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玉海官方主页
www.artgean.com/duanyuhai.html
段玉海
1986年 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1992年 画廊赞助、艺术家、艺术批评家参与、主持的《92图画展览会》(三人展云南美术馆)1992年 参加中国、广州首届九十年代艺术双年展,(获提名奖 广州)1992年 参加《中国当代艺术研究文献资料民》 (广州)1993年 参加首届深圳中国当代油画拍卖展 (深圳)1995年 参加现在状态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美中艺术交流中心赞助)1996年 参加云南油画...[全部]
相关文章浏览
段玉海风景画如是说ㄑ14行诗30首〉
作者: 海男 上传时间: 2013/10/31 来源: 本站 浏览 3451 次 评论 0 条

 
1.《富民筲箕凹村景》布面油画100x120cm  2013年
村,最后的村庄,通往何处?我看见尽头有块状的土地
红,从褐色中渗出的红,仿佛炫晕的粮食
当我们爱上地球,就必然会跟随心灵去寻找这尽头的村庄
小路从地平线升起,仿佛从我们碗中的大米中升起
走吧,走吧,那高高的树梢在引领着你我
那闪现的晨昏在引领着我们,而风在远处呼啸又落下
多么寂寥,看不见一个人,鸟隐现在林子里
寂寥而又荒芜,许多事在孕育,谷物在泥土里申诉着
村,地球上最后的村庄,通往村庄的路多么弯曲
它简约、忧伤弥漫,格调中散发书笺般的省㫟略
是谁?引领我来到了这座村庄?寻找着土地测量员的绳子
是谁?让我寻找尽头落日之美?寻找到了露面的水雾
村,画布上的村落,人类最后的乌有之乡
摇曳的树倾尽全身的绿,而炫晕的红在呼唤着远山
 
 
 
 
2、《鲁史古镇》布面油画96X145cm
群山扶裹中的茶马古道重镇,呈现出灰蓝色的瓦
东方筑屋学中的一束束天籁飘渺无踪影
画家在这里需要使用古老的光学原则,瓦砾之上
灵魂在穿行着遥远的天幕,我曾在鲁史古镇
寻找过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夜宿的客栈
此刻,我在这肃穆的立秋之后的第二天
观测着画布上的阴晴圆缺或花好月圆的光阴
此刻,倦鸟们又在哪里的屋檐下筑巢
此刻,我从这一幅布面油画俯视着几个世纪前的䒐暮色
此刻,我看见了鲁史古镇上的露水马蹄
此刻,我看见了揭开的屏障人来人往
此刻,我看见了屋檐之下织布机上疏密相连的梅花图案
此刻,鲁史古镇像茶叶的汤色那样呈现出古老的风俗
此刻,一幅画卷中隐隐约约扬起来了马蹄扬起的尘灰
 
 
 3.、《版纳傣族烤鱼》布面油画100x120cm 
 
面对《版纳傣族烤鱼》,热带烤炉架的鱼儿们
已经奄奄一息,再无力挣扎和尖叫。鱼儿的声音
只能在遇上水时,才会在波光中发出晶亮闪烁的喊叫
一旦离开水,鱼儿们已经基本上休眠或死亡
在这里,我想弄清楚的是鱼儿们是怎样跑到㶯火炉架上的
我们知道鱼儿们一旦离开水,奔跑将是多么困难
是的,多么困难,就像人离开空气和呼吸
就难于歌唱。简言之,水是鱼儿们的乐床
尽管如此,人类的捕鱼网器来了,手来了
我相信,是人类之手将鱼儿们掷在了烤鱼架上
于是,味蕾来到了炉架旁。多么喷香啊的烤鱼啊
多么古老的习俗啊!我赞美着凡俗者的味蕾
我该如何赞美这画卷中鱼儿们散发出的烤炉架上的香味
我又该怎样去悲悯那炉架上鱼儿们肉身的疼痛
 
 
 
4、《琅勃拉邦的落日》布面油画䎅100X120cm
落日前夕的琅勃拉邦,突然出现在我眼眶下
多么肃穆的瞬间啊,仿佛空中的帐慢将要落下来
褐色的芭蕉叶枝突然间涌到呼吸下,涌向我的面颊
现在,我屏住的呼吸仿佛想敛集这部色彩学中的光影
那光影在移动,它要顺着经历了漫长白昼的芭蕉叶片移动
那光影要移动我的视觉,替我去遮挡疲惫的苍茫
落日前夕的琅勃拉邦,突然出现在我眼眶下
纯净的画面上,寂静构成的图像,到底释解了画家
多少个下午的落日等待?落日已经慢慢从远处移动而来
如同披着盔甲的勇士从遥远的战场抵达了避难地
直逼眼眶的芭蕉叶枝,一层层的将要由㡫褐色变暗
芭蕉叶下是湖水和岸边停泊的木船,等待着冥幻曲由远而近
涌入眼眶的落日,确切的是《琅勃拉邦的落日》景象
准确的说是画家段玉海布面油画上的落日
 
 
 
5、《微风中的羊群》布面油画96X145cm
羊群们被微风吹拂着,那些白的黑的羊群
我喜欢这幅画,是因为它属于云南山冈上的一片风景区域
是因为只要我出了门,来到了郊野,再行五里或十里
就会与段玉海这幅画中的风景相遇。而此刻
我并没有置身在郊野外、五里或十里外的山野
我的心注视着这幅画,我的心已经在羊群中
我的心已经被微风中的羊群簇拥而去
羊群们被微风吹拂着,这是纯云南版图 的
风景。尽管如此,多么美的风景都会游移出去
只有这幅布面上的风景会留下来,为某人某物某种灵魂
留在了洁白的墙壁上。这一只只黑的白的羊群
正午的羊群们,正甜蜜的寻找着戏嬉的密友
而我们正是它们的密友,在正午的云南山野的牧歌里
灵魂已出窍,啊,㲾灵魂已出窍,灵魂已在湖边戏嬉
 
 
 
6、《秋之花语》布面油画100X120Cm
秋,这迷人的盛典,花儿们在这最后的时刻
挺立着身躯。它们吐露着香,那红的香可以沁入心壁
那黄的香可以缭绕在双膝下,那白的香可以抵达天鹅怀抱
那紫的香可以熔炼忧伤,那绿的香可以幻想春天
在这幅秋卷长廊深处,秋,叶面会越来越黄
花儿会越来越暗,直至在奔涌漩涡中成风成雨
呼啸而去。爱我疼我弃我的春秋卷书
转眼在眼前迷茫,胸前激荡。时钟永不逆转
念想可追渊源,前方有君子在召唤
尘埃落花,万物尽兴,只争朝夕
秋,让我知秋雁飞行而过,水击浪花已逝
花开绚丽正待凋零。空茫宇宙,激起我白昼梦
只待秋语,引领我像万灵飞或沉落
啊,这满山遍野的锦绣为谁在举行最后的庆典
 
 
 
7、《海东的风景》布面油画100×120cm
水中树是否已经摇曳过你打开的前窗,倏然间的波纹
像是从手掌心央向前波动而去,沿着湿润的水上植物
再沿着那些蔓生发芽的胚体,再沿着下午四点半钟的光热
啊,懒洋洋的时光,我眺望到了那些孤零零的树影
我眺望到了前方有我栖身地有我私秘的秋语
我眺望到了地球边缘又一片水㣫缠绕着树,树绵延着天际
我眺望到了碧绿的水藻有精灵们在相爱
我眺望到了几棵水中树影仿佛在迎候远方来客
一层层的蓝光波轻盈的吐落出忧伤
一层层的紫光未出世,就已经随仙女们而去
《海东的风景》是我见过的未抵达但梦见过的
远离金属栅栏和锈铁味的风景。啊,请爱上这风景吧
请爱上这一棵棵水中树影的孤独和骄傲,请爱上它们
远离战乱和瘟疫的,纯净得让人想恋爱的人类的风景吧
 
 
 
8、《橄榄坝的风景》布面油画100x120Cm
晨曦初露,我又看见了《橄榄坝的风景》,啊,风景
与我们视眸相遇的风景。干净的叶面像排箫般呼啸
我又看见了橄榄坝,植物的神经是葱绿的,它的细胞或浅黄但最大的事件仍被绿统筹着,因而,那纤细的鹅黄的植茎
被画家段玉海乐此不疲追索的飘渺,今天驻守在这里
同时也为我们心灵的触角带来了颤动。我又看见了那江流
著名的澜沧江穿过橄榄坝的腹部,那轻柔的热带腹部
那条青碧色的江流平缓的穿越,如绿叶编织的经书
晨曦初露,我该怎样抵达《橄榄坝的风景》,啊,风景
我该怎样抵达那一丛丛从江岸跃出的风景,何谓风景
那些古老的水、植物、平川或高山、江流或大海
从眼眸下闪现称之为原风景,称之为自然的博物馆
在这里,风景画家段玉海告诉我说,画布上的风景
需要爱,每一点绿或鹅黄都复述着心录对于橄榄坝奇早的爱
 
 
 
9、《湿地莲塘》布面油画100X120cm
段玉海的画室离海埂很近,在一个很近的尺度里就可以发现湿地就在他的后窗之下,那闪着波光的水面上漂着莲花
风景画是段玉海生命中每天相遇的灵魂,当我说灵魂时
可以感知到在《湿地莲塘》外,段玉海在这里漫步静思的
时光。啊,时光,当一个人的时光从一幅风景画中脱颖时
我们可以静悄悄的细数那些美人蕉毗连的水边植茎
就像细数一个热闹的夏天外一口莲塘的寂寥有多少明镜
段玉海喜欢水,喜欢风景中出现水和更多植物相拥的画面
所以,段玉海驻守在有水荡漾的地方画风景画
啊,时光,《湿地莲塘》是段玉海时光中的一篇章
水上的植物比邻接踵地延续着那一幕夏日最寂寥的时光
人或自然都在朝朝暮暮中践行着自己的日常生活
啊,时光,在《湿地莲塘》中有我们有可能会爱上的纯风景
茂密的、敞露无余的、凉爽的、渴望中的美人蕉啊!
 
 
 
10、《有萝卜花的风景》布面油画100X120cm
萝卜花在哪里盛开?这是一个关于大地记忆的问题
这是一个关系到时令、白昼与长夜、水和旋律的期待
这是一 个被梦和速度所追赶的现实。萝卜花开了
《有萝卜花的风景》中的风景告诉我说,萝卜花开了
有些美睁开双眼就能看见并捕捉,这魔力是一种潜能
它从画布上延伸出去,那应该是云南山冈上的坡地
我熟悉那些坡地的经纬度,就像亲临这幅画的色泽
那些从云层下跃出的坡地,也是牧羊人的天下
当然也是手握锄犁的农夫们守望的家园
因此,《有萝卜花的风景》出现在眼前
这是夏季,成片的萝卜花带着狂野的姿态出现在画布上
白色的花朵中间,有一片黄色的花茎是它们的盟友
萝卜花开了,分享它们的花开意味着下一个时刻
我们正好在梦醒时分,抵达那片《有萝卜花的风景》
 
 
 
11、《向日葵》布面油画1O0X120cm
向日葵当然是黄色的,它的黄色是我们为之眷恋的轮盘
这圆的、扁的轮盘是属于画家光阴中的下午,西斜阳光的
下午,向日葵在立秋前开始疯狂的成熟。画家发现的这一幕是向日葵属于生物钟里最喜庆的时辰。我不知不觉地
渴望着向日葵圆盘中的那些葵籽,它们是饱满了
还是正在趋近饱满?我渴望着那些黄,从绿色躯体上升的黄
这些黄不是甘橘的黄,也不是书页间一只蝴蝶标本的黄
啊,黄,为什么向日葵显示出了我渴望中的圆盘中的黄
一切都在围绕着光阴辗转的黄,这正是我渴望它的秘密
一切都是迎着我感官纷繁致上的黄,我㼓仰慕它的姿容斑斓
我仰慕作为向日葵自然怀抱中的一棵棵向上的灵魂
我仰慕它摇曳垂下头来亲吻大地的那种热烈之怀
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爱上向日葵,每每与它相遇我就会
为之驻留,并感知到在向日葵之外,世界不过是满地的流沙 
 
 

12《美人蕉》布面油画100X120cm
段玉海有好几幅与美人蕉有关系的作品,美人蕉在滇池岸
占据了湿地边缘。段玉海也在此边缘漫步、冥想、发呆
在一个平凡的、寂静的时刻,美人蕉来到了画布上
我想起了瑰丽,我的双眸突然在阴郁的星期六上午
感知到在美人蕉盛开的时辰,此刻,我是在夜里失眠
还是在做白日梦?因此,我希望我们共同审美这幅画
尽管这个世界的审美已疲倦于鸟语被聒躁声所湮灭
我还会在这刻禁不住的为喜悦而诉说美的轶闻
尽管这个世界的审美已疲倦于瑟瑟之词暗河奔涌
我还是会在这刻禁不住那棵棵美人蕉的呼唤
尽管这个世界的审美已疲倦于沧桑之下沃土低泣
我还是会在这刻禁不住追赶上一场美人蕉的庆典
我知道,世界该来的就会来该散的终会散场
就像美人蕉独立的盛放,周围的苇草们是它的异形伙伴
 
 
 
13、《金秋池塘》布面油画96×145cm
我喜欢《金秋池塘》的理由是因为水
这些植物中的水,仿佛从一册笔记本中漫出
它有着神秘的索引,仿佛就此将我们引向秋岸
引向那无所不在的空寂。我喜欢画家乐此不疲地承述着
他喜欢的苇草,这些黄的浅绿的书笺,最适宜拂过书页
之后,再拂过我们的面颊。池塘中的水清是可以看见的
这正是它的神奇。对于水,我们需要它的永远是纯澈
在水的品质中,我们永远想成为另一个自己
这幅《金秋池塘》像我低咏的《大悲咒》,像慈航
可以观看到远山的青黛色绕开了我们的忧郁
而当我们将全部的目光转向这幅画
哦,秋天那低低的云层正引渡我们浪击天涯的脚步
我喜欢《秋日池塘》的理由是因为岸上有柳枝
多么碧绿,仿佛一座神宇,引领我们咏颂
 
 
 
14、《三月桃梨花似海》布面油画96X145cm
我再也抑制不住比想进入这场春天的盛典
我们知道,凡是花都会开放的,凡是花都会选择秘密的时辰
为自己的心灵史而吐露秘密。画家段玉海路遇了春天的盛典
桃梨花总是相依相倚的成为秘密的伙伴
为了一场场盟约而怒放。《三月桃梨花似海》中有桃梨花
竞相开放。桃花是粉红色的,在桃花里
一切隐喻都是喜悦、爱慕、思念和幻想
梨花是白色的,是忧郁、肃穆.泪花、离愁的象征
我再也抑制不住地想进入这场春天的盛典
桃梨花在春天开放,这是云南的山冈
段玉海所有的风景画,都取自云南的背景
春天来了,一个爱上春天的画家描述了桃梨花的盛放
缓缓来临的斜坡地上,桃梨花开放了
这一幕春天的花景,是否是你爱上的锦绣年华
 
 
 
15《香格里拉的雪景》73X100cm
我了解《香格里拉的雪景》,就像了解画中的白
这白色层层叠叠覆盖了辽阔的草甸子。在那白色下
褐色的牛羊糞团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雪,这些天神赐予的
笺注是白色的,只有它可以冰封一切消息
我曾在这些雪中漫游,那当然是冬季,是发生在我生命中的
最寂寥的季节,沿着《香格里拉的雪景》,我寻找着寨子
寻找着牧人,但你知道旅路漫漫,人生诡秘无边
雪无边,境无界,这是《香格里拉雪景》中的索引
它牵引了我,也必然会牵引你的目光
村寨在雪的尽头,只要你有勇气就会寻找到藏人的栖居地
而牧人们也会在远方出现。这一幕雪景中有纯粹的冷
你要带上一颗坚定的心才会倾听到火塘边的神曲弥漫
《香格里拉的雪景》,因为冷而雪白,像雪域尽头的画框
走进去,自然会寻找到你凝眸间的天籁
 
 
 
16《风雪中小溪》73X100cm
因为白,地平线也是白色的。你看不到玫瑰色的
地平线跃起。你看不到蔚蓝天际的云层在变幻
世界在这里,简约为《风雪中的小溪》,这溪流仿佛
从臂湾里流出,曾经被我们相拥入怀,而今天它在雪域中
晶莹剔透的流动,我能感受到它遇到了
无限冰冷的召唤,我能感受到它遇到了风雪中冰川下的
爱情。我能感受到除了白,所有的色彩都是多余的
但两棵树的躯体,仍在执著的坚守着树的褐色
水在冰封住的大地上流动,坚定不移地流动
我又看到了人类的幻想之母,闪烁着古老渊源的晶体
只是为了存在,只是为了继续往前走
只是为了去追索春天,那冰川尽头有春神在召唤
因为白,是寞寂,也是等待。《风雪中的小溪》
越过这一场大风雪,呈现出我们渴望的眼眶中的净水
 
 
 
17、《梨花》布面油画100X120cm
纯粹的白,光阴之白的一部分,它们游移到我们䠵身外
那是户外的窗口,那亦或是久违的山坡,自由的领地
纯粹的白,往往在春风三夜之后来临,那是树绿起来后
池塘的鱼儿忙于戏嘻之后的某日时辰,于是,梨花开放了䠵
纯粹的白,属于梨花的灵魂,它们的花瓣再没有多余之色
所有一切围着白在运动,直至它们會凋落
纯粹的白,桃花的邻居,它们竞相盛放,从来就不质疑
于是,属于桃花的那部分都红了,属于梨花的那部分白了
纯粹的白,绿枝中只有梨花的白在春天漫歌着
可以在红绿紫气中占一息之地,只到自己满身的白挺立着
纯粹的白,只有在春天,在万紫千红中显形露相
它的白,也是画家段玉海理想生活中的白
春天的白,是梨花的白,如果没有桃花李花的粉红色
如果没有天空的蓝㘩大地的果绿色,梨花的白会不会寂寥
 
 
 
18、《沙溪黑穗江》布面油画100x120cm
在很多时刻,画家段玉海画布上的油彩都在冷静的
替代我们的感官去到了旅途,在这里《沙溪黑穗江》
是从云南剑川流过的一条细密的江流,我去过沙溪古镇
茶马古道的重镇,马帮的铃声悠远了好几个世纪
此刻,面对画布上的这条江流,面对远处隐现的村庄
我的心绪飘着梨花,那些并不湍急的水面
载着若干世纪以前的残枝,仿佛想重新寻找到先人的
咒语。在很多时刻,画家段玉海画布上弥漫着
令我忧伤的起伏,那是一些帆船经过后余留的惊叹
那是黑暗逝去后的缜密。《沙溪黑穗江》并不是一条大江
在画布上它经过之地都是沿岸的寂寞,都是人心的聚散地
绿枝们弯下身来,轻柔地将手臂伸向它的流速
啊,流速移向不远的村落,移向宁静的转湾
移向平凡的日子,移向另一条大江的怀抱
 
 
 
19、《大理洱海》布面油画96X145cm
《大理洱海》出世于那些水的近距离,尽管洱海流域很大
而我在这里看到的洱海却是一个水湾。它的局部
是洱海的水家族之一,画家再现了这洱海水湾中的水的明镜
水在滋养着水草,它从水中央升起或蓝或红黄
我又见到了心悦的漪涟,它的波纹就像我摊开的手掌
又像夜里失眠时找回的灵魂。水边的垂影
往往是我们自己,是那属于水湾边沿的剪影
由此,我又看到了生机旺盛的日照,有了它的远山
让我们想起了苍山雪。多少年来
段玉海总是出现在他风景画的外面,在这幅画中
我能感觉他在画外散步,我能感觉到使用色彩
对于他来说,就像使用着祖先的梦语一场
《大理洱海》美不美?还是已经美入了骨髓
还是已经在这美图中寻找到了回家的路
 
 
 
20、《沙溪玉津古桥》布面油画100X120cm
一座桥盘距我们心底有多远?远在多少世纪以前
这就是我感受到的追问。江河绵延到了沙溪,我去过
沙溪两次,若干年以前,我在那里发呆,疑窦处有脉络
升向天际。这座桥我走过,用手扶过石栏
桥上有阴影、有蚕茧式的自缚、最重要的是有云飘过
最重要的有云在畅游人间。一座桥拱起身躯
修桥人已远逝,万水千山藏深情,千山万水需要虚渡
我在这场秋瑟细雨中看桥,沙溪玉津古桥岸
树木依然在伸往天空,啊,这天空的绿触须
它们依然饱含爱意,依然在天空下扎根
以此作为见证者和守望者,让水晶莹地穿过大地
而此刻,隐现的桥,依然拱身,渡芸芸众身的魂灵
而此刻,岁月静好,如段玉海画卷上的遗梦
我心起伏,像水岸上五里十里之外麦浪的卷曲
 
 
 
2l、《弥渡的风景》布面油画100X120cm
世界顿时亮起来,让我随同那一丛丛升起在山冈上的
叶族们,以摇曳的羞涩、挺身的勇气
往下俯瞰,这一层层的绿中挟持着万物的雄心
更多的是仙气弥漫。《弥渡的风景》抵达眼前时
世界顿时亮了起来,是的,世界亮了起来
风中的铃声抵达耳鼓,带来的喜悦亮了起来
水中的莲花抵达了山下的池塘,乡村的祷福亮了起来
世界顿时亮了起来,㝡寂静的四野
盆地上的庄稼、村庄里的歌谣都已经亮了起来
我喜欢这一束束明亮的,让我突生喜悦的人间消息
我禁不住的已经俯瞰到了这白昼间跃出的天堂风景
我禁不住的已经为这道风景,吟诵完了《大悲咒》
风景中升起了我们命中渴望的田园山庄
啊,织锦中的万物,我眼神中爱上的又一匹锦上添花
 
 
 
22、《新华土林》布面油画 73X100cm
什么都挡不住这道风景的降临,它随同古老的辙迹来临
所以我看到了天际的蔚蓝,我问自己,云舒为何又云卷
什么都挡不住这道风景的降临,它随同雁阵降临
所以我看到了雁群离散地,万古之忧聚我心头
什么都挡不住这道风景的降临,它随同刀锋般的土林来临
所以我知道过了这一夜,那云霄处仍旧有君子的旋律
什么都挡不住这闪现的水池,它随同渴望来临
所以我知道世界有明镜,有君子小人之鉴别
什么都挡不住万里江山的宏图一隅边疆的壮景
所以我知道大地上述说着风雨之后的静寂
什么都挡不住那高山上的青黛色的来临
所以我知道千山万水挡不住我的跋涉我的思念
什么都挡不住突加其来的风景与我的相遇
所以我知道你隐形于大地是为了迎向我的泪光闪烁
 
 
 
23、《海埂的老桉树》布面油画120x100cm
《海埂的老桉树》画中传达的是年轮的启示
很长时间,我凝视这幅画中的意境。秋水在旁边流动
啊,秋水多平静,无风无浪亦无是非和战乱
犹加平静的星期五的早晨,我有时光凝视这片风景
我有时间研究年龄的是非功过,更重要的是我有时间
渡我从此岸到彼岸看大江东去浪淘沙之后的平静
画面上的老桉树以躯体的沧桑告诉我说
阳光正西移,在西移的光斑中,我看到了纯粹的挺立
我看到了纯粹的树皮,它像人的脸面一样
呈现出身份和尊荣,世同时呈现出卑微和琐碎
《海埂的老桉树》以油画的色彩学
巧妙的让我们在转瞬间就体验了一次年轮的美学
在日光西移出眼眶时,往海埂走一走
你就会遇上《海埂的老桉树》,遇上数之不尽的沧桑浪卷
 
 
 
24、《勐海的风景》布面油画96X145cm
层层叠叠的是锦绣,我所见过的织锦魔法在此跃出
这是秋天,我在这里观黄色在勐海的土地上织物
织出的是弹指间的䑚岁月。那些紫色啊,紫色
紫色已上架,紫色已攀延到果朩、书页、味蕾中
而那些绿,《勐海的风景》中的绿,大面积的绿
当然是茶树,是从古老《茶经》中弥漫而来的绿
对于段玉海来说,绿是他的灵魂色,之后才有了白的渗透
而对于勐海来说,绿就是永恒的经轮
噢,远山中藏有什么?除了眺望,我用什么样的魂
才能捧住远山漫出的炫光,山,给予我们的
永远是敬畏和神意。而此刻,远山又升起在眼前
勐海的织锦图,飘渺的远山是这幅图像中的守护神
我没去过勐海,但因力有了《勐海的风景》
天地间顿时温暖起来,神让我们安居让我们喜乐无忧
 
 
 
25、《风中山景》 布面油画  73X100Cm
风,从树身中可以观风向,观四海的浪花
树枝上的风垂向四野,风生风,就像水生水
灵生灵,就像墙生墙,火生火。就像种子生种子
就像指染指,就像眼下,秋风生起树木摇曳
风,我看到了两棵树相互依偎、彼此守卫的树身中
看到了风来了,风来到了树上。风来了
无论是东风还是西风,树晃动着
以此守卫自己的领地。无论是春风还是秋风
树枝呼啸着,以其魂灵召唤喜悦或承载悲伤
风临处,是大地,是禾苗的幼床,是绽放的诗意
风临处,是起伏的山脉曲线,是坚定的梦念不变
风临处,是深谷幽梦,是呼啸后的宁静
风吹树枝,那树枝正偏向东风或西风
风吹树枝,那树枝正偏向春风或秋风
 
 
 
26、《阿佤山的风景》布面油画 10 0×120cm
芭蕉树叶下的阿佤山,著名的热带乡域
也是产生美人的好地方。布面油画中的美人
似曾相识,只要你来到阿佤山,隔着芭蕉叶就会见到
这山水一样的美人,她有着黝亮的肤色
因为她离太阳最近,她的笑,不是销魂
而是让你阳光起来,只要你看见她的笑
内心的阴郁,那些属于问题的问题,包袱的包袱都会消失
原来笑是这样的,笑里面有着刀剑、有战争、有原子弹
而在这佤族美少女的笑脸上,有的是松露、桃花、福禄
在少女之后,是背景,是阿瓦山的木鼓和阿瓦山的少年
是蓝天白云和茂密的植物,是你身体里的热带
是美少女的歌舞,是即将上演的木鼓舞
阿佤山以风景,离不开阿佤山的美少女
离不开芭蕉树、牛角和木鼓,离不开美少女的微笑
 
 
 
27、《梨园》布面油画73×100cm.
梨园就是梨园,它远离苹果园、葡萄园、甘橘园
温度渐渐地在四周弥漫,渐渐地让我看见了那些土地
那些土地刚刚松绑过,刚刚疏理过了杂芜
那些干净的土地没有一根多余的草,没有眼泪
没有创伤亦没有疼痛,因为春天来了
土地锄了草,松了绑。因为世界是美好的
因为我们等待的永远是一场自由的春宴
梨园就是梨园,它是属于白色的花科,属于段玉海的
一段梨园梦呓。它不是玫瑰花所以没有刺
它不是桃花所以没有艳遇。梨花是白的
有时候白得凄凉,但更多时候它白得怡目
白得肃穆,但更多时候它的白让人变得纯洁起来
梨园绽放于春天,这座梨园记载了
一夜春风后,梨花挂满枝的史前故事
 
 
 
28、《糯黑立冬时的萝卜花》布面油画100×120cm
立冬了,当初次的凉开始袭来时,我能感觉到
《糯黑立冬时的萝卜花》身体上的寒意,就像人
不经意间所经历的一场事件。不管怎样,在凝眸深处
我已经开始喜欢上这些萝卜花的白,萝卜花
为什么开白花?为何在立冬之后开花?这些问题
只有神仙知道。立冬了,这是一个冬天序幕的开始
透过这些白的萝卜花,我感知到了画家段玉海
使用白色的游刃有余,白色中有沧桑,白色中有风暴
我发现了白色是段玉海画布上致命之魂
从悲伤的梨花到立冬之后的萝卜花的画布上
我发现了画家对于白色的迷恋。立冬了
《糯黑立冬时的萝卜花》从白色中呼啸而来
我发现了过程,萝卜花在盛开白花之前的秘密
那些盘旋于大地深处的根须或深或浅的成长,就是秘密
 
 
  
29、《平平淡淡萝卜花》布面油画 100x120cm
这是一幅淡雅的风景画,它的灵域没有边界
看见它面对它,都需要一种波浪不惊的境遇
一些紫,初露情怀,点缀着萝卜花的白色
紫,是忧郁也是紫气,当然也是一首诗歌
我不知道别人对紫色的感受,对我而言
紫色就是一只只失去了音讯的信封,里面装满的
必然是笺注。面对一幅油画,我们到底需要什么
这一片片山野间的萝卜花啊,这片寂静
被画家创造,他描绘了我们呼吸间渴望的纯净的白
他描绘了心仪的风景画中的妙律
淡雅的风景画,画框外绵延着祖国的风光
我亲爱的边疆一隅,那些白色的花等待你的歌吟
歌吟者弯下了身,像我一样,赞美着这谦逊的大地
像我一样感受着这一幕美学中的偶遇,这场旅途中的萝卜花
 
 
 
30、《洱海的风景》布面油画100X120Cm
这应该是洱海秋天的风景,一早醒来,我就看见了
这风景中的秋水,它犹如美人们的静眸。而秋水
就在这眼眸下铺展开去,岸边簇拥着浓烈的金黄色
就像昨夜我与友人告别后,转眼间只剩秋水相伴
时光疾飞着,尽管如此,在这里你看不到时光疾飞
也看不到爱情为什么短暂的迷津?时光疾飞着
洱海的秋水一景近在眼前,近在咫尺之下
它近在秋叶斑斓,万树正待秋风呼啸齐扫落叶的时辰
近在我们的旅途之间,那些悄然无语的水波
涌过了秋景中最后的金黄色,而在前方是水的渊薮
今晨我醒来,从昨夜的书海中梦到的秋水一梦
就是眼前的秋水,啊,秋水就像那美人的眼眸
这幅秋水洱海,不需要扁舟渔船,不需要波浪涛涛
不需要风啸岸边,不需要游人如织,不需要花开花落
 
 
 
2013-09-22补《葵花间的那些小米菜》短评
葵花是宿命的,只相信秋天可以让自己盛放,这幅画很显然是风景画家下半夜完成的杰作,准确的说是属于2013年秋天某一个夜晚、或者是无数个夜晚构成的作品,因而画面带着强烈的梦游色块,这是我喜欢的秋色,这也是段玉海云南风景画中最勇敢的秋之宣言,纯云南土地的红,像九月的火焰,而在上面,是像天书和咒语般的葵花小米菜,是更多密集的植物的黄。天空纯净的蓝,如此干净,带着我们梦游、驻足。画面保持着画家一贯的风格:在肃穆中透出一种激情四射的光芒。我喜欢画中苴抵眼神的秋色_纯云南高原纯朴而自由的秋色。 
《葵花间的那些小米菜》_揭开了秋天的叙物诗,艺术是彼时彼岸,不可分离的载情载喻载韵之体。段王海的所有风景画都潜伏着诗歌音乐的符号,这显示了画家内心对于多方位的美学的敞开和探索。
2013-10-13补《我家阳台上的番茄》诗
番茄为什么变红了,这是段玉海
外阳台上的秘密。像土地样的花盆垂落着
完全熟透的番茄,我们知道
番茄也叫西红柿。它来到了外阳台
亲切的景致,凡俗的生活
我听见风铃在响,树叶在变黄
我看见有人在里屋说话
邻人在远游,鸽子飞出了笼子
我看见番茄在变红,天边在变蓝
是的,没有人告诉我番茄
为什么变红了,伟大的秘密世人晓知
但从不申诉,红下去吧,亲爱的番茄
编辑:【travelsky】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