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观点正文浏览 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四
正文
自定义正文字号:   
砚边余韵
作者: 刘文全 上传时间: 2014/11/4 来源: 本站 浏览 1294 次 评论 0 条
  写意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很重要的一个特征,也是一种重要的艺术表现形式。从半坡文化遗迹的彩陶绘画中的舞者造型、甲骨文中的象形字、商周青铜的图案,到秦汉石刻绘画,抽象的线条成为表现的主要语言,在丰姿多彩的汉画像砖中,那舍弃了细枝末节的人物、动物、楼宇、树木的造型,更是写意绘画的典型表现。自魏晋以降,写意的文化精神旗帜高扬,从宗炳的"以形媚道"到张璪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都强调着以形写神,借形传神的写意精神。宋元以后,画家更注重内心独白的自我表现,明清以后的文人画写意就更加姿肆,在大泼大写中挥洒着笔墨的华彩。
 
  毛笔、墨汁、宣纸的独特性能,创造了一套自成体系的独特的表现语言:用笔要有提、按、顿、挫、逆、顺、往、来、轻、重、缓、急……等等,用墨要有枯、湿、浓、淡、焦……等等。这些要求就构成了中国画笔墨的固有要素。中国画家通过最纯粹的笔墨来表达画家心中的情感,笔墨成了中国画最重要的语言形式。画家使用的笔墨语言不同,就形成了不同的绘画风格。
 
  要做到笔墨的运用自如,首先要在书法上有很深入的学习和理解,再经过多年的磨练和积累,才有可能获得好的笔墨能力。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如果没有坚毅的精神和不懈的努力是很难做到的。
 
  写意精神,不仅仅水墨独有。在朱德群充满诗意的绘画中,可以看到写意精神的高扬:很多笔触并不表现具体物象,但却很生动、神采飞扬。那种超脱于具象的表达,概括、洗炼,大气而又具体,总令人有一种要想与之攀谈,拉拉家常,叙叙乡思的亲切感,这令我常常莫名的感动。
 
  所以,我在作品中也在这样努力,不要斤斤于具象的传达,弱化具体物像的描写,用笔墨表现精神,把笔墨趣味与具体物象揉合为一,既具象又抽象,总在一种朦胧的边缘状态,那是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抽象可以给心灵留出巨大的空间,具象可以让观者远离不知所云,把握好这个度,就可以让绘画走向自由的世界。
 
  对于书法,要弄清技术与艺术的关系。
 
  写好字是技术。书法是艺术,它是表达书写者的感情世界、思想意识和审美观念。为了艺术表现,有时往往可以超越书写的一些基本要求,诸如"工整、清洁、准确"之类,而强调变化、对比等,有意识地进行一些夸张、变形,创造出富有个性的审美趣味。 
 
  艺术的表现,除了形式上的变化外,还要注重笔画内在的修养。以深厚的学养为基础,高明的审美为引导,而眼界学识,则是其根本。眼界学识从何而来,不仅从书法经典中来,还要从文学、美学、哲学、历史、美术中来。古人云:腹有诗书气自华,此乃提高识见之道,华美之气乃发自内心,是自然而然的表露,不是做出来的。至此境界,则眼界自高,此时作书,必然不俗。
 
  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序中说,喜怒哀乐一寓其中。怎样通过笔画的书写过程来表现喜怒哀乐,就是"寓"的问题。怎么"寓"?在书写过程中合理的使用轻、重、缓、急、干、湿、浓、淡、提、按、顿、挫等等表达手段将心理感受通过书写呈现于纸上,便是表现,便是"寓"。既是技法,更是意识,心有所感,笔有所运,所谓"心手相应",实在是奥妙无穷。这样的书法就是书写者的"心电图",她能将书写过程中的心理活动忠实的呈现在纸上,因此古人说"书如其人"。我们书写时自如与否,造作与否,平静与否,激动与否,是发自内心的表现,还是急功近利的装模作样,都在书法的用笔中一览无遗,想掩饰都是不可能的。
 
  读鲁迅手稿就犹如面对鲁迅先生交谈,其音容笑貌跃然纸上,是非常生动和真实的。这或许就是前代书法中最自然、最生动的,能深深打动人的一个原因。而现在的书法作品,多为精心构思,反复书写直到完美,虽然艺术了,但却失去了自然,最真实的精神表现。因此现在的很多书法作品中"自然天成"的东西少了,刻意造作,伪自然,丧失真情的东西多了。有的是为表现而表现,装模作样,故弄玄虚,甚至无病呻吟,扭捏作态、以丑为美……这样的东西,岂可与"书法艺术"拉在一起呢?
 
  学习书法,还是要老老实实的从碑帖学起。然而,古之法帖,自殷周至明清,浩如烟海,岂可一一学过,不是不能,是时间不允许,因此在广博中,就有个"约"字是非要讲究不可的。当于其中选取最经典,最有代表性、自己又喜欢的几个帖反复揣摩,自然会有所得。
 
  楷法的学习,应重视在掌握规范的结构和点画特征的基础上,努力追求生动自然的鲜活气息,不僵、不板、有个性,有自由的表现风格。这种自由生动的楷法在魏晋的楷书中比比皆是。但是,学习北魏的墓志、造像题记、晋唐的写经小楷时,一定要有选择,若能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得其自在的风神,舍其浅陋的习气,则为善学了。如果能将不滞不碍、不浮不华、有屋漏痕、似锥画沙、既法度森严、又自然活泼、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皆寓于楷法,则所作楷书定有可观可赏可玩可味之处了。书法的生命在于不断的创造一种意境,同一个内容,不同的情景下书写出来也有不同的意境,这样的书法作品才不会是千篇一律的,才能谈得上"艺术表现"。意境的创造,既有预期的希望,也有偶然的因素,只有在作品完成后,才能完全呈现出来,这种"不可预期"的偶然性,就在于书写过程的丰富变化之中。
 
  书法是一种约束非常的表现艺术,它就像戴着镣铐跳舞,是追求一种限制中的自由。唯有在限制中求得了自由,这种自由才会感人,动人心魄,才会有魅力,这也是书法艺术的又一种感人之所在。
 
编辑:【travelsky】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关注艺术家
林海容主页
林海容
姚林主页
姚林
周钲清主页
周钲清
陈长伟主页
陈长伟
王学志主页
王学志
巫极主页
巫极
王献生主页
王献生
张春迎主页
张春迎
胡军强主页
胡军强
杨作霖主页
杨作霖
孟薛光主页
孟薛光
杨龙主页
杨龙
熊文韵主页
熊文韵
陈锦芳主页
陈锦芳
刘金昆主页
刘金昆
何建国主页
何建国
张红兵主页
张红兵
李新建主页
李新建
李塨舞主页
李塨舞
孙国娟主页
孙国娟
艾敬主页
艾敬
最新展览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