”的房子,可以说是直接消解了人与自然之间“征服”和“被征服”的观念。在这样一个奇幻空灵的多维度景观里,“天”与“地”与“人”尽可能的拉近了距离。在这里能做的,只有将万般星空揽入胸怀。
 
  我曾经感慨,觉得自己的家乡已经在一片迅速袭来的旅游经济浪潮中沦陷荒芜,回家时总觉得无所适从,既想家,又找不到回家的路。后来才发现,我怀念的家乡不过是置于我内心当中关于儿时的美好。回不去的是自己,而不是家乡本身。彭涛也一样,早年怀揣着梦想背上行囊出门,转了一圈回来,发现自已已经不再可能认同这样一种“县城生活”,但对原有的城市生活同样感到厌恶。他需要的不过是在流浪漂泊当中为自己的心灵找个位置,那么只能是自己“再造家园”。在这样一个重新营造的过程当中,彭涛重建的是在当下激进的时代进程背景下,对自然、乡土的情感回归。并不是人人都有“再造家园”的勇气、执着与浪漫情怀,也并不是人人都觉得家园需要“再造”。所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座彭涛花了十年建造的,没有任何实用价值的房子,确实是一种“无用功”。
 
  老子的《道德经》里说:“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意思大概是说三十根辐条集于车轮中心,有了辐条之间的空隙,才能起到车轮的作用;用陶土做器皿,有了器皿中的空间,才能起到容器的作用;建造房屋、开凿门窗,有了其中的空间,才能供居住之用。所以,“有”形成物质实体,而“无”通过“有”发挥作用!我们都知道“有用之用”,却不知“无用之用”。所以,如果非要说这座“房子”的价值意义在哪?又或者说彭涛的艺术创作对于我们的生活方式贡献了什么?那么我想应该是他以一种日常性的工作生活方式为我们呈现了“无用之用”的诗意存在。这就像妙莉叶•芭贝里(Muriel Barbery)的小说《刺猬的优雅》所说的那样:艺术就是生活,不过是另一种韵律的生活。
 
  很多时候,无所谓“有用”或“无用”,因为随着目的的改变,时间的延长,空间的扩大,所谓的“有用”与“无用”也很可能变换位置,相互存在。我们经常会因为所谓的“明智”,不愿去做一些不可能、不合逻辑和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那些追寻“生命存在的价值意义”的行为似乎在当下显得格格不入,这是一种尴尬的处境,但同时也是在这样一种现代性的困境中最为弥足珍贵的财富。其实,艺术是非常个体的存在,当然这样的存在必须与自然和自身再造的世界发生关联。彭涛就是以他自己的自然观和宇宙观,通过非常个体的体悟和行动来进行艺术实践,并与大家分享。他以一种日常性的美学精神战胜生命中的种种虚妄,挖掘自身不曾发现的内部,试图开启过往麻木的感官,将自己最真诚的内心直接暴露在外。艺术对于彭涛来说,并不是宏伟的学术目标,而是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盐,当然,也是他在平凡生活中“无用之用”的英雄梦想。
 
  除此之外,在全球化背景下的今天,美术馆、博物馆、画廊体制、制度日益完善和健全。举办层出不穷的双年展、艺术博览、画廊展览已成为了衡量当代艺术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准。当然,我们不能否认这样的制度的合法性以及艺术生态链的有效性,但如果这成为了唯一的艺术模式的话,它同样会对艺术本身造成极大的辖制。相比较聚光灯下“非日常性”的频繁出场,是否那些基于“日常性”经验的艺术生长更加具备另外一种野生的强大生命力呢?!彭涛的这座艺术综合装置呈现了一种另类的经验和可能,也由此为当代艺术提供了区别于以往的另一视角和思考方式。
 
  每一个的人生本身就是自己要传递的信息,在这注定走向归途的生命里,和我们产生关联的所有一切都不及我们选择怎样去生活更能证明自己。也许,这座“无用之用”的房子,正是彭涛生命海洋中选择踏上的一艘船。这艘船在避免他跌落大众洪流,溺水而亡之前,带他航向远方,仰望星空。
                                                   
                            2014年12月4日夜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