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俊官方主页
www.artgean.com/wujun.html
武俊
1959年生于云南省马关县。1982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199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七届研究班。现为云南艺术学院教授。 个展  2007年游离与失重武俊绘画展北京798艺术区奕源庄艺术空间群展  1985年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术展览北京中国美术馆   1986年南蛮子艺术群体展昆明云南艺术学院   1987年首届中国油画展上海上海美术馆   1992年中国油画艺术展北...[全部]
相关文章浏览
七七级与云南当代高等美术教育
作者: 武俊 上传时间: 2014/9/13 来源: 本站 浏览 1804 次 评论 0 条
                    
 
  1977年,对于中国的高等教育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高考制度的恢复,是文化和教育复苏并促进国家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1978年的春天,一批有着多年社会实践、生活阅历丰富、艺术素质良好并注重独立思考和创造的美术青年走进了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
 
  同时,也意味着这一批青年学生跨入的是云南高等美术教育转折与发展的历史中。
 
  昆明师范学院是云南历史上第一所设立艺术专业的高等院校,学校的前身是西南联合大学。五十年代初期成立了艺术科,将艺术教育纳入了正轨。1959年,经国务院批准,正式成立了云南艺术学院,组建的框架均以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科为基础,包括全部教师、图书资料和教学设备。随着国家对于经济、文化和教育的调整,1962年,又开始了全国范围内的艺术院校的“下马风”,云南艺术学院也在名单之中。“调整、巩固、充实、提高”是当时指导工作的八字方针,学院撤销后,音乐和美术两个系合并为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
 
  我们入学后不久,便获悉国家已经批准恢复云南艺术学院,将会有两年左右的时间进行重建准备工作。 
 
  我们在殷切期待的希望中开始了大学的学习。甚至于在帮助系办公室收拾整理的劳动中捡到的原云南艺术学院的校徽,也会经常佩戴着炫耀一番。
 
  实际上,交错于昆明师范学院和云南艺术学院之间的发展线索,呈现出云南美术教育的历史学脉。二十世纪初期留学于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的李廷英、许敦谷等,最早带回西方艺术教育的火种,建立了第一个美术专科学校。1938年迁至昆明呈贡安江村的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对云南现代美术的发展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20世纪三、四十年代,云南还有一批杰出的画家相继到法国去留学,如廖新学、刘文清、熊秉明、刘自鸣等,他们带回来的是更加纯粹、坚实的西方艺术传统。
 
  在建国初期的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科以及后来建立的云南艺术学院的教学中,以廖新学(留法)、许敦谷(留日)和刘傅辉(国立艺专)等为主体,显示出云南美术教育历史中最重要的三个发展脉络,构建了云南高等美术教育的第一代教师群体。
 
  我们在校学习期间,任教的老师在传承第一代的教学风格的同时,还融汇了中国各地不同的学脉。其中有中央美院的蒋铁峰、高临安、戴广文,浙江美术学院的叶公贤、史一,中央民族学院的高中炎,湖北美术学院的陈饶光、傅启中,中央工艺美院的丁绍光、连维云、钟蜀衍,四川美院的孙云玲、何能,中央戏剧学院的李靖寰,本校优秀毕业生张建中、夭永茂、张元贞、郎森、张志禹等全国各大美术院校的优秀人才融入到云南的美术教学当中,构成了云南高等美术教育的第二代教师群体。
 
  他们带来了各种不同的艺术风格,使得云艺教学呈现多元化的面貌,并不是以某一种固定的模式为主,这样的教师构成,使得整个艺术学院没有固定化的教学模式,构建了云南艺术学院教学系统的丰富性,其结果是培养了人才的多样性。
77级的教学成果,充分反映了这种教学体系的积极而重要的意义。
 
 
                   二    
 
 
  在大学的第一堂课,是终生难忘的。仓促进校的我们,住宿是挤的老师的地盘,教室就更加临时了。
 
  我们的教室被安排在学校礼堂一侧的二楼上。在细长条的空间中,摆了几组石膏几何形体,每两人坐一个长板凳,手里拿画板在画,和我坐一起的是同宿舍的张志平。据说他很有名,画画的功夫超强,来自小地方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画。我以前没有画过石膏像写生,所以迟迟不敢下笔,就在一旁看着他画。他动作很快,一下子就画出了形体明暗关系,我照着他的样子也动起手来。过了一会,他去班里巡视一圈回来,一把就撕了刚才画的作业,并把我带到一位年纪较长的女同学(樊一波)身后说:“这样的方法才是正确的。”而后,换了纸,但也没有最终满意的完成这张作业。我更是稀里糊涂的结束了第一堂课。
 
  实际上,水平很高的人进了大学,第一堂课心里也会紧张,因为这里聚集了当时这个地区绘画水平高超的人。
 
  在以后的四年中,我们的教室一直是简陋而临时的。从礼堂搬到宿舍楼,再到中文系的一楼(那是最好的条件了,不足的是为了给模特取暖,我们每天烧炉子的煤烟会熏到二、三楼的中文系教室,吵架的事件常常发生),最后是麻园的工棚。但这些都没有影响到大家同学对于绘画的热情。
 
  老师们的教学留给我们的印象更为深刻。如擅长于中国工笔绘画和版画创作的丁绍光老师来我们班上课,没有到相应的版画和中国画专业,而选择了他很少涉及的领域——油画专业班授课。他富有激情,示范了表现性很强的素描写生,并不断宣讲创造性与现代艺术精神。我想,这可能就是丁绍光老师选择油画班教学的学术目的和共同点。高临安老师的教学也很有特点,他造型严谨,当时所教授给我们的思想或技法并不是当时很流行的苏联画法(以块面、大量的光影来塑造体积等),给我们看作业改画的时候喜欢用准确的一条线把对象形体勾画的十分相象到位。这种方式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讲是很难理解的,这里面有着学习思维的差异,我们会把形体理解成块面的转折后再来塑造,这样才可能形成物象轮廓的线。由此,学生跟老师之间常常会因为学习上的问题产生认真而激烈的争执。在我们不断的阅历增长和对艺术史的了解,渐渐理解了高老师当时的那种境界。夭永茂和陈饶光老师给我们有很多的积极鼓励,善于在讨论中去阐明教学的内涵。当年的点点滴滴,今天想起来却是无比的珍贵和难忘。
 
 
                   三
 
 
  大学时的学生宿舍和乡下的山川田野,都是我们最好的业余课堂。
 
  我们的宿舍,位于学校西南角靠近铁路边的一栋三层小楼。这里居住的是学校的教职员工,其中也有我们美术专业的教师,如夭永茂、高临安老师等。由于学校刚经历过文革动乱,还没有足够的教学与生活空间,又必须尽快完成国家培养人才的重任,便只有克服困难。
 
  我们宿舍最后入住的共有七位同学,其中有昆明的毛旭辉、陈一云、邓安克,昭通的潘尔谦,另外还有来自西双版纳生产建设兵团的上海知青张志平和重庆知青李仲。原来还有一位来自思茅的应届高中毕业生郑旭,他与我同龄,性格内向,后因床位紧张,便放弃同“工农”老大哥们的竞争,搬到了另外与高一届同学同住的宿舍。
 
  在我的记忆中,宿舍中的学习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在文革后的那些日子,被积压了十年的富有才华的人们更适应主观、主动的个人学习行为。宿舍恰好提供了这样一个空间。
 
  我们的宿舍开始呈现丰富的文化面貌,墙面上陈列了各式各样的绘画作品图片或原作。如海派的陈逸飞、陈丹青等,还有川美朋友以及本宿舍同学的作品,像举行小型展览一样,经常根据主题,定期更换新的作品。其中特别令人兴奋的是根据电影记忆而创作的画面构图作品。在文革长期的文化荒芜后,政府拿出一大批建国十七年间拍摄(并且在文革期间全面禁止)的故事片来重新放映,当然还包括那时引进的外国经典电影,以满足人们文化饥渴的要求。但是,让我们印象深刻的还是最新引进的电影。每一个周末,在学校的广场都会放映露天电影。学校附近的新建设电影院也是我们频繁光顾的地方。
丰富而巨大的电影图像自然成为我们的创作资源,大家都很用心去做,希望能在这种极为有意思的人文情感方式中提高自己的绘画水平。
 
  那个时候,我们班与社会的交流是非常广泛的,教室、宿舍不间断的接待着来自各个阶层的艺术名流和青年绘画才俊。如张晓刚、叶永青等每个假期回昆明,都要带回许多他们和川美同学(包括此时已经在国内闻名的何多苓、程丛林等人)的作品,包括课堂长期作业、素描头像、电影默写、创作构图等。还要完成许多预设的功课,这些都使我们获益匪浅。应该说,前苏联(俄罗斯)的艺术传统与四川美术学院的系统教学对于我们的基础学习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另外,宿舍组织的课余人物头像素描写生也非常具有吸引力。每天晚上,宿舍里都挤满了同学,大家轮换当模特,画着两小时一张的头像素描。这个活动持续了近两年,画了很多个轮次。同学们的素描能够在短时期有较大提高,完全得益于此。
 
  在第二学年的上学期,我们开始接触到一个敏感的话题,那就是人体课程。
 
    这时,中国的美术院校还没有恢复人体课程,但在专业理论界已经在开始呼唤,并奉上毛主席曾经的批示作为政策依据。
 
  我们大家的动作很快,组织起了宿舍头像素描的升级版——人体素描。参与人员比画头像素描的范围要缩小了许多,毕竟在同学中还有着认识与观念上的差异性。为了不影响同学们的正常学习和生活,我们没有选择在上课的教室和宿舍画画,而是向系里借了一间堆着很多桌椅和高低床的大教室。我们把教室封闭得很严密,没有窗帘的窗户是用大家的床单遮掩,无关人员(包括没有参加画的同学以及老师)都谢绝入内。虽然,在这里的人体是具有保留的象征性概念:如男生穿游泳裤,女生穿三点式内衣,但毕竟是面对最熟悉的同学做 “人体模特”,男女生在一起共同作画。
 
  这在当时的中国绝对是思想最解放的举动。国内其他美术院校的朋友闻听此讯,一致称赞。国家正式规定的在大学课堂中的人体课程,已经是在一年之后。
 
 
                   四
 
 
  1980年的金秋十月,我们盼望许久的时刻终于来到,重新恢复的云南艺术学院搬迁至麻园。这是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的整体搬迁,包括全部教师和学生。这是1959年云南艺术学院创建成立时的历史再一次重演,所不同的是,这一次是真正的新起点,它将会创造一个更加全面与辉煌的历史和未来。
 
  当时的学生仅有美术和音乐各一个班级,恢复高考后这两个专业在四年之内仅招过一届班级。
 
  其时,我们已经在昆明师范学院度过了两年半,非常适应那种渐渐趋于规范的学习环境。当来到简陋而嘈杂的新校园,我们大家还是很兴奋,因为它代表了艺术与专业而非高等师范学院,也代表了我们对于艺术的理想与梦想。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精神远胜于现实的那种力量。 
 
  在麻园新校区的地盘中,校园不大,几幢小楼和一些平房作为校舍和教室,基本设施和条件都很简陋,仅有的新盖的两幢二层楼房用做学生的宿舍,绘画的教室则是几间油毛毡屋顶的工棚,顶光的绘画效果成为了唯一的安慰。我们在这里完成了大学最后阶段的油画人体写生作业和毕业创作。
 
 
                  五
 
 
  吴冠中、袁运生等国内的知名画家在云南提出了“形式美”高于主题先行的口号,震撼全国。受中国整个文化热潮的影响,哲学家和艺术家也到昆明举办了多次学术讲座,如中国哲学研究所的高尔泰和外国文学研究所的高虹等。袁运生创作的首都机场壁画《泼水节的赞歌》、蒋铁峰的壁画《石林春晓》以及丁绍光的《西双版纳》是形式唯美绘画的代表作。
 
  形式美以及多样化的教育与创作开始在我们的教学中初见成效。具有明显效果的是版画专业的同学,他们在这个时期已经充分调动之前所学习的基础,开始了各种各样的创作尝试。他们的所有工作基本上都是在宿舍里进行。老成持重的何永坤和李仲,每天从早到晚都坐在桌子旁刻着木板,很快便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面貌。其他还包括彭晓、陈力、王玉辉、彭欧嘉、贺立德等同学,使得版画专业成为我们班最早成熟的创作队伍。这些同学在很快的时间里便参加了全国美术展览,获得奖项并加入了中国美术家协会。
 
  在版画专业中最为出色的还是郑旭,这时的他早不是当年进校时怯于争夺宿舍(或者在第一学期素描考试不及格)的那个内向少年。他充满自信,研究的视野涵盖了西方现代主义绘画流派诸如德国表现主义、巴黎野兽派等,重点投向米罗、康定斯基、蒙德里安等现代派大师的作品。他在对于绝版木刻的语言探索中卓见成效,在第六届全国美术展览中以绝版木刻作品《拉祜组画》为云南第一次获得金牌。从此引领了云南版画创作繁荣的长盛不衰。之后,油画和中国画专业也陆续走向创作的前沿。
 
  张志平在苦修中国传统艺术多年之后,中国画《暖春》在1999年获《第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铜奖,成为云南中国画创作新一代的领军人物。苏新宏的作品以色彩运用的敏锐与挥洒自如见长,表现出对生命力与生态保护的关注。赵力中在出版社一直坚持插图和连环画创作,中年之后以油画历史画创作闻名。孙建东的中国花鸟绘画拥有着广泛的赞誉。区欣文则是以表现性的重彩绘画著称。当然,在创作中获誉广泛的画家还有邓安克、张建荣、郝维平、张崇明、陈晓燕等。
 
  同学中艺术影响力最为深远和广泛的还是毛旭辉。他在大学的后半段,便开始了对于西方现代主义哲学与绘画的学习和研究。作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青年美术思潮的重要代表人物,切入了中国现当代艺术的创作中。他始终在寻找一种表达自己内心状态的形象符号,这些符号体现出的内心的焦虑同现实的问题密不可分,叙述性总是渗透在表现主义的语言之中。以“红色体积”、“私人空间”、“大家长”、“日常史诗”、“剪刀”等系列作品,载入中国当代艺术的史册。
 
 
                   六
 
 
  1982年1月,云南艺术学院恢复以后第一个班的毕业展览,在昆明文庙举行。展览作品充分显示了这批即将走向社会的美术新生力量的整体水平。
 
  云南美术教育的发展进入人才积累的一个新的高峰区。其中包括云南艺术学院七七级留校和陆续调回学校的孙建东、区欣文、苏新宏、李仲、何永坤、武俊、邓安克、张志平、郑旭、王玉辉等,省外院校学成回到云南的杨一江、马祥生、刘勇、张鸣、马云、惠远富、李季、唐志冈等,新世纪以后迅速发展壮大的云南大学的毛旭辉、赵力中、陈群杰等,正是这一代人构建了云南高等美术教育的第三代教学群体。
 
  在以后的三十余年的岁月里,这一代人充分发挥了多元化的教学模式,承上启下,积极探索,形成了云南美术教育崭新的历史局面。
 
  直到今天,我始终坚信一点,1977的大学一直是我们这一代人学习艺术的最好平台和空间。在这里,我们在第一时间获得最新的文化艺术资讯,了解中国美术的每一个进程,我们在相互间的探讨和交流中,获得更深切和广泛的认识与感受。为我们毕生所钟爱的艺术打下一个非常坚实的根基。
 
  这让我们倍感珍惜。
 
 
                                    
                             作者单位  云南艺术学院
编辑:【travelsky】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