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观点正文浏览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我与彭涛的一些琐事
作者: 薛滔 上传时间: 2014/12/11 来源: 本站 浏览 2763 次 评论 0 条
  我与彭涛认识在7年前,我们有很多彼此熟识的朋友,朋友圈的高交叉率,让我命中注定一定会认识他,对于这件事情没有任何悬念。
 
  刚开始认识他时,我联想到俄罗斯的塔特林,在昆明盘龙江边的一座大厦顶上有一个旋转而上的装置,像极了塔特林的第三国际纪念碑。这个装置出自彭涛之手,对此我专门问了彭涛,他说不知道,他不知道塔特林第三国际纪念碑,也不知道构成主义。好吧!这完全是我该死的联想在从中作怪,我总是会从一些事物中联想到另一些事物,这个该死的毛病一直在折磨着我。
 
  在和彭涛熟悉起来以后,我们在北京有一段难忘的相处经历。那时金融危机还没有光临华尔街,雾霾也还没出现在帝都,那时我们都是单身青年,住在酒厂的一间工作室内,谈论着除了艺术之外的诸多琐事。当然对于两个单身男青年来说,女人的话题通常会谈得比较多。最终,我们都在不久后找到了现在的老婆,并都先后生下了孩子,组成了各自的家庭。那时我该死的联想毛病又发作了,因为我在彭涛的作品上看到了E=MC²,于是我联想到他会喜欢爱因斯坦,结果他说no,因为他烧掉了E=MC²。哦!好吧,那该死的联想让我再次犯错。
 
  尽管如此,在后来与彭涛的不断接触中,我依然改不了喜欢联想的毛病。是的,我改不掉我的毛病,因为我是个艺术家。
 
  几年以后,我看到了“柏涛塔”,一个三角形的玻璃建筑。这时彭涛已经在微信上使用柏涛的名字,“柏”是来自他母亲的姓氏。那么,从现在开始我要称呼彭涛为柏涛。柏涛说他喜欢三角形,非常稳定和坚固,这是和钻石一样的结构,近于完美。听到这里,我想如果有颗钻石我一定要用它来切玻璃。柏涛似乎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他在严肃的讲着三角形的柏涛塔,我一直表情凝重的听他说话。对于柏涛塔,这个用玻璃镜面做成的7x6x7m³的结构,镜面内部产生无限的反射,这个物理现象确实会让人着迷,不过似乎在很多地方出现过了。然而柏涛已经说过了,他不看艺术史,对物理学没有兴趣,柏涛塔是他对神秘能量的向往,他觉得在柏涛塔内静坐可以让他聚集更多能量,能够让他对自己的能量做到收放自如,柏涛塔的建设,也是他的一个修行过程。当他说到修行时,说到能量,我又产生了很多奇怪和可怕的联想。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我暗暗提醒自己,不要犯病,不要犯病,最后还是控制不住的联想到了一千多年前的法藏大师,那时他在给武则天解释《华严经》的义理,他用多面铜镜围成一圈造成无限反射,以此来比喻“一多无碍”、“重重无尽”的华藏世界。不太清楚通过这个现象,武则天是否彻悟了“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奥妙,是否体会到了重重无尽的华藏玄门,但这确实是一个形象生动的比方。自从有了前两次的碰壁后,这次我没有把我的联想告诉柏涛,我大概可以清楚的猜到他会说:我不知道法藏大师,也不知道法藏大师与武则天的谈话。
 
  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又见到柏涛。当然了,我依然没有改掉爱联想的毛病,因为我依然是个艺术家。这次,我看到了柏涛塔综合体附属空间1号,在柏涛塔周围10000㎡内的建筑被柏涛称为柏涛塔综合体,附属空间1号是综合体内的1号附属空间。等一等,“附属空间1号是综合体内的1号附属空间”这似乎是句废话,但好像我只能如此来表达我对附属空间1号的理解。附属空间1号是占地130㎡左右的建筑,仍然以三角形为主要特征。一间三角形的房子,确实很特别,对注重风水的中国人来说。柏涛在对实际地形进行综合考虑后,认为在那里建造三角形的建筑是对实际的地面条件最有效的利用。经济,实用并和他对三角形的钟爱结合在一起,哦!太完美了。附属1号空间内没有任何装饰,简洁得只有一些三角形的建筑结构,柏涛在空间内设计了一个取暖炉,这个取暖炉当然也是三角特征的,三角形的角被切了,这让我想到超人胸口的那个标志。隐隐的我还老觉得它和柏涛的脸型特别相像。炉子正下方的地面被掏空,同样是三角形的,与上方的炉子对应形成一个下方的负向空间。柏涛说这个空间可以聚集炉子散发出的能量,虽然我没有去过那里,但通过图片我严重赞同柏涛的看法。噢!我又犯病了,对不起,这个简洁的空间以及在山水中交相辉映的柏涛塔综合体,让我联想到了格罗皮乌斯、密斯凡德罗、赖特等等。噢!停一下,让我联想的毛病暂停下来。
 
  现在,我们已经了解了柏涛塔综合体,以及从彭涛到柏涛的创作过程。我得认真的承认,我那联想的毛病对理解柏涛的作品没有任何帮助,反而是一种严重的障碍。柏涛长期生活在罗平,对于具体的时空来说,他确实是个奇迹。作为一个来自民间的独立创作者,柏涛塔综合体是非常了不起的现场。中国社会目前对文化的玩弄与漠视已经严重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柏涛在罗平就像活在真空一样,去做着周围人做梦都不会去想的事,他在一个毫无共鸣与支持的环境中,不断的实践自己的理想,这既煽情又感人,且特别的悲壮。我想,我应该祝福柏涛。
 
                             2014年11月23日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4 中国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