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官方主页
www.artgean.com/liuxiao.html
刘晓
1952年生于昆明。广西陆川人,父亲刘傅辉为云南油画家和教育家。1974年考入云南省文化厅艺术创作班学习,师从姚钟华先生。1980年四川美院进修班学习,1981年回到云南省文化馆美术部工作,负责云南省民间艺术的整理和研究。  擅长油画,中国水墨画,为云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昆明怡康书画院成员,现任云南省美协专业发展部文任。[全部]
相关文章浏览
刘晓:艺术抚慰人心
作者: 林善文 上传时间: 2014/1/2 来源: 本站 浏览 2247 次 评论 0 条

文_林善文     原文:ART GUIDE 44期



  刘晓1976年在云南省文学艺术创作班毕业以后,分配至云南省群艺馆工作、辅导培训地方美术干部。宣扬毕加索、马蒂斯的艺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实主义、印象派、后印象派、野兽派、立体派、未来派、达达派、超现实主义、抽象画派……这些在西方绘画史中渐次上演的艺术潮流,就一同被介绍到了中国。人们各抓一头,各立宗师。


黄色的冥想  60×50cm 2004年


  以野兽派、立体派之后进入到表现主义,在保罗•克利、康定斯基、雅弗林斯基、费宁格尔、达利等人的努力下,西方艺术由重形体、色彩、光感等视觉因素进入到了重“神”的境界。结构、精神和智性并重。艺术的精神,艺术家的文化修养成为艺术重要的部分。这远远的超越了此前西方绘画偏重造型、色彩和光线的纯视觉艺术。刘晓找到了他心灵的导师和艺术的方向。对于那些只知道外出对景写生,准备考学,完成作业,参加全国美展的人们来说,刘晓绝对是那一个时代的前卫者。


  大学是什么?十年停考的高考1977年恢复了。晚辈学子纷纷考上四川美院,中央民族院等院校,刘晓看在眼里。但他作为晚辈学子心目中的偶像和“老师”,优越的工作环境并没有让他心动。到了1980年,他终于经受不住大学的诱惑,到四川美术学院去进修了两年。但从他的回忆中,他并不是一个乖的学生,四川美院的经历并没有让他改变成为去争取全国美展获奖的选手,而是更加的喜欢他所喜欢的超现实主义绘画。其时的高小华、罗中立、何多苓、王川作为四川美院的骄傲,想必当时刘晓也并不怎么将他们放在眼里。


灰色的记忆  60×60cm 1992年


  刘晓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画“抽象”绘画了。画了这么多年,由于作品并不对美协胃口,而没有机会参加过全国美展,公开示人。


中秋之夜  60×60cm 2007年


  1985年,毛旭辉潘德海等人组团闹革命,举办《新具象画展》,突围成功,找到了组织。刘晓是个观望者。尽管与这些艺术家交好,但是他并没有被参与。也许是因为他认为折腾不会有什么样的好结果,或许是因为他的“教养”让他羞于参与。不管如何,美协不要他参加展览,民间力量他也拒接了,错过了成名的好机会。刘晓在云南的环境成长,尽管有足够的土壤和养分,但缺少发现他的天空。


  刘晓的孤独并没有被人所在意。如果抹掉这批作品创作的背景。这些作品放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已经结束的今天,当然变得不足为奇。但观众不知道,这些作品产生的艰难,人们早已经习惯于接受“主旋律”的食物了。时代的发展真的不可思议。当年前卫的作品,今天又变成了传统。我们不得不感叹这是一个倒退的时代,对写实主义技术性的迷恋、对形式美感的追寻依然是主流,不管是印象派还是俄罗斯绘画,抑或是“当代艺术”,写实主义的绘画一直是主流。人们所喜欢和所乐意的是“像”。抽象绘画在中国,一直都是一个冷门。在我看来,国内大多成功的抽象画家也都是停留在方法论和形式上的“抽象”表面,是具象的绘画。刘晓属于“心象绘画”。这样类型没有精美制作的“抽象”绘画的外表,也没有激情的泼墨和绚丽的色彩,“看不懂”这是必然。


  是刘晓天性的乐观精神挽救了他的绘画。他早已经从青春年少时期的志高气昂的公子哥变成了为人低调、谦和、包容的长者。一方面,工作室中依然保留着他早几年前就已经绷好的油画框,准备等待时机,一鼓作气,继续他的抽象绘画之路。另外一方面,他也早已经熟悉了用毛笔蘸上水和墨汁在宣纸上流动所产生的满足感。


  长期以来的读书习惯,已经让他从西方精神转向东方禅意,反反复复,没有偏激,没有了崇洋媚外,也没有了中国第一。“我努力把古典音乐及现代艺术的元素放到我的艺术创作中,期待有效地释放一种我个人理解的中国文人诗意和禅意的时空观念。艺术是一个神奇的出现,中国的宣纸是中国人独特的创造,我已经逐渐地把握和深爱着这种传统的语言,并期待着它能发展下去。那些开在云南满山遍野的山花,一直会在每个清晨陪伴着我们。“(静山)


  这个时候画抽象绘画的刘晓变为了画中国水墨画的“静山”。亲近他的崇拜者,都已经不知道他为刘晓了。这重要不?!也许并不重要。无非就是他从“当代艺术”的视野消失,进入到了“国画家”的传统文人画系统。静山这个名字,并不出奇。水墨画家和书法家们,名字响亮的大有人在。我也就不看重他这一名字,也就不追究它的来处。


蓝调  60×80cm 2006年


  这两年看他的花鸟画多了,渐觉静山的神奇。人说,心如止水。但我想,心能够静得像山,那才是真的静。水太容易动了,山厚重,“地动山摇”那就是接近灭亡,是动的最高级别。山不转,只有水在转。再对应他作品的风格。类似这种心清神远的人,找中国名家,也就只有八大山人、弘一、齐白石等人了。


安晚于菊  180×97cm


  这三者的特点都是“惜墨如金”,讲究言简意赅。相比于工笔画、石涛、黄宾虹这些人都是写白话文或者现代诗歌,他们写古典诗。八大山人取法自然,笔墨简炼,风格高旷超然,有入世之情怀,作品笔墨人格化;齐白石“观天地之造化”,纳日常物什入画,自然,质朴清新;弘一法师,超然淡泊,参禅悟道,笔随心动。他们的作品都是深深得益于对心性和人生的参悟。


  刘晓的作品,有着这些文字术语所谈论的品质。当然,刘晓学习了这些大家的长处,才出现了他现有作品的某种面貌。但我们也可以看出,他早年的抽象画艺术实践在他水墨画中的体现:几何形的构图,抽象的图案,出现在了他的“中国画”之中。这是他作品最为独特的地方。因为这一现象,我把他纳入为新水墨画的范畴中来讨论。因为齐白石和八大山人都没有这方面的素养,他的作品有他个人的位置。


八大山人逸趣  180×97cm


  刘晓画的荷花最有代表性,他将荷花花瓣归纳为七瓣,或者六瓣(一幅画中,他往往只画一朵或者两朵,简约),他的用笔,朝向基本模式化,但却能够非常生动和传神的表现了荷花的清丽、喜庆、若隐若现的感觉。你会感到,一个鲜活的生命,在与您对视。总有“她在丛中笑”的感慨。他画面的笔墨不多,常有刷子用笔,稍微变换、点缀,归纳石头、倒影、荷叶,抽象却富有美感。他所在画面拉起的线条,总是从心的这头开始挑起,在情绪的那一端落下,有时全然不讲究植物养分来源哪里,却全都集中在了你的视线之内,敲你心门,如同所有美好意象的集合,几个时空的交错,让你眼前一亮,不曾见过,却心仪已久。


惠风和畅  180×97cm


  按照科学的说法,他的作品有心理学和视知觉的成分。按照老祖宗的说法,就是有禅味,有仙气。自然、简约、超然、质朴清新,有愉悦感成为他作品的特点。


  刘晓所认识的“万物有灵,天人合一。”最早来源于米罗的教育。他通过米罗对东方的哲学的推崇,是西方超现实主义绘画的理念带动了他回头观照自身的传统。他最终进入“儒释道”东方美学的领悟。在陈子庄(石壶)、李可染、董其昌的带领下而走向八大山人。


  潘天寿与毕加索的不破不能立;克利的安静、灵性,作品中要有音乐般的节奏感;米罗生动的空想世界和幽默感,死物的生命感;康定斯基所说的“色彩就是键盘,眼睛就是弦,灵魂便是拥有众多琴弦的钢琴;所谓艺术家就是它的演奏者,触碰着琴键,令灵魂在冥冥之中产生震动。”这些都深深的侵入到刘晓的血液之中。他的水墨绘画是他“抽象绘画”的上升物。


开怀大笑二三日  69×97cm


  刘晓最终把自己定位在了“抚慰人心“之上。他走到了这个时代的对立面。人人都在创新和进步论、成功学的驱使下,拼命的工作、忙碌不已,往前赶。随之而来的,这个时代的主流就是焦虑、烦躁、不安、忧郁的都市病。刘晓看到了当代人的浮躁、困惑和压力。再次回到马蒂斯所说的“艺术就是一把安乐椅。”(“我所梦想的是一种平衡,纯粹而又安祥的艺术,没有烦恼和沮丧,对于精神劳动者和艺术家都是一种抚慰,就像一把安乐椅,可供人闪休息和解除疲劳。”——马蒂斯)刘晓不再为追求风格和成功而创作,而是创作给人带来欢乐的艺术。对人生透彻的理解让他的创作充满自足的状态。抚慰人心比揭露伤疤显得更为紧要,这是一个比任何时代都需要“慢”下来的时代。谁能说这只是一种“雅玩”、避世的心态呢。现在提倡和追求回归“大雅之道”成为这个时代的先锋和前卫艺术。


  分享他在作品中的一些落款,那是他心里的诗:“随心轻染春三月,品物深浅自天然。静山快意为之”“隐迹无形去巧象、天地为之久低昂。”“偶然一花落,月光花色两悠然。”“赏花归来兴提笔,清水娇荷两伴闲。”“偶然一荷落月光。辛卯夏静山”“新月写真不必求真,古今相见一笑。”“相逢莫叹年华去,一荷清放在晴晨。”“雨后无语,花开悄然。静山写”“山花初醒月如照。忘其形迹写心声。静山一挥”“细雨春风里,坐忘早无言。”“梦回故园寻新花,曾和春风一样清。”“指间松动白云涌,一念不想万花开。”“一肩担荷月当空。辛卯写于月下”“空怀大笑两三日,散怀才见茶花开。静山”“一吞一吐高山云,一舒一卷山水间,辛卯三月静山”“向纸三日才有韵,笔系六朝传古音,心无旧念写新荷,烟波浩瀚一花开。”“荷塘初醒,一花触目,方见大千,无色清芳。”


近山六十而作  97×180cm


  刘晓是一位居住在都市家中的修士。多少年前,他就一人独自居家,学生照顾他的饮食起居,每天起来读书、画画,在家待客,自在自游;老伴居于另一家中,他的妻子曾经拿过全国太极拳冠军奖牌,平常忙于授徒传艺,相互独立,各不依赖。电话联系,偶尔会面,相敬如宾。这也是人生的境界吧!


  日前,通过电话说前来投师求艺的人越来越多。我知道他的为人,来者不拒,开怀接纳。这让我又想起了古时候的某些贤达,在与弟子们侃侃而谈了。多么值得羡慕的氛围。艺术总是让我们感觉到满足。


编辑:【travelsky】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友情链接 诚证合作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4 中国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