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文萍官方主页
www.artgean.com/yangwenping.html
杨文萍
1970 生于云南弥勒 1987-1991 云南艺术学院油画专业,获学士学位个展2008 雀神怪鸟-杨文萍油画个展 (北京 798雨画廊) 群展2008 ...[全部]
相关文章浏览
杨文萍制造的女巫意象
作者: 阿颖 上传时间: 2008/7/9 来源: 杨文萍 浏览 2888 次 评论 0 条
  最近,一直在煞费苦心地寻找着通往杨文萍艺术之“神秘花园”的有效文字途径。

  某个深夜,在对她整个艺术流变过程的“感性加理性”梳理之后,我的脑海中突然产生出一种强烈的精神意象,于是,我的案头莫名地留下了这样的文字:一个天生怪异的女子,将自己封闭进入一间漆黑的房间(黑匣子),她,以及她目之所及的世界,都隐没在毫无希望的黑色中。经过不知多久的死一般沉寂的空无之后,黑暗中渐渐显影出一些不知是真实还是迷梦的影像。从此,女孩长出了另外一双女巫的眼睛,看到了黑色世界中离奇的事物,关闭她的房间由此成为了比真实还要确切的世界。这段意象性文字所描述的艺术流变过程,与古怪离奇的杨文萍艺术现象正好吻合起来。黑匣子吻合了杨文萍压抑的精神状态、黑暗中的过程吻合了杨文萍的精神自闭过程。因为有了黑匣子,于是有了杨文萍透视幻像的眼睛;因为有了女巫般的艺术方式,于是产生了与弗洛伊德哲学相对应的杨文萍艺术符号。从某种层面而言,我所产生的意象也正好解开了杨文萍艺术现象的密码,找到了一条通往艺术家潜意识精神世界的语言通道,为观看者提供了另外一种心理解读模式。

  杨文萍很喜欢我文字中“女巫”这个意象。她经常说,她作画时会进入到一种迷狂状态,有时连自己都不知画的是什么。进入这种状态的杨文萍,不断在画布上加入一些莫名其妙的元素,用颜料制造着各种古怪离奇的形体,很像女巫在制造毒药。谁也说不清那些又像液体、又像人体器官的画面组成物到底是些什么。可是,它们却总是能立即抓住观者心里的某种情结,就像闻到熟悉的气味般难以名状。在最新的这批被笑谈为“雀神怪鸟”的画作中,女巫杨文萍又制造出了更加古怪离奇的“鸟类”——尽管被称之为鸟,它们依然只是鸡冠花肉身中长出的新的精神符号。这些只有女巫才制造得出的“怪鸟”,给天生怪异的杨文萍艺术增添了新的神秘莫测。 

  我坚持认为,杨文萍艺术作品市场的不断走高,成功点在于它们能够与观者的各种深层意识形态相应和。杨文萍的画作与我的一个梦境十分吻合:我梦到自己在一条黏稠的河水里行进,梦里的液体让我感到既恐惧又舒适。途中,我摸到一些类似人的头盖骨和膝盖一样的东西,而我却不能确定它们到底是什么。我曾不断思考那个暧昧不明的梦境所带来的精神体验,将那些黏稠的液体视做我某一阶段情感体验在潜意识中的映射。令我惊异万分的是,杨文萍画中的形体与我梦境中黏稠的液体毫无二致,其感觉层面的真实程度模糊了真实与幻觉的界限。与我的感受一样,许多人都会猝不及防地进入到杨文萍制造出的画面情境中,从而被她的画所俘虏。

  如果继续以黑匣子意象来剖析杨文萍未来艺术走向,那么应该说,“雀神怪鸟”系列是她越来越走进女巫状态的阶段。在将鸡冠花演绎到让人难以忽略之后,许多人都对杨文萍画作中会产生何种新符号,报有复杂的好奇心。可以说,“雀神怪鸟”系列是真正意义上的杨文萍精神符号的开始。比起她的早期作品,其符号的纯粹性已经几乎完全摆脱了刻意设置的嫌疑,越来越接近最深处的杨文萍艺术精神——对于一位选择了终生走绘画道路的艺术家来说,这是具有非凡意义的里程碑。我最喜欢“雀神怪鸟”系列中那些张着嘴的“鸟”,它们似在梦游的状态与黏稠的液体最为契合,也与她画面中的弗洛伊德式表达最为契合。

  由于杨文萍纯女性特质中分裂出的具有男性硬度的坚持力,致使她一直在以专一的思维形式进行着创作。无论是对几个颜色的衷爱,还是对某一类题材的矢志不渝,都为杨文萍精神符号的产生铺平了道路。也许,这得感谢黑匣子残酷的锻造,正是精神抑郁强大的挤压力,才迸发出了如今杨文萍笔下绚烂的精神之“神秘花园”,也才有了“雀神怪鸟”系列不凡的生命力。我坚信,今后杨文萍还会抬着她那把唯一的“锄头”继续深挖下去,终将有一天,她会成为西南艺术家群体中,在精神向度上走得最深入的画家之一。
                                                       
 
编辑:【travelsky】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