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贵中官方主页
www.artgean.com/maguizhong.html
马贵中
生于中国云南玉溪。2003 毕业于中国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1工作室,获学士学位。现任教于红河学院美术系展览:2001 四川美术学院第九届作品年展2002 四川美术学院第十届作品年展  2004上海春季艺术沙龙 上海 (获上海青年艺术家提名奖)2004云南省美展 云南美术馆 2005疯癫与文明江湖实验艺术展 昆明LAB艺术空间 2006首届国际Mail Art作品展上海顶层画廊 2007中城昆明...[全部]
相关文章浏览
刹那繁华终成伤
—— 马贵中的艺术
作者: 倪欢 上传时间: 2013/10/20 来源: 本站 浏览 879 次 评论 0 条

 

  绘画题材自然是没有性别的,当朋友向我介绍马贵中最近的创作“花间”系列时,我晃了一下神,想到蔡锦死寂的美人蕉那流淌的生命血液,美国女画家乔治亚•奥基夫笔下形象化的大朵大朵花卉,硬是没有捕捉到哪位现代男性艺术家的作品,中国古代以花入画的倒是有的,这位年轻艺术家的画又有怎样的意味呢。画如其人总是没错的。他高高瘦瘦,心也细若纤尘,在繁华簇锦的背后洞悉到繁华世界的本相,一起来看看吧。
绘画立体生命

  马贵中的口音带有云南特有的韵调,轻言细语的后面是是对生活洞若观火的平静。听他谈艺术和生活的关联,让我觉得当一位艺术家十分幸运,因为有绘画这一抒发和记录情绪的利器。生活如流水,有时激起千层浪,有时如瀑布一般飞速坠落,每一段生命都有不同的景观。当生活遭遇窘迫和低谷,马贵中没有自怨自艾,情动于衷时,将这一段期间的感受和状态表现在画面上,这不一定经过理性思考充满哲学诗意,大多是情之所至灵光闪动的迸发,是最直白、最接近内心的东西,它或是小手稿,或是速写,或是小水彩,将不同的时段记录下来。当时间远去,回头来翻开这些作品时,画家自己都常常被这些真实的情绪和画面感动,记录的这段时期通过绘画的转换,成为人生的一段财富,让生命变得更立体。有的人看艺术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在马贵中这,从不刻意去神话艺术,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也只有喜欢两个字而已。这就如以前很多女孩子喜欢写日记一般纯粹,里面有自己的小世界,也有自己对外面大世界的点滴记录。有了将各种生活境遇通过绘画的方式转变被为人生财富的思维,不论当下是逆境还好是高潮,马贵中都平静面对,不妄自菲薄,也不欣喜若狂,真真实实的去体会、去感悟、去记录,这也难怪乎大家会惊叹他每个阶段创作出那么多的作品。
 
繁华一现终成伤

  在马贵中侃侃而谈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见到他篆刻的一枚朱印时,我不假思索的问道:“你是不是学国画出身的?”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我为自己想当然的愚蠢觉得十分尴尬。看他的油画作品,不论是之前的“石榴系列”还是近期的“花间系列”,多表现出一种“物哀”,这种物哀源自古代文人对自然中的微观世界的深情。文人自古易多情,见花开而伤春,望叶落而悲秋。对于花,多情感怀之人常常表现的特别矛盾:盼花开,怕花落,一朵花开,一股香飘,怎奈不是抚弄你的情绪,便触动他的心弦,化为一缕寂寞,一丝惆怅。马贵中笔下的花开的正盛,色彩清新雅致,笔触感极强,有的花瓣直接以颜料涂抹,呈现出来的画面并非梵高式的激情,他更多是塞尚式的理性观者,在作品中融入水墨画的书写性,使物的概念更加突出。马贵中说自己老家的房子都是青砖黛瓦,深暖淡彩,处处成画,这种清淡之气之后一直存在他的画面上。这些“花间”作品乍看是赏心悦目的静物小品,细看繁华锦簇的某个角落下通常还有其他的一些事物,如时钟,暗示着花期,更是对好花不常开的哲思。一方面,只是画家对时间的感悟,我们总觉得岁月渺茫,总觉得苍老遥远,它总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过你的指尖,爬上你的发际,整日埋头电脑,以彷徨之名而徘徊的你我,有多少时光可以用来蹉跎,又有多少岁月可用来寂寞。他如多情文人一般,心若纤尘,哀物伤怀,又在当代情景中多了一份思考。昙花一现,怎奈是刹那繁华,虚无缥缈,终究要随水流去。浮世的繁华世界就如花开一季的繁花,令人迷醉而不知所终。在构图上,花占据了主体部分,小小的人儿出现在群花的压迫之下,或小舟远航,或落寞背影,或迷途奔走,似是无奈,也若在奋进。从画中,我也仿佛看到了自己。自己深深迷醉和小心翼翼的行走,不过是一个短暂的存在,虚无的色相。
编辑:【travelsky】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