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观点正文浏览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风云际会的1977
作者: 吴戈 上传时间: 2014/9/13 来源: 本站 浏览 1172 次 评论 0 条
  云南艺术学院美术专业“77级”作品展,勾起了对“77级”历史由来的追溯。1977年,对于中国文化的复苏、中国教育的复苏、中国艺术的复苏,都是关键的一年。
 
  1977年12月12日、13日,“文革”十年中停顿了的全国统一高考恢复开考,570多万人参加了高考,最后有27万余人成为幸运儿,进入大学。4年之后,他们成为中国新时期高等教育恢复后的“第一届”大学毕业生,这一届大学生成为续接中国历史文化血脉的第一个“教育节点”,成为“百废待举、百事待兴”国力恢复的第一批“人才支撑”,成为举世瞩目的改革开放后发展的第一批“力量储备”,成为日后在各个领域里让中华民族重新出发、再创辉煌的重要“历史基点”。这些大学生当中,就有画册收录和参加本次画展的云南艺术学院美术专业“77级”学生。
 
 
一、“77级”的学生刻苦
 
 
  生活、学习条件艰苦,是这一批大学生的共同经历。简陋的教具,拥挤的空间,短缺的图书资料,单调而且营养匮乏的饮食……但这些,似乎对于大学生们影响不大,反而激发了学生们对知识如饥似渴的追求。图书资料不够,手抄本、刻蜡纸印讲义、排队传阅孤本图书的现象应运而生。那个时代,崇拜读书广泛、知识渊博、博闻强记的师哥师姐,所以学生们常常把读书心得分享,思想辨析、辩难、论证当作令人振奋的精神会餐……那时没有功夫叹息,没有闲暇发呆,没有青春可以泡吧游戏拍拖挥霍。有的,是你追我赶的学习劲头,是惜时如金的生活节奏,是不读书无以言的自我约束,是以无知为耻的文化崇尚……画家陈丹青后来的演讲和文字中对艺术史讲述者、诗人木心所描述的一群艺术青年对木心讲座的追随,其实隐隐浮现的是“77级”大学生们对思想者、文化人崇拜的精神印记。“77级”进入大学的人们,万分珍惜学习机会,任何客观的困难,贫乏、简陋的条件,都不会成为他们自主学习、自我成就的干扰。因为,国家困难,大家都能谅解。贫穷的国家在极度匮乏的供给制环境下,恢复了全国性的人才选拔考试和培养机制,太不容易了。多年后披露的一条消息,让我这样的“77级”考生心潮澎湃:1977年高考的日子里,全国570余万考生应考在即,没有印制考卷的纸张,结果是政坛“智多星”邓小平担着很大的政治风险,调用了印刷《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纸张,解决了当时几乎无法解决的问题。“77级”考生,就在这些纸张印制的考卷上,郑重地写下了自己的人生新履历……
 
  这570余万考生中,有我,有云南艺术学院美术“77级”的38名考生。只不过,他们,用的考卷纸更多,更特殊。
 
  毛泽东说的“穷则思变”,充分体现在“77级”学子身上,他们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民族的命运、国家的命运,热切的自我期许与宏大的家国兴衰紧紧联系在一起。于是,“77级”学生成为最刻苦努力、勤奋玩命的一群。
 
 
二、“77级”的教师珍贵
 
 
  “77级”的学生进校后所面对的教师群体,可能是最奇怪、最令人猝不及防,又最令人鼓舞亢奋的教师群体。“故国八千里,风云三十年”,在“三反”、“五反”、“胡风问题”、“反右”、“四清”、“划线站队”、“十年文革”大大小小的运动中落马摔倒的知识分子们,于劫后余生的处境中被求贤若渴、恢复办学的学校人事部门找到,动员、劝说,并以解决实际生活难题等等承诺,在组织落实政策的工作小组、外调干部的共同努力下,千辛万苦地把他们千里万里地“捞”回来,送上讲台。面对知识饥渴的学生,恍若隔世的陌生感与环境变化的不适感都来不及调整,他们就站到了讲台上。从结结巴巴到口若悬河,从文思滞涩到左右逢源,短暂适应期过后,他们很快成为“77级”学生的引路者和同路人。心灵的创伤看不见,身体的残损与岁月的痕迹却赫然可见。“77级”的学生习惯了各式各样的教师形象:穿着不合体的中山装,穿着颜色黄不黄白不白、领口汗渍斑斑的衬衫,甚至裤腿高一只低一只的人突然出现在讲台上,介绍自己是任课教师。黧黑的面色,却有坦然的神色;低沉的语气,却有向上的正气。这是一个顽强生长的群体,一如遭雷击过电后伤痕累累却躯干挺直、桀骜不驯的老树桩,逢春抽芽,遇夏成荫,以最蓬勃的生机给人信心,用最无保留的能量给人慰藉。所表现的,是顽强的生命意象和不屈的人格形象。很大程度上,这批教师在知识概念和技能技巧外,给“77级”大学生留下了最深刻的人生影响。
 
 
三、“77级”的大学生人才济济
 
  “77级”的大学生是从“文革”十年积压的读书人当中挑选出来的。570万与27万,入学率是4.7%。这样低的录取率,实在是因为办学资源不足而提高入学门槛的无奈之举。但是,也正是这样的苛严录取标准,为“77级”大学生造就了一个“精英群体形象”。选精拔萃的“77级”,毕业后走向社会的各行各业,早在20年前,就已经成为改革开放的生力军;早在10年前,就已经成为民族的精英、国家的栋梁。“知青一代”和“77级”大学生,已经成为人才学最具说服力的案例,成为成功学研究的重要社会现象。
 
  云南艺术学院美术专业的“77级”学生,走向社会后成为云南美术的中坚力量。近15年来,云南省美术家协会的副主席、常务理事、理事,各地州、县市文联的艺术领军人物,几乎少不了云南艺术学院美术专业“77级”学生的身影;在云南省美术家协会的领导班子里,他们几乎占据了最多的席位。可以毫不迟疑地说,在云南当代美术史上,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如果缺少云南艺术学院美术专业“77级”学生的参与,云南的美术活动就缺少色彩,缺少活力,甚至缺少分量。其实,一个教学单位的毕业生的成才率,就应该看这些指标;人才培养单位的毕业生的合格率,就应该看在社会活动中是否有这样的创造力和影响力。
 
  美术专业“77级”的学生们,向社会、向母校递交了一份令人骄傲、也可以示人炫耀的答卷。
 
 
四、“77级”的成果彰显
 
 
  云南艺术学院美术专业“77级”学生在30余年的创作生涯中,创造了无数的精神产品,在其中精心挑选出256幅代表性作品收入画册,并以约160幅作品公开展出。本来,如果云南艺术学院的美术馆专业展厅建设好,应该让这些毕业离校32年的当年学子回到校园新区展览他们的作品,为学院的新区添彩。可惜的是,只能借昆明市博物馆来展出这些杰作。
 
  展出的作品,各个画种都有,说明“77级”学生的专业空间开阔,创造能力强盛。应该特别指出的,是造型能力、色彩能力、手绘能力这些基本功极其扎实,在这基础之上更重要的,是跨界的艺术创造能力特别强。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画家,在各种绘画品种当中,可以自由转换,表现自如,让线条、色彩、造型服帖地服务于思想表达和情感表现。因此,在中国美术界就看到这些现象出现,就顺理成章:云南的重彩画派20多年前在国际上声名鹊起,其中有“77级”的学生和他们的老师丁绍光、蒋铁峰的群体形象;云南版画在全国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源于“77级”学生郑旭毕业后在思茅(普洱)灿烂的阳光、多彩的原野和丰富的物象之间的徜徉、凝思和创造——找到了套色绝版木刻这样的木刻印制形式去承载感性的智慧和色彩的情感。1984年全国美展金奖之后,云南版画家在全国各类美展当中,都是特别出彩抢眼的一群。
 
  云南画家一如高山白云的飘动,舒卷自然;云南画家犹如湖边野花的摇曳绽放,风韵天然。不囿陈规,无拘无束,自由大胆,善于出新,于是,新锐的先锋思想,奔放热烈自由的形式,层出不穷。中国美术界“85新潮”中,中国美术“当代艺术”中,绘画的“语言”研究中,当代云南美术思想研究和云南当代美术史研究中,云南艺术学院美术专业的“77级”学生,总是排头兵、弄潮儿;国家级项目里中国重大题材的创作成果中,也有“77级”学生展示的矫健身手。
 
  云南美术界在中国新时期的美术史上,留下了不浅的痕迹。而这痕迹,缺少了“77级”学生的丹青妙笔,是不可想象的。
 
  在表现风格、审美取向方面,“77级”学生毕业后成为承上启下的一代,更重要的是新的起步、新的历史。他们的影响,在今天看来,是具有引领性的。此外,云南美术教育在新时期的快速发展和广泛声誉,也有赖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专业“77级”的学生。不难发现,“77级”学生毕业后,最优秀的一部分留在学院或者去了别的高校。他们教书育人,规模化地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美术专业学子,让学院派的学术观点、审美立场、创造活力等等,通过一代又一代的毕业生传播出去,活跃在世界各地的“美的生活”之中,绵延在各类艺术院校或者各类大学的美术专业的教学当中,形成一个美术学文化的良性积累和存量增长。
 
  云南艺术学院美术专业“77级”的毕业生离校32年后的美术作品展,作品丰富,洋洋大观,令人感到目不暇接,美不胜收。其实,这只是他们的社会成果的一小部分,更大的成果,在于他们为社会创造的文化财富当中——那就不仅仅只是美术作品了,实际上,他们承担了更多更大的社会文化职责,推动云南民族文化强省的建设。
 
  参展的美术专业“77级”学生38名,只有36位健在。有两位已经不幸离世,他们是著名版画家郑旭和著名油画家苏新宏。但是,他们的作品,让他们的笑貌音容和情感思想,仍然活跃在“77级”的群体当中。当初充满了激情、充满了个性、充满了独特价值取向、对他们因人施教、因材施教的“77级”教师,有许多人已经远走他乡或者飞升天国,但是,学生的作品将他们的智慧、情感、思想定格在画面的某处、衍生在创作的激情过程与微妙环节中。
 
  关于作品本身,无需多言。美术展人人可阅,艺术性人人感知,美就在那里,每一个人都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自己去欣赏,用眼睛、用心灵,用历史文化的感悟力。所不同的,就是见仁见智,艺术的丰富性,就从观众的品咂、咀嚼里体现出来。
 
  此刻,我所品咂、所咀嚼的,是云南艺术学院美术专业“77级”对云南艺术学院恢复办学的含义、对云南美术教育重续文脉的关键节点、对中国新时期云南美术走向繁荣的重要起点、对云南形象塑造的重彩浓墨、对云南艺术学院建设美术学博士点令人信服的人才培养能力。
 
  是为序。
 
注释
①文章是作者为《履痕——历史进程中的云南艺术学院美术1977级》(云南艺术学院编,云南人民出版社,2014年)所做的序言。
                             作者单位  云南艺术学院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4 中国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