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作霖官方主页
www.artgean.com/yangzuolin.html
杨作霖
杨作霖,男,1943年生,云南大理人,白族。1961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首届大学美术予科班。1966年毕业于昆明师范学院(今云南师范大学)艺术系油画专业。1981年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为会员。1981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油画高研班。大学毕业偏逢文革,后主动要求到边疆极地畹町工作。从事大众文化和大学美术教学近四十年。先后担任市文联副主席、市美协书协主席、群众艺术馆馆长,艺术系和美术系主任等职务。同时被选...[全部]
相关文章浏览
我们为由他来执教感到幸运
作者: 杨作霖 上传时间: 2012/8/22 来源: 浏览 2849 次 评论 0 条

  高老师给我们云南的美术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尤其是他的素描,影响了一大批人。在我读本科的时候,他教了我们班几年的素描,我们为由他来执教感到幸运,高老师非常执着,真诚,哲理性非常强, 他尽职尽责,教师像他这样的在那个年代就已经很少了。

  高老师1960年毕业分配到云艺,我1961年从附中考上本科的时候,素描课就是由高老师来教学,一直 教到我们大学期间的素描课程结束,当时的素描要从一年级学到四年级。前四年都有素描课,五年级才不上。那个时候基础课是严格的、很扎实。他常常帮学生改 画,他把握形的能力很强。他并不主张俄罗斯契斯恰科夫素描教学体系,于是他拼命的纠正我们。他的教学方法与那个体系有很大的区别。高老师特别注重对结构的 塑造、要求多摈弃光影。这样,接触的新东西多了,我们就开始思考,思维活泼了。

  高老师的艺术态度更接近意大利早期的艺术,高老师的画风是写实的,是自然主义的。“写实”只是一个统 称。“自然主义”不是一个贬义词,根据需要有时可以说成贬义,但是从美术学角度讲,自然主义是对绘画作风的一种总的称呼,尊重自然形色的都叫自然主义。不 受自然形色的约束就叫表现主义了,什么都不要肯定就抽象了。印象主义完全是自然主义,印象派大师之间,写生回来一笔都不能动,动了就会被别人嘲笑。第二天 要画必须是同样的天气同样的时间再搬到那个地方画,一棵树都不能移动,是绝对的自然主义。印象主义是真正的最典型的自然主义。现代人以为画得像就是自然主 义。 看看印象主义的历史,那些大师之间相互在批评,在嘲笑。塞尚那么的张扬,什么都看不起。但是在雷诺亚面前,又非常的崇敬他。
我们上学那会儿,就开始偷偷地看印象主义,偷偷学。学印象主义主要是靠看画册,当年归国华侨学生也带过 来一些画册,陆续又在外文书店看到一些,那个时候看东西非常艰难。高老师最大的成就还是在艺术教育上,他是成功的好的艺术教育家,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不一 样,好的艺术家不一定当得了艺术教育家,有的艺术家有时候会非常暴躁极端,教不了学生。高老师是一位具有积极贡献的好老师。他教了几十年的书,从60年代 初期到现在,差不多五十年了。

  高老师大学毕业分配到云南的时候就是带着右派的身份来的,所以他还是吃了很多苦。1966年文革开始, 我们毕业以后白热化了几年,斗争得很厉害。后来我大学毕业主动要求到了畹町工作后就不是很了解他的情况。我记忆中,我们读书的时候,高老师那会儿还没画少 数民族,没有画油画。画人物都是文革以后才开始的。他大学学习的是版画专业。因为铜版当时行不通,中国的铜太精贵,要用相对的印制设备,估计中国当时都没 有,所以他就教学素描。60年代初,云艺来了好几位老师,高临安和戴广文是从中央美院毕业来的,一位搞版画一位搞雕塑。高临安和丁绍光是同一年来到云艺, 一位是中央美院毕业,一位是中央工艺美院毕业。那个时候他们都年轻,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高老师与丁绍光的艺术观点是极度对立的。记忆中,他们经常吵架,两 个人同住一间宿舍,吵得厉害时经常把对方的东西扔出来。最明显的就是丁绍光说高临安是自然主义,高临安又说丁绍光是形式主义。 他们公开争论,我们都是听众,讲得好就听进去,要么就不接受,作为学生就是这样,因为我们还很稚嫩。后来的丁绍光影响很大,但是那个时候,也不见得学生都 接受他。丁绍光教木刻版画,他学的是壁画,因为云艺没有开设壁画专业他就教版画。我们当时并没有偏听谁说谁。

  高临安、丁绍光那个时候都被整,他们的真挚注定是要被整的,因为都是喜欢讲直话讲真话的年轻人,都是好人,没有政治斗争经验的人。 不好的社会就是好人被整。

  听说高老师的父亲就是大右派,资产阶级大右派。他在我们面前讲:“我是用牛奶洗澡长大的,”文革一来,就被当作罪证了。学生当中有些人非常无知,且凶残。非常左,在批斗高老师的时候,这些学生就打他,拼命打,打得非常厉害。当时在艺术学院球场上批斗他。

  高老师执著真诚,坚持自己的艺术观点。明明白白,理直气壮地说出来,这表明是对艺术态度的一种自信,这是一种优点。像很多当代艺术是反人性的,很可怕,艺术本身是真,是美。反了人性还有什么?是吧!﹖ 所以艺术走到这一步就很可怕了。

  现在,右派已经是一种历史了。说明他当时当一个右派还是不容易,说明是有真知的人物,是一种资历,所有的右派都是当时敢讲真话的人。
 
 

                              杨作霖
                   云艺61届学生,油画家,原昆明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编辑:【travelsky】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邮箱: artgean@126.com    chenyongxue2008@gmail.com    QQ:46396726
copyright ©2005-2018 艺术个案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602号