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观点正文浏览 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梦幻之重 现实之轻
作者: 薛滔 上传时间: 2014/10/10 来源: 本站 浏览 783 次 评论 0 条
   “有时我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会害怕。”这是管赛梅对作品的自述,这向我们提示出解读她作品的通道,一把开启她精神世界的钥匙。沉醉与害怕是一对既暧昧又冲突的词语。通常沉醉是一种具有享受感的状态,毕竟“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是一个主动选择的动作,不是外力使然的结果。既然是主动选择的,又是带有享受感的,那么“害怕”又从何谈起呢?而事实上,害怕与恐惧一直伴随在管赛梅那个充满享受感的选择上。这种矛盾的状态正是管赛梅作品最具魅力的地方。简单与复杂,邪恶与善良,诸多因素混合出一个隐蔽的真实内心世界。
 
  据说女孩的心理是微妙而复杂的,她隐秘在每个从少女到女人的岁月中,不易察觉却又如影随形。这种微妙的波动有时会被误解为喜怒无常捉摸不定,因此便会带来无数的烦恼。对我而言,由于性别的差异,无法了解和体会那些细微的心理波动是如何产生的,但却可以发现由此微细波动而外化出的烦恼与无常。
 
  童年的美好与不安混台出一个真实的童年,而我们则经常性的被水晶般的亮晶晶的童话世界所欺骗,并习惯干接受这种惯性思维。而事实上,童年除了晶莹透明以外,还同时存在恐惧与不安,而且是强烈的与生俱来的。管赛梅画面上那些漂亮色彩中暗藏着的幽灵,尖锐牙齿,可以吞噬东西的张开大嘴,从树上生长出的性器官等等。这些符号带来美丽背后的惊恐不安,纯真背后的欲望与动荡,这让我完全感受到一种真实的不一样的童话世界。在最初看管赛梅作品时,心中往往会有一些别扭和难受,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来源于对内心的真实反照。或许我们惧怕这种真实,惧怕真实的阅读那些不愿意被人觉察,甚至不愿被自己看见的隐蔽幽暗。这些我们在成长过程中花了很多时间去掩盖的东西,管赛梅却愿意在作品中亲手把它挖掘出来,并展现在我们眼前,她的作品由此带给我们一个完全不同的童话世界,这多少改变了我们以往的思维习惯。
 
  管赛梅小的时候常听奶奶讲一些恐怖的鬼故事,哪家怎么样了,隔壁村的谁谁谁又如何如何。这些鬼故事说出来栩栩如生,恐怖至极。这是传统中国人用来教育孩子的方式,通过恐怖的因果报应故事,来让小孩对事物产生敬畏之心,进而改变为所欲为甚至胡作非为的行为。这种教育方式在中国的广大农村特别明显,教育的结果虽然让人在社会事务中保持了最基本的善恶底线,但同时也给人幼小的心灵带了恐惧和不安。管赛梅作品中的很多“非常”图像正来源于此。她认为万物有灵,每一个事物都有灵魂,山、树、房子、村庄都是如此,每一棵植物都和人一样,充满了灵性和生命感,她说:“自然是一切灵魂的所在,我认为在自然中是有种神秘的东西存在的,我的每一张画我都把自然里的一切东西赋予了生命。”
 
  从愿望上讲,“纯洁干净”是人们向往的,管赛梅也不例外。她喜欢幻想,喜欢自一个属于她自己的美丽世界,她幻想的这个世界好像让她“回到家一样,而这个家绝对不会抛弃,永远也不会伤害”她。管赛梅看重幻想,轻视现实。然而,幻想是会破灭的,正如她所说:“我在想万一我的这一个幻想的世界,要是真被现实的一些无可奈何给拿走了,那最的‘天’是会塌下来的。”由此可以看出,她的“天”是她的梦幻世界,而现实就是破坏其梦幻世界的恶魔。在她心中存在一种对于现实的畏惧,而人却不能永远活在幻想之中,每个爱做梦的儿童都必然的要经历成长并毫无选择的面对现实带来的一切,也许这才是她画面中恐惧与不安的真正来源,似乎也正是童话世界的真实特征。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受心理学家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39)的精神分析学说影响,出现了超现实主义文学,紧接着又产生了艺术上的超现实主义流派。超现实主义强调潜意识和梦境、幻觉等作为艺术创作的源泉。这似乎可以让我们联想到管赛梅充满幻想色彩的作品。随后,从超现实主义艺艺术中派生出魔幻现实主义艺术,进而影响文学产生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管赛梅作品中的幽灵鬼怪似乎又让我们把她的作品和魔幻现实主义产生联系。当然,除此以外我们还可以联想到美国心目学家詹姆斯(William James,1842-1910)提出的意识流等,这些都是起源于近一百年前的思想运动。
 
  下管我们会联想到什么流派,在艺术上对管赛梅影响较大的则是宣称与传统的美学观决裂、与正统的学院派艺术分道扬镳的维也纳的分离派。以克里姆特(Gustav Klimt,1862-1918)为代表的反传统反学院的分离派艺术家应该没有想到一百年后他们却被当作新的传统,新的美学标准在中国的艺术学院被传播,并严重影响了出生在中国云南农村的管赛梅。不过,克里姆特对管赛梅的影响并不是他的反叛及创造精神,而是他为世界提供的大量使用装饰风格的画面图式。也就是说,管赛梅并不关心克里姆特在想什么,而只在意他的画面效果,倒如色彩、线条、人物与植物等等。在现代主义语境中,语言创造被认为是判断艺术家创造力和想象力的重要标准之一,缺乏个性的绘画语言是很让人遗憾的。绘画语言的独立性,成为现代主义艺术家的生命所在。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管赛梅的作品是有很大遗憾的。然而,现实并不按照配西方文化既定的方向和价值标准来发展,特别是中国的现实更是如此。历史上,所有外来文化都有一个中国本土化的过程,外来文化在中国的本土化已经成为中国文化固有特征。在本土化过程中,有的文化保持了较好的原貌,有些则与原貌大相径庭。从这个角度讲,管赛梅的绘画语言受了多少克里姆特的影响就不再成为问题,关键管赛梅用这种绘画语言与自身的生存环境结合,表达出自己独特的生存感受,这才是重要的。
 
  作为管赛梅的陶器来说,她不像油画那样受过专业的科班训练,仅仅是在北京国家博物馆的一次旅行,使她产生强烈的要进行陶器创作的冲动,并在回到云南后不久,就把这个冲动付诸实践。其结果就是目前我们眼前这些充满强烈个性,奇异独特的一件件作品。如果说她的油画受到国外大师的影响,那自她的陶器则完全是凭着自己天然的才华而心情释放。而面对油画与陶器的时候,我们会惊叹于两者之间的气息是如此的协调,作品特征竟然可以如此轻松自如的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媒介中自由转换,这时才更加可以肯定,无论何种形式,作品的创作一定是发自内心有感而发的,语言的使月与自身的生命状态相吻合才能更加得心应手。
 
 
                                  2013年10月18日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