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观点正文浏览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艺术诊断下的乡村场域
作者: 王玉辉 上传时间: 2014/9/13 来源: 本站 浏览 857 次 评论 0 条
                  一
 
  在西方新艺术样式大规模影响中国艺术之前,“艺术源于生活”无疑是培育艺术家艺术创作能耐的重要方法。在大自然慷慨设置的限度内,为学生提供艺术滋养和规训,成了艺术类院校中的美术专业教学的最重要方法。
 
  大学读书时,学校曾让我们完成了三次下乡走进乡村的绘画训练,每次下乡的时间都超过一个月。第一次下乡体验生活是在1979年的4月,大二上学期,去的抚仙湖畔,在“师法自然”旗下,以艺术的名义下乡体验生活,为了画画远足去一个半封闭的山村应该是大多数同学人生中的第一次。抚仙湖位于澄江县与江川县、华宁县交汇处,我们实习的地方是江川县江城一带的孤山和海门,距离昆明70多公里。
 
  1979年到孤山还没有通汽车,我们早上九点多在西站客运站上车,坐着到处叮当作响的破旧班车,中午一点到了江城,下车后背上各自画画的纸张颜料笔,还有铺盖行李,每个人应该不少于15公斤。在云南4月的太阳下向孤山大队开进。江城与孤山大队隔着一座山,骄阳下负重行走,一会儿每个人都是一身大汗。我们这一拨带队的老师是叶公贤和李小明,那时李小明老师刚毕业留校,叶公贤老师也就40多岁,也背着自己的行李走在队伍里面,嘻哈笑语中上到了山顶。这时,抚仙湖就在你的视野中,镶嵌在群山中的蓝宝石,蓝得如此耀眼,让你不敢直视,让你忘记了地点,忘记了时间,甚而忘记了你要去干什么。伴随着山顶拂面的清风,蓝色的冷色属性缓解了因阳光暴晒升高的体内温度,蓝色似乎贴紧了我们,在蓝色的明朗下,大家兴奋的叫喊声窜了出来,只是不记得叫喊的是什么内容了,但我就此就一直有着一个蓝色的梦。交通便利后,我又多次驾车去过抚仙湖,从远处看抚仙湖,30年间无甚变化,却怎么都寻不到往日的旧梦。“见”是两个层面的知觉,一个是绝对层面的空间,一个是相对层面的知性,后来去了多次,却再没有那样的情感,或许梦本就是不可追寻。站在山顶,看不见我们要去的孤山大队,孤山大队的位置在我们脚下的山坳里。
 
 
                  二
 
 
  孤山大队的位置在抚仙湖畔的一个小港湾的山坳里,背山面水,水中央便是孤山岛,孤山原名瀛海山,明代以前瀛海山旁有一小岛(称小瀛海山),两岛之间有一铁桥(虹饮桥)相通。明末一夕地震,小岛及虹饮桥沉没,唯瀛海山屹然独存,孤山由此得名。现存的孤山,岛成椭圆形,形如鸡蛋,面积约0.5平方公里。岛上有岩洞、山峰,最高处比湖面高出40多米,现孤山岛是抚仙湖中唯一的岛屿。
 
  我们到孤山大队已是傍晚,孤山的小港湾被夕阳下的阳光染成一片金色,渔民在夕阳下修补着渔网,当时正流行台湾校园歌曲,其中就有一首《外婆的澎湖湾》:“晚风轻拂着澎湖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醉斜阳∕只是一片海蓝蓝……” 此时,“外婆的澎湖湾”于我们不再是听闻的秘境,变为实实在在的感受和认知。大自然构建的这个场域具有着关于美的统治力量,成为了当时步入艺术状态的必要条件。
 
  小小的山村因为我们的到来变得不平静,可能是同学们的特殊存在的方式打破了小山村的宁静,大家每天一大早就都散出去,在田间地头、山上水边开画。那一次,同学们多数画的水粉风景写生、人像素描、速写,尺寸的大小通常是16开或者8开。水粉风景写生最大就8开,水粉画尺幅大了纸张和颜料就用得多,一是我们都太能干,差不多以每人每天三幅画的速度在创作,早上、下午画风景,晚上画人像,饭前饭后还要抓点时间画速写,节约材料才能保证坚持到最后;二是我们班上许多同学家里都不宽裕,画大了浪费钱,那个年代俭朴节约的观念尚深入人心,好多同学画人像都用还没有印刷的报纸纸张,买时便宜,简称“白报纸”。
 
  我们外出画风景时,身后往往会站一群人,有男人也有女人,后面不够站了,人群有时甚至会站在了你的前面,让你看到的是人,闻着的是汗味,这时人群中往往会有人出来说话:“莫挡着,挡着看不见了,人家咋个画?!”当你刚开始落笔时,人群中会响起不止一个声音:“这个是画哪里?看不出来,不像不像。”当山川、湖水、房屋、植物随着打轮廓铺调子细刻画默然落在纸上,人群中会有人把你画的物象认领了去:“这是我家的菜地。”“我家的房子也被画上去了。”更多的是一个疑问:“你们画了整哪样?”在村民们专注我们手中的白纸、颜料、笔在变戏法般的舞弄下变成图画,图画上还有他们的家,我却在看着村里的男人牵着他的牛,以巨大的热情进入到沃土中去,向属于他的土地发动一场翻动泥土的战争。我们观看的角度如此不同,山村的平衡就这样被打破了,他们也许没有机会和时间离开他们生活的山村来和世界沟通,但他们不愿意保守地中断和世界的联系,才会对我们表示出这样的热情。值得夸赞的热情另一方面源于封闭的简单的山村生存方式,让人更懂得对别人和新鲜事物发生兴趣,并且认为奉献和互助合作才是真正生活的意义,而我们从观看的角度认识到的便是村民们的纯朴厚道。
 
  夜晚,我们住的大队部会涌进很多人,因为我们天天晚上都会聚在昏暗的灯下为前来凑热闹的村民画人像,小孩要调皮一些,争着叫嚷“画我嘛”,但由于小孩的形体结构发育不完善,我们更愿意画帅哥美女或者老人。那时正流行看港片《唐伯虎点秋香》,我们就把村里的美女通通唤为“秋香”,“秋香”都是白天画风景走村串寨时物色好的,太阳落山后我们就把“秋香”带到大队部来画。人类喜欢帅哥和美女,这和物种进化论中优化遗传基因的天性有关,在动物的属性中雌性或雄性都会本能地找寻强壮或者漂亮的异性做自己的伴侣,所以后来我们班上个子比较矮的同学,都找了比他们高的女人做妻子。当大家都准备好纸张和笔后,“秋香”来了,我们会选择画美女,“秋香”没来,我们就画帅哥或者老人。大队部的楼上挤满了人,但只有妇女在为家庭倾注情感而纳鞋底的“索索”声,我感觉被画的人在被画时产生了一种异常神圣的心态,一脸肃穆,一小时两小时纹丝不动。是啊,虽然“脸”一直是他们与生俱来的东西,但在画像画好的那个惊人时刻之前,“脸”不曾在真正意义上拿在手中观看过,画像弥补了村民们自我认识的缺项。在那个年代,照相还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村民们被画后,常常要求要一张画像,同学们都会指着孙建东说:“请孙老师给你画一张。”老孙手快,老孙以国画线描的方式寥寥几笔,画得很像,我们画一张,老孙往往可以画两张三张。老孙当时看上去年纪很大,我们都是向村民们介绍老孙是我们的老师。
 
  乡村场域中产生的镜像,在艺术诊断后被认为是朴实与真实感人的,不需要任何为与愿望相符的辩护、分析,而被真正付诸应用。
 
 
                  三
 
 
  我们能够待在抚仙湖畔的时间用完了,在我们快要离开时,听大队政府里的人说,省里面来人了,花950元向孤山大队买了孤山,给昆明的动物研究所用来养猴,协议都已经签了。我真佩服这个决定出自什么人的想象力,孤山在明代鼎盛,曾建八殿、五阁、三亭、一堂、一庵、一塔。当时我们登上孤山,古木参天,还剩有建筑遗迹。1950年,土匪金绍云暴乱溃逃岛上,自称“小台湾”,可见孤山的风韵。我在1986年左右去过孤山,昔日草木尽遭猴毁,全岛皆土石裸露。
 
  现在的原孤山大队,拆尽了当时我们所见的红土干打垒墙,新盖的各样农家旅舍贴着卫生间用的白瓷砖,原来睡过的大队部找不见踪迹,在大搞建设的热情下被重新规划了。孤山大队连名称也改了,改为格外亮堂大气的“黄金海岸”。孤山开辟为旅游景点,移栽了一些小草小树,在岛上的风中摇摇晃晃。云南的多样性地带和囊括全国一半以上的动植物种类,本来由自然之神动辄以上亿年的时间创造,我们的祖先顺从自然的意志,产生了不同的民族和多样的村落,我们却急急忙忙地用10年、20年的时间把乡村建成了城市。现在的“黄金海岸”是“新文明”的成果,多少田园乡情在抚仙湖畔消失,于是看见的看不见了。在展开的时间上,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国内无数的画家到云南“师法自然”,因钟情于“十里不同天,一山分四季”的多样性,当变为在我们这里有的在他们生活的城市也有的时候,还会来云南讨论“师法自然”吗? 
 
  乡村场域在不同时期发生的变化,改变了艺术家们的选择,在变化的感知范畴下评价世界,重新构建理想镜像,我终于领悟了当时叶公贤老师为什么用脱离直接经验的方法在孤山画他追溯到陶渊明理想的画。叶老师不屑我们热衷于收入画中的红墙黑瓦,在晚饭后外出散步时,留意路边的土坷垃和奇异石块,经过一番砸削后带回,第二天傍晚让我们看到的画是,土坷垃上的起伏成了大山上的沟壑,昨晚随手拔下的花草树枝,成了大山上的奇异树木,画面脱尽世俗之气。他展开的时间更长,表达出陶渊明式的中国哲学思想,完成了他认为的存在的经验。
 
  抚仙湖畔的乡村细节经过金钱的洗礼变成了数字。但1979年的抚仙湖畔一直是我的内心经验的珍贵之旅,永远感受到一种不可言传的情愫包裹着自己,忘不掉我们刻苦学习的那一套文明意识,忘不掉已经濒临消失的“抗浪鱼”。所以在2010年的又一次抚仙湖之行后,清澈的抚仙湖水以及在记忆中还未被污染时的那些云南的湖水,就展开在我的画面上,用个人的表现触及公共话语。虽然抚仙湖畔社会属性中的生命运动是被许多人认为的另一个更加引人入胜的出现。
 
 
 
                              作者单位 云南艺术学院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4 中国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