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访谈正文浏览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我只是顺从了自己内心的召唤”
—— 管郁达与彭涛的谈话
作者: 上传时间: 2014/12/11 来源: 本站 浏览 2458 次 评论 0 条
管郁达:喝酒聊天只要开心就行,什么人都可以,但喝茶就比较挑人了。我的老家贵州兴义,总是下雨。一年365天有300天在下雨,只能天天喝酒打发时间。所以我很向往一个阳光温暖的地方,于是我来到了云南。刚到云南的时非常开心,因为这里阳光灿烂,人也非常祥和。与贵州反差很大。但在云南待了一段时间我又变得很郁闷了,昆明是一年365天有300天都在出太阳。其实本质上跟贵州差不多,一个是下雨,一个是出太阳,都很单调。我写过一篇文章,叫《贵州的雨和云南的天》,就是在讲贵州和云南两地的气候、文化和生态。生活就是每天要过的日子。找一个阳光灿烂又温暖的地方,还有一些朋友能在一起吃吃喝喝喝,很多所谓艺术家去费力追求的东西一瞬间就可以得到话,人就什么都不想做了。我刚来云南的时候就抱这种想法:什么都不做,开开心心就行了。但后来我发现人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因为人是精神动物,需要表达。
 
彭涛有些地方不太像云南人,你很注重细节,非常内敛、含蓄,还有另外一面就是内心有一种激情。你在在云南长大、生活,怎么会想到要去做这样一件事情?去营造这样一个地方(柏涛塔)?
 
彭涛:其实我一直想找一种语言,或者说方式、方法去认识我自己。十几年前做工程、做生意的时候,我是在随大流,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去顺从与迎合别人。那个时候虽然每天忙忙碌碌,但却无法回避一种特别强烈的欲望,就是想找一些方式方法去解决未知的问题。年轻的时候会经常有一些表面看起来非常热闹的聚会,有些问题喝点酒就可以回避。但当我凌晨三、四点醒来,只有我自己面对自己的时候,我会问自己很多的问题。那时候我很困惑,困惑两个问题:第一是苍生,关于人生宇宙的问题,生命是怎么回事?我又是个怎样的存在?存在的意义何在? 第二是关于我的另一半的问题,什么样的人可以跟我一起过我想过的生活?有很多未知的问题我想去探索和认知,慢慢的,一些工程和设计我也不想再做了,我做不下去。那时候我可能很自私,只是想把那些问题搞清楚,而其它的我不想去管了,最终选择同自己之前的生存方式和生活方式彻底决裂。非常幸运的是,我发现罗平是一个可以让人很孤独、寂寞的地方,我发现当人身处这样的环境时,离自己会比较近。那个时期也一度纠结,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也非常向往大理、丽江,因为那边有很多好朋友,最终我还是尊重内心待在了罗平。
 
管郁达:大理、丽江的游客很多,外地的人去那里旅游或者疗伤,而很少有人会定居在那儿,那里更像是一个舞台。人的自我觉醒是非常难的。这种体会我也有过,就像当时来云南我也抱着这样的想法,在昆明待不下去,我又跑去大理、丽江,发现那里也没法待了。我特别想听听你是怎么开始做“柏涛塔”这个事情的?
 
彭涛:其实当时待在罗平是因为走不了。当年薛滔叫我去北京,他说:如果你心不死,你来北京找我。我想了想觉得去北京也不是个办法,我的父母、家人都在罗平,大理、丽江我也去不了,我只能在这里,我走不了。 十年前我无意做了一个作品,是一对翅膀被密封在玻璃瓶里。后来发现当时自己多么渴望能飞出去。一开始真的很勉强,但慢慢的我找到感觉了,到现在我是根本离不开罗平,我对这个地方已经很上瘾了。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因为这里还是有一些我比较排斥的东西,但这些我可以接受,这应该就是事物的两面性吧。比如有一次看到满月,觉得它好圆好亮,但我马上又意识到它的背后是多么的阴暗。我喜欢光明,但他背后阴暗的一面我也不得不接受它。
 
接下来我开始构建了一个参禅悟道的空间,就是后来的“红岸”。 它坐落在县城里,每天用来打坐,冥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心中的感悟。一次偶然,我上山去找野花,发现一片荒山,我被那里的景色震惊了,一直以来我希望能通过一种方式救赎我的灵魂,就在那一刻,我强烈的意识到我萌动的心种已经落到了最适合它生长的土壤里了,我坚信在这块地上我能绽放出真正属于我生命的花朵。
 
管郁达:再谈具体一点,比如说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在上山实施“坐井观天”这个计划的?
 
彭涛:2003年的时候我开始对禅宗哲学思想感兴趣,我希望能从空间构建的实践去找到一个方向,能给我一个光明。在这块土壤上这种想法愈发强烈。2006年的时候我去北京找到薛滔,那时我根本没有认为北京可以救赎我,只是想把那个时期的感悟带出去和大家分享。我尝试很多方式做了一些前期的作品,并且能够表达一些我想说的语言,与别人交流,也做了一些展览,作品也卖掉了。当时觉得还是很兴奋的,但过了几个月,我发现我所渴望的交流在那里并没有得到,当时,有画廊来跟我商量希望帮我做一个个展,因为之前我的作品卖掉了,而且卖的不错,但是我明白内心真正想表达的作品还没有完成,最终还是拒绝了画廊。 带着想表达的强烈欲望,我回到了罗平,开始了在那块土地上的实践。最初我想“道法自然”,跟自然借取、对话和交流。两年后,我决定换个方向去沟通,我把它称为“道法自心”,向内探索。“柏涛塔综合体”就是在进行这两个方向的探索实践中构建出来的。 十年之后的今天,当我所渴望的这两种交流都得到甚至超出了我预期的效果时。 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的探索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管郁达:其实也无所谓开始,按照“禅”的观点来讲:当下放下即禅。今天下了场雨,有雾,我们没有看到星星。其实这都不是问题。没有看到星星,我们就点着蜡烛坐在房间里,我给钟信念了首戴望舒的诗,那首诗很具体,描绘的是苏州雨后的场景。这种具体的情景,就像是我们俩坐在这里,看到远处的雾,诗人的内心应该是很纠结的。我觉得你也是一个内心很纠结、敏感的人,一直在寻求一种能够安稳自己、抚平内心矛盾的表达方式。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戴望舒的这首诗表达了一个有情怀、脆弱而浪漫的人,内心的纠结和矛盾,他反复在追问,我到底叫什么名字,我是烦忧吗?我是你的烦忧还是我的烦忧?我当时觉得很应景,紧接着我又念了但丁《神曲》里面的两句诗,他的三部曲中描绘了三个场景:天堂、人间和地狱。按照西方基督教的观点,人要么上天堂,要么入地狱。佛教也有三界轮回之说。讲到你的历程,我感觉但丁也是这样一个人。他在年轻的时候喜欢一个14岁的女孩,给她写了很多情诗,语无伦次、很冲动的十四行诗。后来到了晚年他在回忆他的情人时,他觉得他经历了人生中天堂一样的旅程,那两句诗是这样写的:“我又梦见有那么多的光辉,降落在那梯子的阶梯上,仿佛天上所有的星都落了下来。”有时候我们在回顾的时候,发现所谓“当代”其实是一个很不靠谱的概念。你还是在修炼个人的心性,你这里有很好的气场,我们可以看到和感受到你和自然的对话。如果人在独处的时候,能够感受到孤独,那是一种非常宝贵的经验。我们穷尽一生所追求的应该是这样一种境界。
彭涛:像今晚这样的对话,我已经很久没有用这种方式跟别人交流过了。很高兴,对于我的这件作品,我一直只是觉得心里面有一种能量,我想把它释放出来,就那么简单,没想太多,我觉得憋着难受。心里有一颗种子在萌动,我无法控制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我无法去说服自己不去实践。
 
管郁达:当然没法说服,你现在都无法说服自己,不需要去控制。
 
彭涛:对,憋不住了!那就释放吧!它就那么简单。我开始计划两年时间可以把它构建好。到后来,我觉得能量释放得越来越精彩,我也越来越着迷这个东西。包括当年在北京,在昆明,我都无法和那些艺术家聊这些。我所做和所想的东西跟当代艺术其实根本挂不上钩,我也没管那么多。就想通过一个空间和平台,去实现和自己和宇宙的对接。
 
管郁达:这个平台也一定是可以与人分享的,就像我们今天来到你这里。
 
彭涛:当它实现了与我内心对接的一刻,对自己有了个交代,我很满意。接下来我就希望通过这个平台与他人交流,包括我爱的人,我感兴趣的人,那种他身上的能量可以感染我的人。我想尝试一下这种碰撞、沟通和共鸣。另外非常非常让我着迷的还有一点是,在这个空间跟我很来电的同时,我发现我获得了很多能量,就像被充电一样,这让我非常的痛快。其他的我就没想太多了。
 
管郁达:其实无所谓“专业”与否,艺术最后指向的就是“日常生活中的诗性”。是人每天过的日子,跟自己的家人、朋友和自己喜欢的人,跟自己做的事情都有联系。你的这座房子,我把它叫做“坐井观天”,其实是一个说法而已。当我们面对这样的自然,人的膨胀毫无意义。人在跟自然亲近的时候,心里就会产生变化,向着更美、更善的方向在走。而不是在城市里我们整日面对人与人之间的争斗,所以我觉得你做的这个房子实际上就是一种“日常修行”,这恰好是做艺术非常好的一种状态。也是在云南这个地方所发生的像奇迹一样的事件,昆明的罗旭也是这样。我们无需刻意去追求艺术,艺术不是在所谓的艺术家和展览现场才会发生,可能此时此地此景此人就可以产生艺术,因为它本身就是“日常性”的。当然。“日常性”也并不是平庸,天天打麻将,吃碗羊肉粉就觉得这日子差不多了。不是这样的,当然打麻将也很重要,就像我说的看星星和睡觉的关系是一样的。我们可以把“日常性”的诗意发掘出来,要发掘这种诗意必须有能力。所以艺术很重要,星星是每天都在的,所以才会有这些人仰望星空,看完星空后,他可以睡一觉,睡一觉之后可以吃碗羊肉粉。
 
彭涛:管老师,我想问一个问题,你不要考虑我的感受,你要很主观的回答我,你喜欢我的这件作品吗?
 
管郁达:喜欢。
 
彭涛:我觉得你们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你们一定要给我一个真实的反应。这就是我最想要的,因为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从来不欺骗自己,我也不希望别人欺骗我,我喜欢真实,自然的反应。
 
管郁达:这里的气场是一种非常完美的体验。很适合谈恋爱,不仅是与女孩谈恋爱,而且跟自然恋爱。这很像你的性格,你是一个很浪漫、很唯美的人。
 
彭涛:接下来,我可能会在空间的某个位置放一顶帐篷,我们可以把它叫做“爱巢”,这样会更完整,一开始,做这个空间其中的一个初衷就是泡妞,当空间构建到一半时,我泡到了我的太太。
 
管郁达:哈哈,除了泡妞。你这里其实提供了当代艺术的另一种视角,就是当代艺术除了博物馆、美术馆这样的地方,还有没有别的玩法?博物馆和美术馆在西方的制度里已经很完善了,中国可能也是世界上双年展、艺术展和艺术空间最多的地方,但是这种艺术模式其实开不出奇花异果。那么你的这种方式能不能给当代艺术带来另一种可能性,提供另一种思考。我觉得你其实蛮幸运。你在很关键的时候都顺服了你的内心,你做了一个别人看起来不是那么有野心的选择,但是我觉得这是一种更大的野心,是一种真正觉悟自己心性、顺服天命的选择。
 
彭涛:对,是这样的。我想起一个词,就是“尊重”。
 
管郁达:对,尊重。
 
彭涛:我尊重自然,后来我忽然发现我又是自然的一份子。
 
管郁达:自然之子嘛。
 
彭涛:这样一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宇宙这个大生命有着无穷尽的精彩!
 
管郁达:你的工作方式,我们说时髦一点,其实蛮当代的,很当代的一种工作方法。你不是做“农家乐”,你也不注重艺术品最终的结果,甚至你做的是不是艺术,有时你也搞不清楚。但是,就这样做了十多年。
 
彭涛:是这样的。在这个过程中我只是觉得,我身体里还有能量支持我继续去做,我们就跟随感觉走吧!
    
                         录音整理:何蕾、李祥祥、杜娟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4 中国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