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观点正文浏览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时代的痕迹——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历程浅析
作者: 彭晓 上传时间: 2014/9/13 来源: 本站 浏览 1439 次 评论 0 条
                                         
  在中国现代史及高等教育史上,“77级”是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特殊名词,通常指的是1977年冬季参加恢复全国高考并录取入校的那批大学生。恢复高考制度不仅改变了一代人的命运,也改变了国家的命运,为中国在新时期的发展和腾飞奠定了良好的教育基础,并提供了较为扎实的人才资源。“77级”已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也意味着中国由此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帷幕。
 
 
                    (一)
 
 
  1977年12月,中断了11年之久的大学招生考试制度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据统计,这一年共有1200多万人报名,570万人参加了考试。虽然按当时的办学条件只录取了27.3万人(录取比例为21:1),但是它却点燃了全国所有适龄青年的希望,激励了成千上万的年轻人重新拿起书本,加入到求学大军中去,在完成几年的高等专业学习以后,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栋梁之才和中坚力量。
 
  美术(艺术)类高考除按文科考试科目的政治、语文外,还加考素描、色彩、命题创作3门专业科目。美术考生先是在报名时附带交上几幅自己认为满意的美术作品(包括素描、色彩写生、创作等作品在内),然后由参加招生的大学美术老师审阅,再按综合分数的高低排名来挑选参加正式考试的考生,经过连续三天(每天考一个专业科目)的考试,最后择优录取。
 
  1978年春天,各高校开始陆续发出录取通知书,当时云南具备美术本科专业的大学只有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美术专业,所以原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报考及收到的录取通知书是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发的,但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却是云南艺术学院发的——原来,云南艺术学院成立于1958年,到1962年却因种种原因停办,学校的所有教师和设备全部划并到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一直到1980年夏天,有关部门批准同意重新恢复云南艺术学院的建制,原云南艺术学院的老底子——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也就全部划归到云南艺术学院。因此,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也是继1962年以后云南艺术学院首次招收的美术本科大学生。
 
  1978年3月初旬,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38位同学从全省各地陆续赶到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报到,就此开始了大学生涯。38位同学中有25位男生,13位女生,其中有4位是少数民族(拉祜族、傣族、傈僳族、回族各一名)。从年龄结构来看,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由三个年龄段组成,即1948-1953年出生的11位“大龄”段同学,这些同学基本是以“老三届”(指文革前的高初中生)和“老知青”(1969年-1971年插队的知青)组成;“中龄”段是1954年-1956年出生的13位同学,他们大部分是文革前的小学生,文革期间“初中毕业”后就直接参加了工作;“小龄”段是1957年以后出生的12位同学,他们全是由“小三届”(指文革后期的高初中生)和“小知青”(1974年以后插队的知青)组成。从同学们入学前的职业结构来看,有12位同学是来自工矿的工人,有4位同学是来自商贸企业的职工,有3位同学是中小学教师,有8位同学是事业单位或农垦农场的文化宣传干部,有9位同学正在农村插队劳动(此时的“老三届”和“老知青”大部分已经重新安排了工作,只剩下“小三届”和“小知青”还在农村里消磨着青春年华),只有2位同学是77年的高中应届毕业生,他(她)们可谓是“赶的早不如赶的巧”的时代幸运儿。
 
 
                    (二)
 
 
  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是学校中规模最小的一个系:教师少、教室少,学生也很少——整个系只设了两个专业班,即美术和音乐各一个班,而且到毕业前一直都没有再招生。到云南艺术学院刚刚恢复时就是在这两个班的基础上扩编为美术系和音乐系,以后又在这两个系的基础上成立了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音乐学院、成人教育学院、图书馆、艺术研究所等院校系所,占地面积近千公顷,学生人数已超过一万人。其变化之大真可谓“日新月异、沧海桑田”。
 
  由于种种原因(如学校停办、撤并、恢复等),那时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的美术教育“很不规范”,不像其他艺术院校已形成了系统、规范、成形的美术教育体制和教学模式。但恰恰这种“很不规范”的美术教育让学生受益匪浅,因为各位老师均来自中国各艺术院校,他们任教时就把各自就读学校的各种美术教育模式、理念、思想和方法等等传输给我们,自然而然形成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氛围。老师们侃侃而谈、各抒己见,同学们思绪奔涌、无拘无束,在“错综复杂”的教学模式中汲取有益的养分。尽管如此,学生们还是按照当时美术院校普遍实行的教学方式,即一年级上美术基础课(以素描、色彩课堂写生为主),二年级起根据学生自愿分成油画、国画、版画三个组分开上专业课(其他课仍然合起来上)。
 
  从进入昆明师范学院校门的那一天起,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的生活和命运就与中国的生活和命运一起翻开了崭新的一页。经过短暂的新奇与兴奋之后,学生们马上就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之中。美术专业的基础课程是素描和色彩的课堂写生及速写,一年纪以石膏人像和几何体为主,二年级起增加了人体写生及花卉和静物写生,目的是训练学生的造型能力、绘画技法基础能力和形体动态的捕捉能力。虽然学习条件和生活条件比较艰苦,但同学们的学习热情可谓是极其高涨,可以说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当时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有句名言很能反映同学们的学习态度:“敌人磨刀,我们也磨刀。敌人不磨刀,我们也磨刀!”——这“敌人”指的是美术77级同学彼此,意思是同学在学习(画画),我更要学习(画画);同学不学习了(画画),我仍然还要坚持学习(画画)。因此,学生们从一开始就形成了“竞争”的局面,明里暗里憋着劲地展开了学习比赛:你学习的时间长,我比你更长;你睡觉的时间短,我比你更短。为了锻炼绘画造型和记忆能力,同学们每看完一部电影都要把电影里面的剧情默画下来,平时每个人钢笔和本子不离手,所见到的一切都成为了同学们训练速写能力的对象……那时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对知识的渴求、对学习的刻苦、对艺术的追求、对绘画的热爱简直到了“疯狂”、“痴迷”的地步。
 
  为了弥补在人体艺术解剖方面的缺失,同学们除了白天在教室里画写生作业外,晚上就在寝室里自画人体——或者是自己对着镜子画,或者是几个人组成一个小群体轮流画。尤其是那些女同学,她们头脑中或许多少还有一些传统的封建思想,很多连男朋友都没有,但为了艺术和追求,她们勇敢地穿着“三点式”,展露出自己的酮体轮流给其他同学画人体写生,这在当时是很“出格”的。
 
  到了大学二年级,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开始以志愿报名的方式分成了三个专业组,上美术基础课时按专业组分开上课,上其他课时又合起来一起上课。
 
 
                    (三)
 
 
  1980年秋天,随着云南艺术学院建制的恢复,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全体师生将搬迁到云南艺术学院的原址——麻园去办学。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同学们都十分高兴,毕竟云南艺术学院这个牌子对搞艺术的人来说是“名正言顺”的,在艺术教育方面可能会更好一些。
 
  然而,当时的云南艺术学院麻园“校区”哪像是一座高等院校的学府:小小的院落里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各种工厂和单位——有昆明电影制片厂、昆明幻灯片厂、昆明洗衣机厂、云南新闻图片社等,它们都是在云南艺术学院撤销后陆续搬迁进来的,在得到云南艺术学院要搬迁回来的通知后它们短时间内还无法搬走而且也不愿意让出这块地盘,所以当时的云南艺术学院筹备组就只好硬挤进去,用边办学边恢复的办法来迫使这些工厂尽快地搬出去。学校把学生安排在紧靠厕所旁边的几间平房里作为宿舍,然后在院落中一块面积极其有限的空地上搭盖了一间用油毛毡作墙壁、用石棉瓦作顶的简易教室给油画组当教室——这可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高等学府中条件最简陋、最寒酸的教室!而版画组和国画组的教室因学校实在是没有空地搭建像油画组那样的简易教室了,只好租附近的昆明第24中学的房子来使用,虽然条件比油画组稍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去:版画组租用的房子是该校大门口的校具保管库,四处漏风不说,一到下雨天就到处漏水,根本无法使用;而国画组的教室则是一间人体解剖室(因昆明24中的前身是一座卫生专科学校),教室里还一直保留着一个个用水泥搭建的人体解剖台,同学们就用这些解剖台当课桌,在上面大画其画。至于高等院校必备的图书馆、电教室、资料室、体育场等教育辅助设施则统统减免(直到此届学生毕业以后才逐渐建盖起来)。
 
  尽管学习条件如此简陋,但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却没有一个人为这样恶劣的学习生活环境而气馁,仍然专心致志于学习之中。此时77级学生已经进入大学最后的冲刺阶段,同学们在继续完善美术基本训练的同时,已开始酝酿搞毕业创作的问题了。为此,学校专门安排我们班国画、版画、油画三个专业组分别到云南边疆民族地区去进行为期二个月的下乡实习——国画组去西双版纳傣族和哈尼族地区,版画组去德宏傣族和景颇族地区,油画组去迪庆藏族地区。那时的云南农村十分艰苦,更何况是远离昆明近千公里的边疆民族地区,坐汽车都要一个星期左右才能到达,下去后吃住行都是一个大问题。但同学们丝毫不为这些问题所困,打起背包背着画夹就准备出发了。就这样,同学们经过几天几夜的舟车劳累,又跋山涉水来到各自的实习地点,与当地少数民族同吃同住在一起,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尽情地发挥出自己的绘画才能,也切身感受到了“天人合一”那种至高无尚的境界。
 
  到了大四上学期期末连同暑假在内,学校又组织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到外地考察和下乡实习。这次是结合毕业创作来安排的:一方面是让同学们到中国各地著名的美术景点和场所(石窟、壁画、美术馆等)观摩学习来提高同学们对中国美术史料的感性认识,扩大同学们的艺术视野;一方面是通过实习、考察来激发同学们的创作想象和灵感,搜集毕业创作需要的素材和资料。于是,同学们在二个多月的时间里足迹遍及敦煌莫高窟、天水麦积山石窟、洛阳龙门石窟、大同云冈石窟、芮城永乐宫壁画、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以及各省市博物馆和美术院校等处,接着又马不停蹄地赶回云南,按照各自的毕业创作题材去各边疆民族地区收集绘画素材。此时的我们根本顾不得去游山玩水,而是如饥似渴地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去学习新的东西、扩大新的视野,为最后的毕业创作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1981年12月下旬,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在昆明文庙桂香楼举办了“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毕业作品展”,第一次向学校和社会公开展示同学们的毕业创作成果,画展一展出就受到社会各界极大的关注,成为当时云南美术界的一件大事。许多同学通过平时或毕业创作,也充分显露出自己的艺术才华和无限潜能,有些同学的毕业创作还先后获得了云南或全国性各类美展的奖项。
 
  随着毕业作品的展出,也意味着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已经全部完成了大学四年的学业,即将告别学校而走向社会。人生中重要并值得回味的一段时光结束了,新的一段陌生而漫长的人生旅途又开始了。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全体学生不仅是为自己,也为学校、为社会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更为全国77级的所有学生们证明:我们没有辜负“77级”这个特殊的称号!
 
 
                      (四)
 
 
  从毕业到现在,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充分体现出自己的能力和价值。如今,我们这届学生大多数已成为云南美术界、教育界、文化界的佼佼者,许多同学都在云南各高等院校及中等专科学校的艺术学院(系)任教,不仅自己声名远扬,教过的学生也是桃李满天下。而同学们创作的大量美术作品则数不胜数,并分别在国内及国际各种美展中展出并获得了各种奖项。
 
  归纳起来,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对社会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贡献:
 
  第一、为文革以后青黄不接的高等美术教育输送了一批高素质、高水平的师资人才
 
  改革开放以前,云南只有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1980年在此基础上恢复为云南艺术学院)一座高等艺术院系,招收的学生也很有限,到我们班入学后直到毕业时总共招收的美术学生包括文革期间的工农兵学员在内还没有超过一百人,担任高等美术教学的教师也不过十几人。改革开放以后,随着云南高等教育事业的迅猛发展,报考高等美术教育的学生大幅增加,原有的艺术院校和师资人源已不能适应时代的需求。因此,云南艺术学院从恢复建制以后就将美术专业扩编为美术系,又从美术系分离新建了设计系,以后又在这两个系的基础上扩编为美术学院和设计学院,同时还成立了云南艺术学院文华学院(专科)、成人艺术教育学院(专科)、云南艺术学院附属学校(中专)等几座大专院校,学生也从每年招收几十人发展到近万人之多。此外,一些高等院校如云南大学、云南师范大学等以及各地区师范学院也相继成立了美术、设计的本科或专科院系,这就为云南高等美术教育师资带来了迫切的问题,也带来了一个良好的机遇。
 
  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的许多学生,毕业以后正好解决和弥补了这个矛盾。除毕业时留校任教的几位同学外,以后又有一些同学陆续加入到云南各高等艺术院校中去任教,不仅充实了日益紧缺的高等美术教育师资力量,还凭借自己过硬的美术功底和绘画成就,以及一些新观念、新理论、新技法而被学生所信服,也被学校和社会所认可。经过几十年的教学实践和积累,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的许多同学已成为云南以及外地高等美术教育领域德才兼备的教育家。
 
  现在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的38位学生中,有22位学生先后在云南及省外各艺术院校中任教,其中12人被评为教授、5人被评为副教授、9人被聘为硕士研究生导师、2人被评为编审(正高)、1人被聘为客座教授,2人先后担任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及设计学院院长,1人被国家教育部评为“全国优秀教师”、2人被云南省教育厅评为“云南省高校教学名师”并挂牌建立教学名师工作室、4人被推选为各自学校油画、版画、铜版画等重点学科带头人。
 
  第二、为云南美术界增添了一批承前启后、开拓创新的美术中坚力量
 
  在入学之前,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的绝大多数同学都酷爱美术,并具有一定的绘画天赋,许多同学在原单位以及社会上从事着与美术有关的宣传工作。入学以后,同学们从业余美术爱好者阶段一下子转变为专业学习创作的新高度,无论从质变和量变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经过学校系统的学习与训练,同学们如虎添翼,在思想、观念、技法、认识、素质等各个方面都突飞猛进。毕业以后,同学们纷纷在美术创作或美术理论研究方面显露出各自的才能,并取得了令人侧目的成就,他们不仅在国内外各种美术画展中屡屡获奖,还出版了众多的美术理论、技法方面的专著及画册,成为云南美术界中油画、版画、中国画等画种的领军人物。
 
  这里重点介绍一下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的几位同学,他们不仅是美术77级的代表人物,毕业以后也成为云南及中国现代美术流派的开拓者:
 
  毛旭辉(大毛),入学前只是昆明医药公司搞商品宣传的一名普通职员,入学后他开始学习学院派基础,同时也在努力探索西方现代主义哲学与绘画与中国哲学与绘画的衔接,渐渐地他开始叛离学院派的束缚而走近了西方绘画大师巴比松、塞尚、高更和凡高的艺术境界。他利用假期独自跑去路南圭山、西双版纳等地写生,收集各种创作素材,以最真诚的画笔描绘最朴素、最生动的劳动场景。他画了大量纸本水粉作品,以简洁、劲朗、明快的笔触描绘了西双版纳的山寨、竹楼、缅寺以及勤劳善良的傣家人和爱伲人,从中领会云南少数民族质朴、自然的精神内涵。毕业以后他分配到昆明市电影公司任美术师,从事绘制电影海报的工作,这种枯燥的工作显然容纳不下他对美术创作的冲动和对现代绘画理论的追求。
 
  1985年6月,毛旭辉与其他同仁在上海创办了首届“新具像画展”,以后又陆续创办“新具像”系列画展,从此与张晓刚、叶永青等人一起成为中国“85美术新潮运动”及“新具像”的开创者。他的代表作品《圭山组画》、《私人空间系列》、《水泥房间里的人体•几种状态》、《家长系列》、《日常史诗系列》、《权利的词汇》、《剪刀系列》等多次参加全国和国际美术大展并获奖,是中国被国际美术界和画廊推崇并认可的为数不多的几位著名画家之一,也是云南乃至中国现代美术流派(85美术新潮)的一面旗帜。
 
  苏新宏(小苏),入学前在昆明市长春百货商店担任商品橱窗设计与布置的工作,毕业后他留校任油画专业教师,后到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进修,历任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省级油画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云南油画学会副主席、云南省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等。苏新宏的油画作品特别是风景写生风格随意洒脱,技法娴熟精湛,色彩质朴自然,既有俄罗斯现实主义画派的严谨和细致,又具法国印象主义画派的浪漫及潇洒,到他生命的后期所画的系列画作更是大气磅礴、挥洒自如,天马行空而自成一派。正如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油画协会副主席闻立鹏评价的:“因为表现了生命的活力,深入的哲理思考,壮美的美学品格,精道凝练的艺术语言,使苏新宏进入了较高的层次,苏新宏是同代画家中较早对艺术的语言与精神有所领悟,并持续追求的一个,他沿着这条轨迹不断的努力、深化、纯化自己的艺术语言。”
 
  还要提及的一点是,苏新宏不仅在油画创作和艺术理念上建树颇多,在他的心灵深处还充满了对大自然的敬畏及对生态环境的忧患意识,他创作了许多反映大自然被人为破坏的作品,后来还专门创作了名为《虫命关天》的系列水墨组画,把自然界中被人类界定为害虫的毛虫纳入他的画中并成为他着力表现的主体,以奇特的想像力和幽默感,借以抒发他对自然生态环境逐渐恶化的忧虑和关注。他站在一个个极其弱小的昆虫的角度,细致入微地刻画出它们可爱生动的一面,以此向人类宣告:“大自然不仅仅是你们的,也是属于我们的!”
 
  郑旭(别名正二),拉祜族,他毕业分配回家乡澜沧县文化馆工作,1990年调到思茅地区群众艺术馆工作,1995年到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任教。郑旭在大学的时候成绩平平,并不显山露水,然而他毕业不久就一鸣惊人,1984年在全国第六届美展上,他创作的系列绝版木刻版画《拉祜风情•染》、《拉祜风情•赶街天》一举荣获这次美展唯一的一块金奖,为僻远的云南美术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而引起全国美术界的瞩目,从此开启了云南版画创作的全面繁荣。
 
  郑旭的最大贡献就是由他独创的绝版木刻版画,这种表现形式摒弃了过去油印版画的一色一块专版刻印的繁琐程序,打破了以往黑白木刻的常规效果和套色木刻的拘谨和局限性,因可以多次刻版印制而显得更加灵活多变、更加富有书写性,色层可以随意叠加,使色彩的表现力得到了加强,画家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可以充分地得到发挥。自他发明绝版木刻版画以后,云南许多版画家均运用此技法作画,如贺焜、马力、张晓春、魏启聪、郝平等人,全国诸多美术展览的奖项和荣誉自此就不断地落在了云南版画家的身上,致使云南绝版木刻在中国版画界独领风骚近30年。绝版木刻版画标志着中国套色木刻版画发展的一个新阶段,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绝版套色木刻因“视觉革命与本体建设”而载入中国版画的史册。
 
  除上面介绍的三位同学外,还有张志平(国画家、专攻水墨人物及花鸟画)、孙建东(国画家、专攻水墨人物、山水及花鸟画)、赵力中(油画家、专攻大型历史题材画)、武俊(油画家、专攻油画技法分析及云南现代美术理论研究)、李仲(版画家、专攻铜版画、石版画及丝网版画)、何永坤(版画家、专攻水印木刻版画及陶艺设计)、任千红(版画家、专攻动画形体运动规律研究)、王仲德(油画家、专攻民间剪纸及工艺美术)、彭晓(版画家、专攻云南民族美术理论研究及出版)等都在各自的专业领域里具有一定的身誉与影响,成为全国著名的画家和专家。
 
  此外,在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38名同学中,有5人被推选为此届云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1人兼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有4人分别被推选为此届云南省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和理事、有3人分别被推选为各地、州、市的美术家协会主席或副主席;另有1人被推选为此届云南省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云南省油画学会副主席,1人被推选为此届云南省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云南省油画学会理事,1人被推选为此届云南省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云南省美术家协会重彩画艺术委员会主任,1人被推选为此届云南省美术家协会重彩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1人被推选为上届云南省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云南省油画学会副主席——可见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在云南美术界的分量。
 
 
  第三、为云南文化和新闻出版事业培养了一批有专长、有能力、有建树的专业人才
 
 
  除在各高等艺术院校任教的同学外,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的其他学生大部分都分配到云南各地的文化事业单位(以文化馆、出版社及报刊社为主)工作,成为了各自行业里的业务骨干、专家或领导,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尤其可贵的是,许多同学虽然工作繁忙,但他们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还利用业余时间持续坚持着美术创作活动,其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各省市的美术画展并获奖,成果十分显著。
 
  这些同学中,有1人曾任云南美术出版社总编辑、社长、编审,云南省“有突出贡献奖”获得者、云南民族美术理论研究专家;1人担任云南文化馆美术摄影部主任、研究馆员并被国家文化部授予“优秀专家”获得者、云南民族工艺美术研究专家;1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工艺美术家”称号获得者、民间剪纸家;另有2人担任各剧院舞美设计师、3人担任各地州群众艺术馆馆长及美术家协会主席或副主席一职、3人担任各出版社美术编审、3人分别在各报刊杂志社担任美术编辑或摄影编辑部主任;还有1人担任云南省怒江州政协副主席兼怒江州文化局副局长、1人担任德宏州工会副主席等职。
 
 
                   (五)
 
 
  是什么原因,导致云南艺术学院77级的学生能取得如此显著的成果呢?笔者认为有“天时、地利、人和”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产生“77级”和“恢复高考”后面的历史背景和人才资源因素。由于文革造成长达11年大学招生的停顿,致使大量适龄的高初中学生没有学上,更不可能到大学去接受高等教育,因此囤积了大量各方各面的优秀人才,在恢复高考时他们抓住机会踊跃报名,并从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最后成为中国各个领域的栋梁之材。我们班也是如此,班上集聚了许多云南最具绘画才华的优秀人才,还有一批从北京、上海、重庆到云南插队并具有较高绘画基础的知识青年,他们在入学前就是各地区、各单位搞美术宣传的尖子,到学校学习后更是如鱼得水,经过系统、全面的美术基础训练以后打下了扎实的美术功底和理论修养,毕业以后迅速弥补了云南美术创作和高等艺术教育的空白,并在长期的创作和探索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绘画特色与风格,此为“天时”。
 
  二是充分利用了云南丰富、独特、多样的自然景观资源来做创作的素材。云南面积有39.6万平方公里,在中国省市区中面积处于第七位,但特殊的地理位置形成了丰富、独特、多样的自然景观:云南处于云贵高原的西部及喜马拉雅山脉的东部,平均海拔在1600米左右,这样的地型地貌使其东面丘陵纵横、北面雪山皑皑、西面山高谷深、南面森林密布,又有众多河流穿插其中,因而自然景观十分丰富。又由于海拔从最高的6740米(梅里雪山的卡瓦格博峰)到最低的76米(红河的河口),自然气候呈阶梯状而变化,形成了北寒、中温、南热的气候格局,不同的自然气候又造成了不同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的巨大变化,所谓 “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四季无寒暑、一雨便成冬”就是云南立体气候的真实写照。因此,高山的险峻、峡谷的深幽、河流的湍急、湖水的清澈、平坝的富饶、森林(包括寒带高山森林及热带雨林)的密集、动物的繁盛、植物的丰茂,以及三江并流、横断山脉、石林、土林、沙林等自然景观应有尽有却又与众不同,因而成为画家们索取风景画素材及激发创作灵感的来源,此为“地利”。
 
  三是尽力去表现云南绚丽多彩、天人合一的少数民族人文景观资源和画作的题材。云南除汉族外有25个少数民族,有些少数民族又由于自然环境或历史沿革的原因形成若干个分支(如彝族就有撒梅人、阿拉人、撒尼人、阿细人等十几个分支)。这些少数民族长期居住在不同的自然环境和气候里,因而也形成了不同的生活习俗和民族性格,如雪山下的藏族彪悍豪放、大山中的彝族勇猛威武、平坝里的白族聪敏平和、江水边的傣族温柔多情、密林旁的佤族豪迈奔放等等。在各种各样的自然环境以及各自民族的历史发展、宗教信仰、生活习俗等人文景观的映衬下,云南少数民族风情生活显得异常丰富多彩,也成为画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美术资源,而置身于同一天地的云南艺术家们,更是要义不容辞地去反映这些少数民族的生活情景,此为“人和”。
 
  基于以上几个方面的原因,就不难看出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前期的大部分作品为什么多是表现云南风光山水及少数民族风情的创作题材了,这同样也是云南画家们一个先天的优势。但并不意味着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学生就一直在吃“云南民族题材”的老本,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美术77级的有些同学就已经把创作的意图和题材从乡村转向了城市、从少数民族转向了平民百姓、从云南转向了外地、从国内转向了国际——这种转向是以绘画观念的转变、绘画理论的确立、绘画技法的成熟、绘画风格的形成等等因素自然而然产生的。
 
  有人批评云南画家的美术作品多以反映云南少数民族风情生活的题材为主,并多有“矫饰”的成分,尤其是“云南重彩画派”的作品更是充斥着“装饰美”的因素。这类批评不无道理,但他们显然并不真正了解云南和云南少数民族的内涵。俗话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就像法国印象派初期也受到“正统”画派的质疑一样,艺术的真谛不是绘画技巧、表现形式的高低或绘画语言的繁简之分,而是创新——包括表现内容、表现形式、表现技巧、思想理念、材质运用等等方面的创新,以达到“刮目相看、焕然一新”的目的。此外,云南有那么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题材值得画家们去挖掘,这也是促成云南画家热衷去表现的一个重要原因,而“装饰美”则是云南少数民族风俗生活的如实反映,强烈的色彩亦是云南自然环境的真实基调,只有长期在云南及少数民族地区生活过的人才能切身感受到这一点。
 
  当然,也不否认“云南重彩画派”到了后期已经逐渐走到“千人一面”的格局,丧失了当初那种“百花齐放”的境界。这种情况也同样出现在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许多同学早期的重彩画作品中,但经过时间的磨练,很多同学已经从“装饰性”的模式中走了出来,最后形成了自己成熟的、有别于他人的创作理念和表现风格。
 
  回顾三十多年的历程,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大多数学生走的都是一条艰辛却又是成功的路,他们曾经消沉过、气馁过、甚至绝望过,但更多的是努力过,奋发过、拼搏过!正如《为学》所说的:“……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
 
                               作者单位 云南人民出版社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4 中国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